首頁 > 如何創業 > 網上創業 > 有技術就有飯吃

有技術就有飯吃

手機:M版  分類:網上創業  編輯:冬子

有技術就有飯吃 標籤:技術 如何創業 網上創業

  有技術就有飯吃這是創業者鄒勝龍的觀點,他就是憑藉著自己強有力的技術,堅定的走到現在的,他覺得,有技術我就什麼也不怕,就一定不會被餓着,就沒有後顧之憂。

  在今天中國的互聯網,下載在某種意義上等同於迅雷(佔據八成市場份額),一如百度之於搜索,阿里巴巴之於電子商務。

  在迅雷的牆報上寫着一個100億的數字,這是公司計劃未來5年內達到的市場規模。看起來不可思議,而鄒勝龍說:“5年百億的市場是基於複合增長率分析,建立在對比百度和騰訊上市前同期的數據基礎上,這也是迅雷這樣一個用戶數量級公司對資本市場的承諾。”

  對於一個今年預計營收幾億的公司來說,這是一個幻象還是一個夢想?

  鄒勝龍說,他已經找到了方向。

  技術的力量

  鄒勝龍悶着頭搗鼓他的筆記本電腦,一邊回應我的提問。

  突然安靜下來,我停下提問,看着對面這個發福的傢伙:白色襯衣和深色西褲、黑色皮鞋,辦公室還掛着西裝,一副CEO的范兒。

  但是,沒有領帶,襯衣袖子擼到肘部,褲子已經沒有褲縫,皮鞋也不閃亮,背後的玻璃板上寫滿了各種圖標和指標。圓潤的臉線條柔和,很有喜感,除了頭上的白髮,他和房間外的程序員們也實在沒什麼分別。

  “我們的資訊確實還需要改進。”他把筆記本電腦轉過來,似乎沒有注意到之前的片刻沉靜,指着屏幕說,“其實迅雷7已經不再有彈窗廣告,我們的資訊欄目也已經開放平台與鳳凰網合作。”

  幾分鐘前,我以一個用戶的身份向他抱怨迅雷的彈窗內容,他聽到之後立刻打開電腦里的迅雷彈窗琢磨起來。

  似乎工程師出身的創業者都會有這樣的反彈,當別人提到自己產品問題時,他們的反應直接而激烈:在高速公路上,丁磊會喊停司機,只為展示3G網絡下的網易;雷軍不管手裡的手機是否是自己的,直接悍然升級UCWEB;周鴻禕會馬上喊產品經理解決記者的疑問……

  鄒勝龍和他們一樣,都是從一行行代碼開始寫起的創業者。“在中國互聯網公司里,廣東的公司產品都做得比較好,比如騰訊、網易和我們。北京的公司都善於走媒體方向,比如新浪、優酷。江浙滬的公司喜歡走服務路線,比如阿里、盛大。”這是他的總結。之前,對郵箱技術信心爆棚的丁磊也對我說過類似的話。

  2002年,鄒勝龍從美國回到深圳,和杜克大學研究生同學程浩一起創業。

  鄒勝龍和程浩的心氣很足,給公司起名“三代”,意思是說作為海歸創業者,張朝陽算是第一代,李彥宏是第二代,我們這年份回來,該算第三代了吧。

  還有一層是他們的技術——三代分佈式計算技術:通過算法給互聯網上所有的電腦編號,實現電腦間的定向尋址,提高尋址速度,進而提升分佈式計算的效率。這是鄒勝龍和程浩的核武器。

  他們最初的方向是做分佈式電子郵件系統,看起來這是一個很大的生意,郵箱是互聯網上每個人都離不開的應用,而當時中國互聯網眾多企業都在以大容量郵箱為吸引用戶的武器。他們的技術聽起來相當先進和配套:利用互聯網分佈性空間來存儲郵件,結果是整個互聯網最後都可能變成你的服務器。

  中國的現實給他們上了一課:郵箱在中國是個普遍免費的業務,互聯網公司似乎沒興趣為此買單,鄒明白,該轉型了。

  鄒勝龍在一次沐浴后想到可以做下載,因為這套系統的原理完全可以應用在下載上。說干就干,他們開始進軍下載,在深圳留學生創業園弄了個房間,帶着幾個程序員白天寫程序,晚上睡在防潮墊上。

  他們的產品取名迅雷,這來自中國的成語“迅雷不及掩耳”,主打功能就是一個字“快”。

  現在回想起來,鄒勝龍說那時候還真是有點無知者無畏的架勢,當時的下載市場,已經有一個佔據80%市場份額的軟件——網際快車。

  “如果換到今天,讓我進入一個別人都佔了八成的市場,說什麼我也不敢。”但當年鄒勝龍就幹了,他用以挑戰的工具是“即用多媒體索引技術加速下載”(P2SP)技術。鄒於1999年為P2SP申請了專利保護,2003年成功註冊為全球專利。

  這項技術簡單說就是:當用戶用迅雷下載時,可以從其他服務器或者PC上尋找到匹配的資源,同時下載,這就超過了當時網際快車和網絡螞蟻的單一服務器下載模式。

  從硅谷回來的鄒勝龍懂得互聯網公司運作的基本規律,2003年底,在深圳舉行的第五屆高交會上,IDG VC合夥投資人楊飛決定投入第一筆風險投資

  迅雷是一款客戶端軟件,楊飛找了做客戶端的周鴻禕幫忙看看。當時在3721獲得成功的周看明白了迅雷,也看中了鄒的團隊,於是成了他們的天使投資人

  人的力量

  “坦率地說,迅雷早期的技術並不是特別先進。他們的理念很好,但技術沒有現在打磨得這麼成熟。”

  周鴻禕也是迅雷投資者,他投的是迅雷的團隊和鄒的領導力。

  迅雷之前,周看好下載市場,並專門找過做網絡螞蟻的洪以容和網際快車的侯延堂,但是他發現很多中國個人軟件製作者的通病——

  “很多中國做個人軟件的程序員,都很難溝通。有點用戶量之後都覺得自己很牛,覺得自己經驗放之四海而皆準,就想拿點錢,什麼建議都聽不進去。如果這公司只是缺錢那真太了不起了,因為世界錢多得很。我投你並不是因為我的錢就更了不起,只是我經驗比你足,願意和你嘮叨嘮叨如何從上百萬的用戶做到上億的用戶,並且建立一整套商業模式。”

  鄒勝龍願意聽周鴻禕的嘮叨,他把周比作一個大哥。周評價鄒:“鄒勝龍畢竟是海歸,在美國也有工作經驗。說話做事都很正規,不是那麼山寨和野路子。最重要的是他很open,願意承認自己的不足。”

  在當時的情況下,網際快車的看似不可戰勝,被迅雷的“快”幹掉了。儘管存在很多問題,但下載速度上的優勢,產品的口碑效應,讓迅雷市場份額迅速上升。

  鄒勝龍的解釋是,我們當時對比了下和網際快車的差異,列出兩百個需要做的事情,但時間不允許我們全做出來再推產品,只能先在速度上做到極致,然後再推出更新版本進行修正。迅雷從1.0升級到5.0,僅僅花了兩年半的時間。在2006年一年間,迅雷5就發布了14個改進版本,平均25天改進1個版本。

  這種“快速推出、快速修正”的模式已經成為今天互聯網時代的法則,鄒無意中暗合了這種做法。鄒勝龍和程浩發現,每當他們推出新的版本,總能有效帶動用戶量的提升。

  在起飛階段,鄒身上的硅谷DNA成了決勝的武器。從一開始,迅雷就是一個團隊,用商業公司的模式在做軟件,而他的競爭對手多是個人軟件玩家,是極客。

  迅雷起飛的2004年,侯延堂迷上了《魔獸爭霸》,網際快車更新停滯,一個無厘頭的機會給了迅雷發力的時機。

  當極客無法升級為團隊,勝負立判。鄒勝龍問過同行、Bitcomet創始人冉寧煜,你怎麼一年裡都不更新,你幹嘛呢?

  冉很尷尬回答,我挺鬱悶的,這軟件一開始是我一個人寫的,很多地方沒那麼講究,組建公司后發現不重新編碼,程序員沒法跟進,我只好帶着大家重寫了一遍。

  從一開創業,迅雷就以團隊和公司的面目出現,程序一開始就是模塊化操作。鄒勝龍負責公司整體架構以及和投資人溝通,程浩醉心於技術,更偏向內部管理。“讀研究生時,程浩晚半年入學,我相當於他的大哥,我們兩個人的特點又正好互補。”

  鄒勝龍儘管走得晚,但趕上了好時機:2004年開始,中國的網游事業開始全面爆發,客戶端動輒上G,如何讓用戶更快下載成為網游公司首先頭疼的難題。

  通過人脈,程浩專門跑到了北京見雷軍。在金山的辦公室里,雷軍找了負責網游的一個副總裁演示迅雷的下載速度。讓他吃驚的是迅雷的速度竟然比另一款下載工具快上20倍。程浩說,那天真是走運,因為網絡環境特別好。

  金山開始推介迅雷,很多網游公司也開始效仿,這讓鄒獲得了最重要的推手。

  迅雷在2006年6月遭遇了第一次挑戰,鄒勝龍發現自己成了眾矢之的——著名下載網站華軍軟件園宣布停止提供迅雷軟件下載,並指出服務器的直接下載地址被某些網站和下載程序引用。其他下載站馬上跟進,各個論壇里負面帖子全面爆發。

  這針對的是前一天迅雷推出的xunlei.com,一個被定義為下載資源門戶的網站,直接動了下載站的奶酪。

  鄒勝龍懵了,他說:“以前從沒經歷過這種有預謀和組織性的惡性媒體報道,這對我們是一個新的課題,不知道該怎麼做,什麼招都想用,很亂,把大家叫到一起開會。其實當時應該有一個專門的部門來解決這個問題。應該小範圍地討論。”

  仔細分析后,鄒勝龍發現,其實自己的下載量已是這些下載站加在一起的十幾倍,他心裡開始有底。之後的行為證明了他是一個理性的人,他並不想和下載站搞僵關係,而是想一起對流量進行分成。

  周鴻禕把雙方叫到一起吃飯,想出了一個雙贏的方案,幾天後,雙方發表和解聯合聲明。

  資本的力量

  從鄒勝龍的辦公室望出去,一座高樓傲視四方——騰訊大廈。馬化騰的企鵝帝國已經是世界第二大互聯網公司,中國互聯網裡誰也繞不過去的標杆。用周鴻禕的話說,在中國做互聯網繞不過去三樣東西:生、死和騰訊。

  鄒勝龍可以聊以自慰的是,至少在下載領域,他戰勝了騰訊——迅雷下載遙遙領先QQ旋風。

  用一款軟件吸引海量用戶,進而在用戶身上進行增值服務,獲得長尾效應,這是騰訊成功的秘訣,也是鄒勝龍決心要走的方向。

  他的武器是視頻和遊戲,這是他的領地,而迅雷作為軟件不過是圈地的工具。

  鄒勝龍的底氣還是來自技術,他說:“我們能做視頻是我們有技術積累。流媒體也是一種下載,它從一個點看到另一個點。只是放的時候,需要按順序放。這個是我們做視頻的出發點。”

  迅雷軟件目前積累的海量用戶,已經構建了一個龐大的P2P網絡,能讓迅雷在視頻方面做到儘可能流暢播放;“迅雷看看”定位是清晰度、主流內容的完整性,以及和內容的互動性;再加上gougou搜索,在視頻方面,鄒勝龍打造了一個全產業鏈。

  鄒勝龍預計,未來5年內,中國互聯網視頻業務能做到50億的規模,迅雷將從中獲取足夠大的份額。

  迅雷做視頻的問題在哪裡?一位互聯網資深大佬告訴鄒勝龍,你需要找一個懂門戶懂新聞的總監,視頻業某種意義上看就像是電視台,不論是優酷的製作新聞還是土豆的用戶產生,都需要媒體人的把握,這是迅雷做視頻的短板。

  2009年,迅雷在南京成立遊戲中心,迅雷COO羅為民解釋說:迅雷可以從下載數據中分析什麼遊戲是客戶需要的,具有信息優勢,迅雷作為中間工具軟件具備了傳送上的優勢,上中下游全打通。

  鄒勝龍對遊戲並不感冒,他說:“對於我們來講,做遊戲對現金上是有意義的,但是對於企業戰略,並沒有特殊的意義。”

  在他的眼裡,“技術就像我們的學識,是伴隨你一輩子的競爭力。遊戲也好視頻也好,是一份工作,你並不會永遠停留在這上面,你只是現在需要這份工作而已。”

  他喜歡基於用戶產生的營收。高速通道、離線下載這種用戶基於下載而買單的模式很對他的胃口:“這些產品就好比是經濟艙前面的頭等艙。我們並沒有承諾用戶由於你坐了頭等艙你的飛機會更快,但是你會獲得更好的體驗。”

  要不要從用戶身上收下載的錢,一位同樣是做客戶端的業界領袖有不同的見解:“要做大事就要對自己狠一點,增值服務和免費服務不要在同一業務上。用下載能凝結用戶,在別的地方掙錢。你做到極致,對手就沒什麼機會了。”

  視頻將會是迅雷重點主打方向,這是在資本市場可以講明白的一個概念,但不可避免面臨版權問題。之前幾年,迅雷因為版權打過很多次官司。

  他已經想好一套理論應對資本市場:“投資人看的是投資結果和風險控制。百度不是有MP3頻道嗎,也存在這樣的問題,但百度還是一個大家認可的企業,還是有人在百度買廣告。你要先向投資人把風險講出來,其次要告訴風險怎樣控制。我覺得現在是法律和市場不對稱的問題。”

  鄒勝龍很羨慕騰訊,他覺得“騰訊是含着金鑰匙出生的”,因為基於聊天而產生的社區是最牢靠的。他把騰訊比作“吸星大法”,做什麼業務都比別人快。

  他最欣賞的互聯網領袖是馬雲,“從對互聯網貢獻的角度來講,我們更多還是在工具層面。阿里集團,是我們社會需要的一種進步,給了眾多中小企業以發展機會,中小企業的發展往往可以促進國家的競爭力。從這個方面來說,我覺得馬雲走得更遠一些。”

  鄒勝龍面臨的問題是在寬帶建設如此迅猛的今天,迅雷的價值何在?如果中國實現韓國一樣的光纖入戶,下載的速度實現每秒幾M的傳送,人們還會通過工具軟件來下載么?

  他的解釋是,中國的寬帶建設還需要相當長的時間,這給迅雷留下了足夠的空間。寬帶就像公路,公路越來越寬但依然擁堵,因為車越來越多;帶寬越來越寬,但應用越來越多,迅雷也會推出更多的應用來適應用戶的需求。

  現在他的目標是把迅雷整合成互聯網時代的數字內容發行網絡。COO羅為民說今年的迅雷要開放平台,一方面可以把用戶和流量分享給其他公司(比如開放資訊平台給鳳凰網),另外可以讓用戶在迅雷上購買視頻。

  後者是驚險的一躍,對視頻業務的收費一直爭論不休。羅為民的解釋是這好比礦泉水理論:總有人想要更好的品質,如果通道順暢,價格可以接受,為什麼不去試試呢?

  對於一家高速成長的互聯網公司,到資本市場去是最終的選擇。鄒說以今天迅雷的實力,上市不是難事,關鍵是要看價格。

  今年年初,盛大的陳天橋找過鄒勝龍,願意拿出數億美元來收購迅雷,而且將迅雷置入到旗下的某個上市公司,借殼上市。這個價格被迅雷的一些投資人否決了,在他們看來,迅雷應該至少是一個10億美元級別的公司。

  一位離開迅雷的前中層則說,鄒一直苦於無法在資本市場打造一個清晰的概念,因為迅雷沒有國外的樣板,而百度可以說我是世界最大新興市場的Google,騰訊可以說是最大的社區。

  拍照時,鄒勝龍問我有沒有買騰訊的股票,他說目前看還是值得持有的,我反問他有沒有買。他笑了笑:“我買過,但現在有沒有我不告訴你。”

  十年前,剛從杜克大學畢業的他第一次到硅谷。在斯坦福大學外的大學街上有很多新興的互聯網公司。鄒勝龍打了兩份簡歷,給適合自己的兩家公司各投了一份。這兩家公司都在兩層小樓上,隔街對望。一家剛剛拿到摩根斯坦利的投資,而且規模很大。另外一家只在二樓,小但很酷,每天晚上把各種搜索關鍵字用投影儀打到草坪上。

  因為覺得金融加互聯網是很好的模式,另外考慮到拿綠卡也需要穩定的工作,鄒勝龍選擇了那家大一些的公司,沒有去另外一家叫做Google的小公司。

  美國的經歷給鄒勝龍留下了很多印記,他試圖在公司複製Google的文化。

  去美國之前,他是深圳育才中學的高中生,準備去美國做交換生,但在那個春夏之交的年份里,交換計劃被無限期推遲。他不甘於這個結果,乾脆第二年考了托福直接去美國讀書。

  2008年是最困擾鄒勝龍的一年,金融危機之下,公司上市被推遲。但更打擊他的是他第一次有了恐懼感——對技術沒有了感覺。他一直困惑於:迅雷下載都這個速度了,還能做什麼。

  只有技術才給他帶來安全感,他說技術好肯定有飯吃,可以讓自己有膽去拼一把。回國創業時,他對自己說:“怕什麼,至少我還會剪頭髮。”

  留學時他擅長理髮,尤其男式短髮。

您正在瀏覽: 有技術就有飯吃
網友評論
有技術就有飯吃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