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故事 > 成功創業故事 > 喬治.w.布什財富記

喬治.w.布什財富記

手機:M版  分類:成功創業故事  編輯:梅梅

喬治.w.布什財富記 標籤:財富 創業故事 成功創業故事

  喬治.W.布什是美國總統,而他的財富來源卻並非是總統這個職銜為他帶來的,他的財富到底從何而來呢?

  布什從哈佛商學院畢業3年後,就在叔叔的幫助下開起了石油公司。公司幾度瀕臨破產,但每次都有貴人相救。

  年輕的喬治.W.布什在創業方面沒有繼承布什家族的穩健風格。他的爺爺和父親都是在商海浸泡多年後才進行第一筆投資,直到攢起萬貫家財后才投身政壇。布什卻在從哈佛商學院畢業僅3年後就開起了石油公司,同時宣布競選國會議員。那一年是1978年,當時老布什擔任美國中情局局長。

  布什的競選活動以失敗告終。與此同時,他的叔叔喬納森。布什為他的阿巴斯托石油公司拉到了20多位股東,其中包括布什的奶奶多蘿西。股東們總共投資約300萬美元,卻連1分錢的利潤也沒賺到。1982年,布什將公司改名為布什石油公司。雖然這時候老布什已當上了美利堅合眾國的副總統,但這個金光閃閃的名字卻無法改變石油價格下跌銀行利率上浮的事實。布什石油公司曾幾次瀕臨破產,但每次都有貴人相救。其中最慷慨的一位是老布什的好友、前白宮總管菲利浦。烏茲埃利。他以100萬美元的價格買下了布什石油公司10%的股份,而該公司的總資產還不到40萬美元。

  不久后,烏茲埃利的100萬美元也被花光了,眼看布什石油公司就要關門大吉,布什遇到了兩位耶魯的師兄威廉。德威特和梅塞。雷諾茲。兩位師兄同意將他們的光譜7石油公司與布什石油公司合併,布什擔任董事會主席兼CEO.雖然布什又為光譜7石油公司招來了大筆投資,這家公司的虧損勢頭卻絲毫未減。1986年上半年,光譜7石油公司的虧損額高達40萬美元,形勢極其不妙。在這緊急關頭,布什又一次找到了救星。1986年9月,哈肯能源公司收購了光譜7公司。布什獲得價格60萬美元的公司股票,並在公司董事局及審計委員會佔有一席之地,年薪12萬美元。據一名哈肯能源公司的高級行政顧問事後透露,布什獲得如此豐厚的報酬,是因為該公司董事局成員一致認為布什的姓氏對公司業務將有莫大的幫助。

  布什當上了無需工作坐收薪水的挂名董事,日子過得雖然逍遙,卻着實空虛。最令布什不滿意的是這份工作沒法替他添加政治資本。

  布什早已瞄準了得克薩斯州州長的寶座,無奈支持者寥寥。共和黨元老們抱怨說,布什的履歷表跟一張白紙差不多,雖然銜頭唬人,卻沒有任何實際成績,選民哪裡肯投他的票?

  1988年11月,正當美國總統大選接近尾聲的時候,布什獲知了得州牧場主棒球隊在尋找買主的消息。布什立即意識到這是一個難得的好機會。如果他買下這支棒球隊,令後者不至於落入其他州的買主手中,他將贏得人數眾多的得州棒球迷的衷心感激和擁戴。此外,他還可以藉著棒球隊的名義四處參加活動,從而提升自己的曝光率和知名度。

  當時,老布什在總統大選中已是勝利在望,布什迅速拉到幾名投資人,合夥買下了得州牧場主棒球隊。雖然布什所佔的股份還不到2%,但是其餘股東都樂得讓布什單獨負責一切對外事務,於是布什儼然以棒球隊老闆的身份出席各種活動,竭力為球隊和自己打廣告。他甚至印了一批棒球隊明星卡,他自己的照片竟也在其中。

  與此同時,布什繼續幸福地領着哈肯能源公司的薪水。身為董事局成員,布什可以用極優惠的價格購買公司股票。到了1989年,他手中持有的哈肯公司股票已增加近一倍。不過,由於公司總裁阿倫。昆沙作出的一個錯誤決定,哈肯公司陷入了經濟困境,股票價格大幅下滑。

  在這個危急時刻,布什的姓氏為哈肯公司帶來了好運。當時,巴林石油部長正在與美國著名的阿莫可能源公司商談在巴林近海開發石油的合作事宜,雙方正要達成初步意向時,巴林方面卻突然宣布談判破裂,理由是他們擔心阿莫可公司店大欺客,寧可尋找一個規模較小但會盡全力為他們服務的合作夥伴。

  1990年1月,巴林政府宣布將該國近海石油的獨家開採權交給哈肯能源公司,令所有石油專家大吃一驚。哈肯公司從未在得克薩斯州、路易斯安那州和俄克拉荷馬州之外的任何地方開採過石油,更沒有在海上開採石油的經驗。除此之外,哈肯公司當時正處於經濟困境之中,債務纏身,現金周轉不靈。雖然天上砸下個大餡餅,哈肯公司卻啃不動,無奈之下只得以優厚條件邀得另一家公司加盟,巴林近海石油開採工程才得以正式上馬。

  雖然布什表示他與這樁交易毫無瓜葛,但是巴林政府做出這種違背常理的決定,除了他們想藉此與美國總統的長子拉關係之外,實在沒有說得通的解釋。湊巧的是,為巴林政府和哈肯公司穿針引線的是美國駐巴林大使查爾斯。霍斯勒。霍斯勒原本是一位聖地亞哥房地產富商,在1988年美國總統大選期間,他捐贈給共和黨候選人老布什的政治獻金達10萬美元之多。當記者追問布什對此事有何評論時,布什聲稱他非但沒有利用自己的名字拉生意,反倒曾經對巴林政府的決定表示反對,因為他認為哈肯公司能力不足,難以承擔這項任務。

   哈肯能源公司獲得巴林政府的石油開採工程合同后,公司股票價格立即反彈,僅一周后就由每股4.50美元升到5.50美元。1990年6月20日,即巴林政府宣布合同得主的6個月後,布什不聲不響地賣掉了21.214萬股哈肯公司股票,凈賺84.856萬美元。幾周后,伊拉克大軍入侵科威特,導致所有在海灣地區有業務的石油公司股票價格暴跌。哈肯公司的股票價格跌至3.12美元。

  雖然沒有證據可以證明這位太子爺在拋售股票時獲得了海灣面臨戰爭威脅的內幕消息,但美國政府當時確已獲知薩達姆有意入侵鄰國的情報。退一步來說,即使布什果真對海灣局勢一無所知,他也決不是湊巧揀了個好時機將股票賣掉。雖然哈肯公司在獲得巴林石油開採合同后股價節節攀升,但實際上它一直未曾走出經濟困境。身為審計委員會成員的布什對公司的經濟狀況自然十分清楚。在他拋出股票兩個月後,哈肯公司公布了它第二季度虧損額達2000萬美元的消息,其股價應聲下跌24%。到1990年年底,哈肯公司的股價已跌至1.25美元。

  1990年10月,《休斯頓郵報》率先披露了布什於海灣戰爭前幾周拋售股票的消息。1991年4月,《華爾街日報》又捅出了布什在拋售股票前並未依法向證券交易委員會通報的消息。該委員會迫於輿論壓力,宣布對此事展開調查,結果不了了之,沒有對布什提出起訴。這一結局並不出人意料,因為當時的證券交易委員會主席理查德。布里登是老布什的熱誠支持者,而由他委派的調查小組組長也是布什家族的老朋友。

  在1992年美國總統大選期間,競選對手抓住布什拋售哈肯股票的種種疑點,向老布什連連發炮。雖然老布什最終在競選中落敗並非由於這樁醜聞,但布什在事後曾表示,1992年全年是他一生中最不好過的日子。

  難過歸難過,布什追逐名利的腳步絲毫沒有因此放慢。他在買下得州牧場主棒球隊后不久便意識到,如果不為該隊重新建一個擁有漂亮外觀和先進設備的主賽場,這支棒球隊永遠不可能賺到錢。由於得州法律規定只有地方各級政府才有權修建體育場,布什與他的搭檔們便打起了棒球隊所在地阿靈頓政府的主意。他們毫不掩飾地威脅說,如果阿靈頓政府拒絕提供土地和資金,他們就只好帶着棒球隊離開阿靈頓市。

  1992年10月,阿靈頓市長理查德。格林與布什等人簽下合約,同意撥款1.35億美元為得州牧場主棒球隊興建賽場。根據合約規定,棒球隊每年需向阿靈頓市政府交納一定數額的租金,當租金累計達6000萬美元時,這個可容納4.9萬名觀眾的體育場連帶它周圍的270頃土地便歸得州牧場主棒球隊所有,售價之便宜令人目瞪口呆。

  更令人目瞪口呆的事情還在後頭。為了興建這個賽場,阿靈頓政府下令選定土地周圍的居民統統遷出,而每戶人家領到的賠償金金額還不到地價的一半。眾人雖然怨聲連天,但想着胳膊終究扭不過大腿,最終還是搬走了,只有一戶人家拒不搬遷。阿靈頓政府二話不說,宣布將這戶人家的土地充公,移交給得州牧場主棒球隊。這家人無端沒了立足之地,豈肯罷休,將官司一路打到了得州聯邦法院。檢察官在法庭上抖出了阿靈頓市政府和得州牧場主棒球隊之間的種種交易,陪審團越聽越怒,最後判決阿靈頓市政府向原告賠償400萬美元。

  不過,當這場曠日持久的法律大戰終於結束時,得州牧場主棒球隊的新賽場早已完工了。賽場的外牆用紅磚和花崗岩搭建而成,令人一看便想起得州州長官邸的外觀。賽場定於1994年春天投入使用。1993年11月8日,布什宣布參加得州州長競選。他的競選口號是自力更生,不依賴政府。當地媒體諷刺說,布什喊口號時竟然臉不紅心不跳,實屬難得。

  1994年11月,布什當選為得克薩斯州州長。他終於有能力答謝曾幫助他的諸位“貴人”了。

  在布什贏得州長競選的一個月後,他收到了一筆遲來的政治捐款————一張2.5萬美元的支票,開票人是得州億萬富翁托馬斯。希克斯。希克斯原本是布什的競選對手、原得州州長安妮。理查德斯的支持者。在競選初期,布什曾試圖遊說希克斯轉變立場支持自己,卻遭到婉拒。

  希克斯長得又高又壯,總是穿一身名牌西服和手制牛仔靴,在得州,這身打扮就是成功人士的象徵。乍看起來,希克斯與一般的得州大款沒有什麼區別,但事實並非如此簡單,希克斯不但擁有美國最大的投資基金會之一,還是得州多家電台、報社和電視台的老闆。換作幾年前,布什很可能拒收希克斯的支票,但隨着年齡和閱歷的增長,布什漸漸學會了圓滑處世。他心裡清楚,不管出於什麼理由,得罪這樣一位財雄勢大的人物都絕非明智之舉。於是,布什以不計前嫌的姿態收下了支票,希克斯也保住了前得州州長安妮。理查德斯曾許給他的得州大學永久基金理事會成員的位子。當時,布什做夢也沒有想到,他的“寬宏大量”日後竟為自己帶來了以千萬美元計的財富。

  得州大學永久基金創立已有100多年,在建校初期,得州大學只能靠出租學校房產來賺取一些微薄的收入。1923年,勘探人員無意中發現得州大學的校園內竟埋藏着石油。此後,得州大學每年出售石油的收入高達數億美元。當希克斯加入得州大學永久基金理事會時,該理事會可以調派的基金已高達130億美元。不過,按照得州法律規定,高等院校的額外收入如被用來投資,只准用於購買債券股票,通過這種方式獲得的分紅或利息才可以用來建設教學樓、增添教學設備、改善教學條件。

  希克斯進入得州大學永久基金理事會後便反覆向其他理事鼓吹,老一套投資辦法已經不適用了,只有進行高風險投資才能獲得高回報,從而迅速提高大家的收入。雖然按得州法律規定,高等院校的每筆投資交易都要對外公開,接受公眾監督。但法律是死的,人是活的,船到橋頭自然會直。

  要打通這條致富之路,當然離不開新任得州州長布什的幫助。

  1995年,布什簽署法案,批准成立一個名為得州大學投資管理公司的“非營利機構”。

  既然理事會變成了公司,它的投資交易也就不需對外公開了。

  令人叫絕的是,這一切安排都是合法的,從該公司成立之日起,托馬斯。希克斯通過一筆筆完全合法的交易,將得州大學投資基金會的數億美元分發給了曾在政治上或經濟上支持過布什一家的“貴人”們。

  1995年3月1日,即布什就任得州州長一個月後,得州大學永久基金理事會投票通過用1000萬美元購買卡萊爾基金,該基金會的主席是里根執政時期的美國國防部長弗蘭克。卡魯奇,基金會成員中包括老布什執政時期的白宮經濟顧問理查德。達曼和前美國國務卿、老布什總統競選委員會主席詹姆斯。貝克。就連布什本人與卡萊爾基金會也頗有淵源。該基金會於1989年收購了美國最大的航空飲食服務公司,第二年就給布什安排了一個該公司董事局成員的位子。

  老布什離開白宮后,卡萊爾基金會多次在各地舉辦活動,邀請老布什去演講,當然,演講費十分豐厚。1998年,卡萊爾亞洲基金會聘請老布什為“高級顧問”,除了固定的年薪之外,卡萊爾基金會還將一小部分基金無償撥到老布什名下。

  1996年,得州大學基金管理公司已經正式上馬。該公司作出的第一筆投資決定是拿出5000萬美元購買剛剛創立不久的KKR1996基金。該基金會的老闆是亨利。克拉韋斯,他是老布什1992年總統競選委員會的融資顧問,在過去10年中,他是共和黨最重要的“捐款大戶”之一,僅1996年第一季度,他就向共和黨全國委員會捐贈了12.5萬美元。

  1998年4月,得州大學基金管理公司投資2000萬美元與貝斯兄弟公司共同興辦一家企業。貝斯兄弟是布什一家的老朋友,這兩位石油大亨在過去10年中向共和黨捐贈大筆政治獻金,手面之闊不亞於克拉韋斯。

  1998年下半年,得州大學基金管理公司撥出9600萬美元購買馬弗里克基金。該基金的主要經營者是布什一家的老朋友懷利家族。懷利家族在1993至1998年期間捐給共和黨的政治獻金超過30萬美元。

  上述獲益者基本上都是布什“10萬美元俱樂部”的成員。這是美國媒體給從1988年至1992年期間向共和黨捐款超過10萬美元的大款們的封號。

  以上名單隻是冰山一角。除了布什的支持者之外,希克斯的許多親朋好友乃至生意夥伴開設的公司也都獲得了得州大學基金管理公司的投資。與此同時,希克斯從民主黨的支持者搖身一變成為共和黨的“捐款大戶”。從1995年至1998年布什第二次當選得州州長時,希克斯與他的弟弟斯蒂芬向布什競選委員會捐款共達14.6萬美元,此外,希克斯主管的基金會向共和黨委員會捐款達18萬美元,希克斯夫婦捐給共和黨不同候選人及委員會的政治獻金累計達9萬美元。如果加上他的生意搭檔和親朋好友的捐款,希克斯自從當上得州大學永久基金理事會成員后,對共和黨的“貢獻”已超過50萬美元。這還不是希克斯給予布什的最好報答。

  1998年,希克斯以2.5億美元的價格買下了得州牧場主棒球隊。

  這一價格是布什等人於1989年買下同一支棒球隊的價格的3倍。棒球隊的其他幾位股東十分識趣,在雙方交易達成的前夕,各自向布什轉讓了一部分股份,令布什擁有的股份從1.8股增至12股。在簽訂合同當天,布什興高采烈地對記者說:“這樁子買賣將讓我賺到做夢也沒想過的大錢。”

  這樁交易讓布什用60.6萬美元的投資賺到了1500萬美元,利潤率高達2.4倍。布什在商場上屢戰屢敗20多年後,終於揚眉吐氣,躋身千萬富翁之列。當他於2000年宣布競選美國總統時,他已成為美國歷史上第二富的總統候選人,排名僅次於林登。約翰遜。

  媒體報道這樁交易時,對布什一片讚揚之聲。確實,沒有人能否認布什為建立得州牧場主棒球隊這個品牌做出的貢獻。他是球隊的公關代表兼形象大使,他說服阿靈頓市政府為球隊建賽場,更令球隊的“含金量”劇增。棒球隊的其他幾位股東也表示,他們自願轉讓部分股份給布什,完全是基於公平原則,因為布什為球隊做出的貢獻超過了他們所有人。

  沒有任何一家媒體在報道中提到,棒球隊的買主希克斯由於布什的委任才得以掌握高達130億美元的公共基金的投資權。當然,即使有人披露此事,單憑這一點也無法證明希克斯購買得州牧場主棒球隊是一樁不道德的交易。同理,雖然近日來美國反對黨和部分媒體揪住布什當年拋售哈肯股票一事窮追猛打,但恐怕他們也難以抓到布什的真正痛腳。回顧布什的發家史,我們只能說,他是一位從年輕時代起就與金錢和權力十分接近的高幹子弟,他能夠熟練地利用這兩者之間的關係,最後過上了腰纏萬貫的幸福日子。他身手敏捷地繞過了法律設下的重重障礙,至於他的良心會不會感到不安,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您正在瀏覽: 喬治.w.布什財富記
網友評論
喬治.w.布什財富記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