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故事 > 成功創業故事 > 他與土豆pk了八年,終於塵埃落定

他與土豆pk了八年,終於塵埃落定

手機:M版  分類:成功創業故事  編輯:小熊

他與土豆pk了八年,終於塵埃落定 標籤:土豆 創業故事 成功創業故事

  八年了,他與土豆進行了八年的PK,終於培育出了900多種脫毒馬鈴薯。

  “這八年一分錢不見,我可以賣車、關了四個公司。但是不能停,就是砸鍋賣鐵地也得往裡投,往前走••••••”2009年10月10日,在北京市昌平區玫瑰園的維多利亞中心廣場的草坪上CCTV—7《鄉約》欄目再一次拜訪了傳奇農民企業家梁希森,而就在訪談現場這位擁有北京最貴的別墅區“玫瑰園”,位列“福布斯富豪榜”身價20多億的地產大亨山東大漢,面對記者的鏡頭,竟然第一次掉下了眼淚!究竟是怎樣的談話讓這位硬漢禁不住潸然淚下?八年間怎樣的一份事業曾讓這位億萬富豪到了賣車、賣房、賣公司的地步?這還得從頭說起。

  梁希森,1955年3月出生於樂陵市楊家鄉梁錐村。少年時代的梁希森,經歷可謂是極其坎坷。因兄弟姐妹眾多、農境貧寒,經常食不果腹。三年自然災害時期,弟弟餓死在他懷裡,10歲的梁希森離開家鄉,四處討飯,才得以活命。受人接濟的老梁曾立下宏願:等我有錢了,一家發一鍋白饅頭。“有飯大家吃”的思維方式,一直延續至今。他13歲打鐵,17歲離家謀生,23歲闖關東。

  1978年,在外闖蕩了數年的梁希森回到家鄉,承包100畝土地搞種植,當年收入3萬元。1980年,梁希森用承包土地賺來的錢投資創辦了一家麵粉廠,當年收入10萬元,這是他創辦的第一個企業。後來他逐步開辦了五金廠、棉紡廠、棉織廠、建築裝飾公司等企業,1995年組建樂陵希森集團有限公司, 1996年希森集團下屬建築裝飾公司墊資2.6億元承包原北京利達玫瑰園別墅建築工程。1999年7月以第一大債權人的身份參與玫瑰園拍賣,以3.98億元竟買成功,成為玫瑰園的新主人,2000年6月玫瑰園以嶄新面貌重新開園,2001年7月玫瑰園三期開放,同時投資德州市及其周邊地區,組建寧津太和園別館和“希森歡樂島”,7月又投資4億元在山東樂陵興建肉牛養殖、屠宰及深加工項目。此時梁希森創建的希森集團的年產值達近四億元人民幣,並於1996年榮登山東省十強民營企業行列。

  2002年7月,賺了錢的梁希森拿出4200萬,給全村蓋了136套歐式大別墅免費讓村民住。2005年11月,此梁希森又拿出4000萬給臨村免費蓋了100多套大別墅。這就是他轟動全國的“新農村計劃”。

  2005年“胡潤富豪榜”,梁希森名列66位,身價20億,然而這個傳奇式的農民地產大亨卻在地產行業最賺錢的時候瞄上了一個投錢多,見效慢,周期長的農業項目——脫毒馬鈴薯!

  馬鈴薯是全球第四大重要糧食作物。馬鈴薯耐貧耐旱甚至在大多數不適合農作物生長的土壤環境下,也可獲得一定產量。從世界範圍來看,今後的二十年,預計世界人口年平均增長數字將超過一億,其中增長的95%以上人口,將出現在土地和水已經承受巨大壓力的發展中國家。2008年聯合國糧農組織更是發布了一條驚人消息,據科學家分析,解決人類未來糧食安全的問題,只靠馬鈴薯了,並且頒布2008年為國際馬鈴薯年,予馬鈴薯“被埋沒的寶物”的美稱。

  2009年10月10日在玫瑰園維多利亞中心廣場CCTV—7《鄉約》欄目的訪談現場還邀請到了中國馬鈴薯食品專業委員會副會長徐開生、中國澱粉工業協會副會長周慶峰、國家馬鈴薯工程技術研究中心主任,首席科學家孫慧生教授就馬鈴薯的營養、深加工、品種培育以及產業意義做了更深層次的探討。

  中國馬鈴薯食品專業委員會副會長徐開生說:“馬鈴薯是減肥食品,100克馬鈴薯裡面的碳水化合物是16.5克,而100克大米則含有79.9克碳水化合物,100克小麥含有碳水化合物是75.1克,而且馬鈴薯里含有的膳食纖維,吃進去以後能夠吸水,保水。吃了有飽腹感。所以馬鈴薯是最好的減肥食品。馬鈴薯維C的含量是蘋果的3.5倍,馬鈴薯中所含的蛋白質和維生素B1相當於蘋果的10倍。鐵是蘋果的3倍。鋰是蘋果的兩倍。一公斤馬鈴薯,它的營養成分相當於3.5公斤的蘋果。所以把馬鈴薯叫做“地下蘋果”。而且馬鈴薯里含有非常豐富的鉀。100克馬鈴薯有342毫克的鉀,可以防治中風。馬鈴薯中的粗纖維還有日常通便的作用。馬鈴薯里還含有一種類似轉化霉的東西,能夠使血管擴張,血壓下降。所以患有高血壓,動脈粥樣硬化,冠心病,心肌炎,心內膜炎的,心血管患者,應該多吃馬鈴薯。印度的醫學家研究,一個人要堅持每周吃上5個—6個馬鈴薯,患中風的危險下降40%。目前歐洲發達國家人均馬鈴薯消費量是74公斤,我國是35公斤。

  2007年出版的我國居民膳食指南里提出,一天要吃穀類,谷薯和大豆250克到400克,也就是半斤到八兩,第二個要多吃蔬菜水果和薯類,所以建議每周應該吃五次的薯類食品,每次吃一兩到二兩。”

  中國澱粉工業協會副會長周慶峰則在馬鈴薯的深加工方面給大家上了一節生動的課,他說:“馬鈴薯變性澱粉用途非常的廣泛,衣食住行無所不包。比如說您身上穿的衣物,無論是棉紡、毛紡、混紡,都要用變性澱粉做漿料和精整劑。所有的紙張,越是高檔紙,越要用變性澱粉。石油鑽井、污水處理、日用化工產品,各種精細化工產品,比如說建材,鑄造。而且化妝品里也有。食品,肉類製品,方便食品,膨化食品、醬類,湯類。所有的食品,都要用到各種類似的。就連汽車製造也都有用到變性澱粉。馬鈴薯澱粉,是工業上一種非常高檔的,高質量的變性澱粉的原料。目前我們國家在變形澱粉的研究、生產、使用上起步比較晚,這是由於原來人多糧少的國情制約,80年代以後開始大力發展澱粉加工產業,變性澱粉是從90年代開始,從國內開始研究、發展。那麼到現在雖然時間還比較短,不足20年的時間,但是現在呢,發展速度非常快,隨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發達國家生產的變性澱粉有2000多種,廣泛應用於各種工業行業。而目前我國只有30多種變性澱粉,很多高級的變性澱粉我國還生產不出來。比如說一些高檔的營養強化食品、高效的吸水保水劑、帶血漿、製造膠片、醫藥的膠囊等等所用的變性澱粉還在研製過程中。”

  對於馬鈴薯深加工的前景周會長說:“馬鈴薯產業一定要走工業加工的路子,加工產業發展起來以後,馬鈴薯就有更廣泛的出路,而且有更高的經濟價值,更廣的應用。”

  我們國家的馬鈴薯種植面積佔世界的1/5,產量佔世界的1/4,都處於世界第一位,但是單產水平僅排在世界第92位,沒有合格的脫毒種薯,則是我國土豆產業發展落後的主要原因。

  國家馬鈴薯工程技術研究中心主任,首席科學家孫慧生教授說:感染了病毒的馬鈴薯,薯塊變小,葉片變小,產量變低。目前馬鈴薯脫毒只能靠莖尖剝離。我國脫毒馬鈴薯的種植面積只佔馬鈴薯種植面積的百分之二十。”

  因此馬鈴薯是一個市場巨大,潛力巨大,利國利民的產業,但是想做馬鈴薯卻是難上加難。梁希森遇到的第一個難關就是缺乏人才,8年前的一次偶然,老梁知道了馬鈴薯產業是個潛力巨大的產業決心做脫毒馬鈴薯種子產業,可當時沒有經驗的他找了三個同樣沒有經驗的大學生就在一間廢舊的車間里自己動手進行馬鈴薯脫毒實驗,花了兩年時間,投了600多萬,可這脫毒苗是一撥接着一撥的死,越死越少,最後一株都沒成功。

  老梁開始也想過算了還是搞房地產吧,可是心底那股不服輸的心氣讓他最後決定繼續幹下去,這次他找到了中國農業大學的校長柯柄生,柯校長給他推薦了馬鈴薯育種專家孫慧生教授。為了讓孫教授來自己公司,梁希森買斷了中聯鴻業公司。有了孫教授的幫助,技術上有了保證,這脫毒馬鈴薯苗很快就研製成功了,可就在他準備大規模的建脫毒馬鈴薯育種基地的時候卻遇到了最大的難題。

  曾經在房地產上給他貸款的四家銀行,聽說他不幹房地產要干農業,紛紛收回了貸款。讓梁希森措手不及,手上一下子沒了錢,可這脫毒育苗不能脫節,梁希森賣了9輛車,賣了房子、關了四家公司,不得以拖欠工人一年半的工資,玫瑰園的房子賣一套就被他拿去一套的錢投進馬鈴薯基地里建車間,建大棚,買拖拉機,買收割機••••那時候過年都是找朋友借錢過的年,一個身價20億的富翁到了跟人借錢的地步,八年的時間,他投到馬鈴薯產業里的錢達到21億8千萬,而八年時間一分的回報都沒有,直到今年第一次見了回頭錢。因為馬鈴薯培育新品種是七年的時間,梁希森的馬鈴薯集團至今已經培育出了900多種脫毒馬鈴薯。

  2008年6月28日由國家科技部批准在公司建立全國唯一的國家馬鈴薯工程技術研究中心也在山東樂陵希森中聯馬鈴薯產業集團掛牌成立。如今在山東樂陵希森馬鈴薯產業集團,有3萬平方米的現代化脫毒苗組培中心,20萬平方米的現代化微型薯繁育大棚,擁有了全國最先進的莖尖脫毒實驗室、病毒檢測室、全國最大的種質資源庫,年可擴繁脫毒苗9000萬株,繁育微型薯2.5億粒。北京希森三和馬鈴薯有限公司是集團在北京延慶設立的又一原原種基地,總佔地面積400畝,年擴繁脫毒苗5000萬株,微型薯1.5億粒。內蒙古希森馬鈴薯種業有限公司位於內蒙古烏蘭察布市,希森集團投入22個億建成100萬畝的種薯生產基地,總經營噴灌圈達300個,每年輪作種植60萬畝種薯,年可提供優質種薯130萬噸,形成了以商都為依託的核心種薯種植區,每年實現產值30億元,帶動了16萬農民脫貧致富。

  商都縣七台鎮楊家地村農民崔英以前種的是自己家留的土豆,一畝地只能產1000斤,種了希森集團的脫毒馬鈴薯后一畝地產量翻了一番。他準備明年擴種到10畝。

  商都縣縣委書記王國相說希森集團的種薯基地不僅改變了當地傳統的刀耕火種的種植方式、帶動了當地農民增產增收,而且希森集團在不久的將來,將在種薯生產基地的基礎上上兩條12500噸的種署生產線,這個項目上去以後,每年可以為商都縣增加財政稅收3000萬元。

  發展馬鈴薯產業對於貧困地區脫貧致富,對於節約國家耕地也同樣有着深遠的意義。孫慧生教授說:“馬鈴薯在國外作為第二塊麵包,在西歐國家。我們國家耕地年年在減少,人口也在不斷地增加,我們糧食確實存在着糧食安全的隱患。在南方的耕種,利用水稻的冬閑田種植馬鈴薯。在中原地區,馬鈴薯還可以作為“兼作套種”不影響糧食和棉花的產量,還能多收一點馬鈴薯,這樣就節約了耕地。馬鈴薯,它有抗旱性,越貧瘠的地方越適合種植。像甘肅、青海這些,這些乾旱地區,馬鈴薯正作為主要的作物。所以溫總理說,把這個小土豆要做成大產業。因為我們國家現在馬鈴薯的面積是最大的,總產也是最高的,如何把馬鈴薯做成大產業,這對保證糧食安全,對貧困地區農民的致富,有很大的作用。”

  隨着我國脫毒種薯的不斷推廣與普及,一場馬鈴薯式的革命即將到來,希森集團承諾在未來提供給全國冬作區和二作區一半的種薯供應量,這樣在脫毒種薯普及率增加50%的基礎上,每畝就能增產1500公斤,每年馬鈴薯將增產6000多萬噸,農民增收480多億,不僅能從根本上緩解糧食安全壓力,也能為農民帶來豐厚經濟收入,利國利民!

  一個地產大亨,偶然發現小土豆是個大產業,一不小心鑽到了土豆堆里,承擔起一份原本不應該由他個人承擔的一份大的責任,八年抗戰,終見“薯”光。這就是梁希森,一個有着傳奇經歷,令人尊敬的大農民!

您正在瀏覽: 他與土豆pk了八年,終於塵埃落定
網友評論
他與土豆pk了八年,終於塵埃落定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