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故事 > 成功創業故事 > “嘻哈包袱鋪”的創業經歷

“嘻哈包袱鋪”的創業經歷

手機:M版  分類:成功創業故事  編輯:志兵

“嘻哈包袱鋪”的創業經歷 標籤:創業經歷 創業故事 成功創業故事

  “嘻哈包袱鋪”這個相聲團體,在經歷了無數的挫折后,終於柳岸花明,走出了自己的道路,在無數的困難面前,他們用“嘻哈”的快樂鼓勵自己,堅持努力,一定會成功。

  “嘻哈包袱鋪”是一個相聲團體,由40多人組成,平均年齡24歲,幾乎清一色是“80后”男生。掌柜的叫高曉攀,1985年的,最小的尤憲超是1989年的,唯一一對中年演員自稱為“1880后”。“嘻哈包袱鋪”已在京城相聲界雄霸一方,並扶搖直上,正月十五殺到湖南衛視元宵晚會,試水南方市場。

  嘻哈包袱鋪-簡介

  嘻哈包袱鋪成立於2008年5月17日,2008年12月5日嘻哈包袱鋪有27個成員,其中1/3都是專職相聲演員。這個響聲團體的特色是年輕、流行。成員年齡多為80后,從18歲至35歲不等。嘻哈包袱鋪是一個以幽默為主娛樂機構,全力打造幽默藝術形式,反正閑着也是閑着,樂唄!嘻哈包袱鋪與2008年底迅速躥紅,在豆瓣網等視頻網站其表演的相聲視頻點擊率飆升。2009年09年11月2日在朝陽公園東門處新開了一家劇場。

  嘻哈包袱鋪-評價

  嘻哈包袱鋪是一個以幽默為主娛樂機構,全力打造幽默藝術形式,反正閑着也是閑着,樂唄!屆時將推出相聲專場,相聲劇,搞笑劇,將幽默進行到底。給觀眾詮釋不同的幽默方式,生活的樂趣多了起來,開心的過着每一天,我們包袱鋪,不賣火柴,不賣香煙,不賣車子,也不賣房子,但是我們賣的是樂子。當喧囂的都市,不在那麼悠閑,我們物質慾望剝奪了我們尋找生活的快樂,沒關係,可以來嘻哈包袱鋪,讓你躲開生活帶給你的煩惱,尋找快樂根源,回歸兒童時代,將那份屬於我們的快樂從新找回。肆意的開心,肆意的放縱,這就是生活,生活的本質不是過的更好,而是在過得更好的路上欣賞風景,我們就是風景路途上的一家小店,給您加油,充氣!一群80后業餘玩相聲 嘻哈抖包袱,說他們是純娛樂機構,有時又愛玩點深沉;說他們是相聲演員,卻又像街頭嘻哈風格的毛頭小子。這就是嘻哈包袱鋪,廣告語 特貧:不賣火柴,不賣香煙,不賣車子,也不賣房子,賣的是樂子。就是這個成員多為80后的相聲團體,半年內就在京城相聲演出界割據一方。為了嘻哈包袱鋪在 笑路上獨領風騷,創始人高曉攀聯合實力演員尤憲超,笑壇新銳連旭,王惟,常藝博,郭威,賈巍等。完全市場化運營管理,我們會在笑壇茁壯成長,讓笑得藝術春 回大地。

  屆時將推出相聲專場,相聲劇,搞笑劇,將幽默進行到底。給觀眾詮釋不同的幽默方式,生活的樂趣多了起來,開心的過着每一天,我們包袱鋪,不賣火柴, 不賣香煙,不賣車子,也不賣房子,但是我們賣的是樂子。當喧囂的都市,不在那麼悠閑,我們物質慾望剝奪了我們尋找生活的快樂,沒關係,可以來嘻哈包袱鋪, 讓你躲開生活帶給你的煩惱,尋找快樂根源,回歸兒童時代,將那份屬於我們的快樂從新找回。肆意的開心,肆意的放縱,這就是生活,生活的本質不是過的更好, 而是在過得更好的路上欣賞風景,我們就是風景路途上的一家小店,給您加油,充氣!

  “嘻哈包袱鋪”是一個相聲團體,由30多人組成,平均年齡24歲,幾乎清一色是“80后”男生。掌柜的叫高曉攀,1985年的,最小的尤憲超是1989年的,唯一一對中年演員自稱為“1880后”。“嘻哈包袱鋪”已在京城相聲界雄霸一方,並扶搖直上,正月十五殺到湖南衛視元宵晚會,試水南方市場。

  嘻哈包袱鋪-自己創業

  30多個學相聲的“80后”自己創業:北京鼓樓西大街, 以前小吃蠻有名,現在因為“嘻哈包袱鋪”,小小的劇場廣茗閣比小吃有名。劇場邊賣羊肉串的老闆,去年“嘻哈包袱鋪”沒火時幫着賣票,買100塊錢羊肉串送 一張20元的相聲票,現在想買票都買不着。在北京採訪當天,廣茗閣和往常一樣,24張桌子座無虛席,包廂兩旁長凳上擠滿觀眾,上洗手間要層層突圍。小方桌 上擱着觀眾自帶的瓜子、花生、話梅、飲料,小孩爬到桌上,女孩依偎在男友懷裡,包袱抖得巧妙,大夥一起扯着嗓子喊:“好”。恍若以前的大戲樓, 透着濃濃生活“俗”味。演出結束,所有相聲演員排着隊,鼓掌歡送觀眾,高呼:“歡迎下次再來”,感動得觀眾抱拳拱手。送完觀眾,高曉攀才脫下大褂,穿上連 帽外套,招呼記者,“不好意思,我們開始聊吧。”聊自然從“嘻哈包袱鋪”成立說起。2008年5月,一群在少年宮學相聲一直喜歡相聲的孩子聚在一起,成立 鋪子並正式開始演出。“我們這一代人很尷尬。畢業以後,大多進不了專業團體,只能自己去找機會自己搭建市場,迫不得已加入市場競爭。”

  成立當天現場只有2名觀眾:剛開始當然很艱難,“嘻哈包袱鋪”成立當天,甚至沒有演出台,弄了張辦公桌,蓋塊布就上了。票賣得也不貴,相聲20元一場,相聲劇30 元一場。有5個月時間,他們日子一直不好過。在網上宣傳自己,在知名網站發帖子,經常發一個被刪除一個,和管理員打游擊,因為是純廣告。他們還在網絡遊戲 《魔獸世界》做廣告,結果在遊戲里人人追着他砍。這種尷尬他們編到了相聲段子里:“我們說相聲的,不管來多少觀眾,都得演。來200人,演;來3個人, 演;來1個呢?那得考慮考慮。比方說他聽着聽着要去上廁所,我們還接著說嗎?這個觀眾太珍貴了呀,我們得跟進廁所去。有聽說廁所有人遞紙遞毛巾的,沒聽說 後頭還跟兩個相聲演員說相聲的。等他尿完了,還得問,先生您還聽嗎?”真實的情形是,成立當天的演出現場只有2名觀眾,後台演員比觀眾多,演出隆重得兩個觀眾都不好意思走。

  嘻哈包袱鋪-信息快捷

  央視新樓大火,立馬編進段子里:到2008年11月,他們突然就火了,每場演出都爆滿。那些刪帖子的網站, 開始主動要求登他們演出的信息。越來越多媒體開始關注,最忙的時候,高曉攀一天要接受20多家媒體採訪。“嘻哈包袱鋪”的相聲“好看又好聽”,這是觀眾對 “嘻哈包袱鋪”的評價。好看是因為高曉攀“是相聲界最帥的”,好聽是因為“嘻哈包袱鋪”的相聲既時尚又親切,而且反應特別快。央視新大樓配樓着火第二天, 他們把新聞編進段子,“昨兒晚上元宵節放煙花,火一點一放,一個煙花過去了;再一點一放,又一個煙花過了……放了兩個鐘頭,媽呀,中央電視台着火了。”觀眾說聽他們的相聲,就像在看電視新聞。

  聽上他們的相聲,一般要去兩次:“嘻哈包袱鋪”火了,聽他們的相聲就不容易了,偌大一個北京城,非得穿街過巷去兩回才能聽上相聲。第一次去是買票,因為這個超牛的相聲,每場滿場也只能坐200多人。為了防止黃牛倒票,他們網上不訂票,不讓快遞取票,也不接受電話預 訂,就得本人去現場買。票還買不到當天的,基本要在五六天後。這第二趟去,才是聽相聲。就這樣還有票販子倒票的,一張20元的票在票販子手裡炒到60元出 手。這相聲火到這個份上,高曉攀和演員們怎麼著也得買上房開上車了吧。但高曉攀說,還沒有,眼下演員們每月還只能拿2000元左右一個月。就在去年,每人還只有600元一個月。他算給記者聽,每場演出滿座是220人,每人票價20塊,“嘻哈包袱鋪”和劇場三七開,一周演4場,扣除成本然後30多個成員分, “去年我們有了名了,錢沒賺到,真是很傻很天真。”因為年少輕狂,在北京天倫王朝大飯店“嘻哈包袱鋪”演了三場,每場票價還是20元,“在五星級大酒店演出我們可以賣880元,但賣20元才牛。”後來他們學着開始商業操作,到大劇院演出,收入逐漸提高。“未來我們不會開600塊一個月,我們會每人每天600塊。”

  讓快樂延伸“嘻哈包袱鋪”城東喜開新址

  嘻哈包袱鋪”的新劇場11月2日正式開業,這群愛相聲的年輕人在廣茗閣之外又有了個新陣地。掌柜的高曉攀說他和尤憲超的“高超組合”將同時兼顧兩個場地的 演出,而逐漸發展壯大的包袱鋪還將從明年起涉足影視劇,為觀眾輸出喜劇。 新劇場位於北京東四環朝陽公園附近,和老場子廣茗閣相比,條件更好座位更多,能 容納400名觀眾。高曉攀介紹,相聲演出市場在這一片一直沒有做起來,希望嘻哈包袱鋪的到來能夠改變這一狀況,“這個劇場我們打算走高端路線,但是票價不 變”,而他和尤憲超的“高超組合”也將每晚奔波於東四環和鼓樓西大街之間,確保觀眾不管在哪裡都能看到他們的演出。

  “嘻哈包袱鋪”自成立以來不過兩年多的時間,卻已在北京甚至全國其他城市都打響了名號。高曉攀 透露,包袱鋪的演出計劃已經排到了明年,更將在上海、深圳、香港等地進行巡迴演出。對於包袱鋪的未來,這位年輕的掌柜的已經設計好了藍圖,“我們打算明年 開始涉足影視劇,電視劇、電影都在籌備。”高曉攀透露,影視劇將是他們擅長的喜劇題材,“嘻哈包袱鋪就是要給觀眾輸出喜劇。”

您正在瀏覽: “嘻哈包袱鋪”的創業經歷
網友評論
“嘻哈包袱鋪”的創業經歷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