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故事 > 名人創業故事 > 天使投資家是個農村小伙

天使投資家是個農村小伙

手機:M版  分類:名人創業故事  編輯:蘭憂

天使投資家是個農村小伙 標籤:天使投資 投資家 農村小伙 創業故事 名人創業故事

  在中國的互聯網世界中,蔡文勝的成功是出人意料的。

  蔡文勝出生在福建農村,高中時輟學,十幾歲時開始經商,賣些廉價化妝品。他的背景與留美計算機科學工程師出身的百度創始人李彥宏和曾是大學英語教師的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等相比,有着天壤之別。

  不過,在中國互聯網服務市場向更低端用戶,特別是農村地區擴張之際,蔡文勝平凡的背景反而使他獲得了成功所需的遠見。

  他在離中央電視台新總部大樓不遠的辦公室接受採訪時說:“因為我沒有上過大學,所以知道老百姓更想要什麼樣的互聯網服務。”他一邊說,一邊熟練地泡着功夫茶。

  在剛接觸互聯網時,由於他不懂英語,打字又慢(他現在打字已經快多了,但英語還是比較初級),而上網時又總是要輸入英文域名,這讓他感到很沮喪。於是,他在2003年創立了265.com。這是一個域名導航網站,羅列出熱門中文網站並進行分類,這樣他只要點擊鏈接就可以了。

  事實證明,這個網站在像他一樣的人群中間備受歡迎,也成為推動很多網站訪問量的推手。一年後,網站獲得了來自國際數據集團(IDG)的風險投資,2007年網站賣給了谷歌(Google)。這筆交易的具體條款沒有披露。

  蔡文勝的普通話帶着濃重的福建閩南口音。他現在是互聯網業的一個頂尖天使投資家。他還是一個頗有影響的博主,他的新浪微博粉絲逾85萬,他也是行業大會爭相邀請的演講嘉賓。

  蔡文勝的經歷彰顯了中國互聯網業的轉型。直到現在,主導中國互聯網業的仍是旨在為較高收入用戶提供服務的受過高等教育的精英和海歸。十年來爆炸性的增長幫助中國成為世界最大的互聯網市場──截至2009年底,中國的互聯網用戶有四億,比美國總人口還要多。為了保持增長速度,互聯網公司需要挖掘未來的網絡用戶,而這些用戶越來越有可能來自農村地區。

  現年40歲的蔡文勝在若干個初創網站中擁有股權。這些網站迎合那些不願花錢購買網絡服務或註冊軟件的網絡用戶,包括休閒遊戲平台4399.com,多媒體播放軟件暴風影音,網絡下載加速器網際快車,圖片處理軟件美圖秀秀,分類地方信息和論壇網站58同城。

  誠然,這些軟件大部分只是試圖模仿更高端,高價產品的簡化應用程序,而且它們最終能否讓蔡文勝獲利而退仍是未知數。不過,由於這些程序是為大眾市場量身定製的,其中的一些程序很受歡迎。據蔡文勝說,4399.com每天平均約有1500萬獨立訪問用戶,美圖秀秀的照片編輯軟件已經被下載了一億次以上。

  蔡文勝16歲從高中輟學,因為當時他已經是家裡念書最多的人了,他的很多朋友也早在他之前就輟學了。他開始在家鄉福建石獅賣口紅、化妝品盒等日用品。上世紀80年代,石獅因為生產仿冒服裝,鞋類和小家電而聞名。他的生意發展得很快,上世紀90年代初,他就買了一輛汽車並結了婚。當時,汽車對中國家庭來說還是很稀罕的奢侈品(現在他開的是保時捷)。1995年,他去了外祖父所在的菲律賓並創立了一家進口公司。

  1999年,從菲律賓回國的路上,他在香港第一次聽說了“互聯網”這個詞。他買了一家最熱門的香港互聯網公司的股票,三個月後轉手賣出,賺了400%。

  蔡文勝對互聯網的前景興奮不已,他在2000年買了自己的第一部計算機。很快,他就發現可以通過註冊並銷售域名賺錢,域名或許是互聯網上唯一實實在在的產品。他的想法是,其他人可能希望花錢買他註冊的域名。由於對市場的運作一竅不通,他把上一年買賣互聯網股票賺的錢幾乎賠得一乾二淨。

  蔡文勝有很強的競爭意識,做事專註到偏執的程度。他藉助一本英漢辭典開發出一個全面的域名數據庫,數據庫中都是有賺錢潛力的域名,並花盡心機設計出能在別人之前搶注域名的戰略。這一博弈的勝負往往取決於,那的微弱優勢。

  他註冊的有價值的域名包括:romantic.com、bharat.com(梵語中印度的意思)、t.cn以及2007年賣給谷歌的g.cn。

  2005年至2007年,蔡文勝主辦了三場草根站長大會,並邀請了風險投資家參加。他說,他希望那些缺乏專業背景或支持的站長能夠互相認識,並結識風險投資家。這些活動讓他贏得了“站長之王”的綽號。

  有了出售域名和265.com賺的錢,加上他廣泛的行業關係網,蔡文勝轉身做了天使投資家。他認為經營互聯網企業與經營傳統企業有很多相似之處。他說,歸根結底都是生產老百姓想要的東西。對他來說,一家互聯網公司的用戶越多,價值就越高,因為更容易用廣告,電子商務和增值服務和產品來賺錢。

  談到中國互聯網的未來,蔡文勝說,由於互聯網用戶數量繼續快速增長,未來幾年仍會有一定輕鬆盈利的空間。之後,則會越來越困難。

  他說,初創網站可以繼續通過模仿Facebook、YouTube和Twitter等從美國興起的產品模式而賺錢。不過,要想獲得長遠的成功,它們需要創新才能對中國大眾有更廣泛的吸引力。

  他否認中國互聯網公司像中國的製造商一樣只是單純模仿、缺乏創新。蔡文勝說,模仿是一個必要的學習過程。不過,模仿僅僅是個開始。之後應該不斷完善,建立自己的品牌。

  蔡文勝:中國互聯網的機會還有三年

  天使投資人蔡文勝近日接受《華爾街日報》中文網主編袁莉的專訪,就中國互聯網的投資機會和創新模式等發表了看法。以下是訪談實錄節選。為簡潔起見,內容進行了編輯。

  知識比學歷更重要

  袁:很多人說您在互聯網行業做得成功是因為您沒有上過大學,沒有精英心態,理解草根的需求,您同意這種說法嗎?

  蔡:我同意一半。的確,因為我沒有上過大學,不會受很多局限,所以會更了解草根的需求,知道老百姓更想要什麼樣的互聯網服務,這是我同意的一半。

  但不同意的一半是,很多人把學歷跟能力掛鈎,其實學歷不重要,個人的知識很關鍵。我雖然沒有上過什麼學,但我閱讀了大量各種各樣的書籍。舉個例子,2000年我剛開始做域名投資的時候,中國有2122個縣,當時80%的縣的域名都被老外註冊走了,之後我通過努力不斷把這80%的縣的域名註冊回來。這個過程中,我了解了這2000多個縣每個縣的人口分布、地理、特產等等,我都一清二楚,這樣我才能對這些域名的價值做更好的判斷。

  第二個例子,2003年我開始做個人網站,也就是265.com的時候,一開始很多個人站長不認同我,因為我算新進入的。當時有幾個個人站長集中的論壇,比如K666(中國站長站),我就去那個論壇里,花了很多時間把幾萬個帖子每個都看了一遍,這樣我就能了解中國這些站長的作品有哪些,他們是怎麼做的,他們住在哪裡,哪怕是湖南某個鎮,某個鄉,某個村。

  之後,有一家做全世界網站排名的美國網站叫Alexa。2004年我把Alexa里前一萬名的網站(不管是中國的還是外國的)都了解了一遍,看看這前一萬名都是做什麼的網站,提供什麼服務,為什麼它的流量上來了,這其實就是一種知識的積累。

  中國互聯網的投資機會

  袁:如果有人想要找您談投資,您大概會對什麼類型的企業感興趣?

  蔡:我覺得應該分三類,一類是現在已經有足夠多用戶了,比如一些遊戲,已經達到了上億用戶,現在已經賺錢了,可以說成功了;第二類還在初始培養階段,我把它當做一個孵化器;第三類,是我說的純粹為了幫助人的,是更小的孵化器,當然,未來有一天它也許能夠發展起來,這都是有可能的。

  袁:如果是從應用類型和發展方向上來分呢?

  蔡:如果是從發展方向來講,現在我專註於三個方向:第一是移動互聯網,我覺得未來幾年移動互聯網是最大的機會,甚至會改變中國的互聯網結構;第二是電子商務,我們都知道淘寶網很大,但整個中國的中小企業有兩千多萬家,目前上網的中小企業只有一百萬家,還有百分之九十幾的中小企業要藉助電子商務來發展,這是最大的機會;第三就是目前正在做的和遊戲相關的,但我不只局限於遊戲,我覺得應該把遊戲、動漫和電影綜合起來,做成一個非常好的集合體,也就是所謂的創意產業,未來在中國這是非常大的空間。

  袁:您曾說過,接下來兩三年中國互聯網還是有一定機會的,但再往下可能就會越來越難。為什麼這麼說呢?

  蔡:我覺得機會就是三年。中國的互聯網用戶是四個億,現在還處於快速發展的階段,在未來這三年可能會迅速增加到八個億,但到八個億,基本上就飽和了,中國13億人也不可能要求每個人都上網,所以這三年增加的新進用戶就是一個巨大機會。之後,第一,用戶基本上飽和了;第二,大互聯網公司該圈的地也圈完了;第三,一些商業模式和技術也基本定型了,你很難再創新了。

  創新從拷貝開始

  袁:有人說中國互聯網是沒有創新的,就是山寨。其實中國的傳統產業也是這樣,服裝、鞋、甚至電器,您覺得這對中國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嗎?

  蔡:喬布斯說過一句話,蘋果所有的東西都是拷貝別人的,只是在拷貝基礎上有創新。你的發展就是用前人的經驗,為什麼我們要看書、看電視?其實就是吸取前人的經驗、精華,所以這個沒有異議。我說了,到中國的很多東西已經進行了本土化創新。

  袁:很多人經常說中國沒有創新只是世界工廠。

  蔡:這是兩碼事。不是說中國沒有創新,任何一個東西都是先從複製開始,從各個方面不斷提煉,比如安踏、李寧,一開始也是做外包,後來它就能在複製的基礎上創出自己的品牌,我認為這是一個過程。中國改革開放也就是30年,很多東西需要積累。

  不留一分錢給兒子

  袁:您個人怎麼看貧富差距?你的財富觀是怎樣的?現在的80后、90后、很多人對這個社會不是很高興,覺得機會都被60后、70后搶了,對這個你怎麼看?

  蔡:中國的有錢人都是這30年湧現的,在1980年以前,中國幾乎沒有一個有錢人。改革開放確實是釋放了人的能量,讓人做更多事,創造出財富。我覺得,到了某個階段,最終每個人都會回饋社會,當然,現在很多人還停留在滿足自我(比如奢侈品消費)的階段上。

  我自己的財富觀,打個比方,我不會留一分錢給我兒子。社會變化越來越快,如果他努力,他自己將來也會有大發展;如果他自己不進取,你留東西給他反而是煩惱。

  袁:那您到時會看着他苦苦奮鬥嗎?很多80后、90后都說自己沒有靠山、沒有人幫助。

  蔡:他自己的教育我會幫他解決,其他的交給他自己。關於80后、90后的抱怨,我覺得這裡有放大的成分,互聯網有一點不好,就是會把不好的聲音放大。80后、90后說起來也算不幸,60后、70后的幸運在哪裡?我們嘗過的苦,經歷過的苦,現在的80后、90后是不懂的。

您正在瀏覽: 天使投資家是個農村小伙
網友評論
天使投資家是個農村小伙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