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如何創業 > 海歸創業 > 創業洋學堂的重慶妹

創業洋學堂的重慶妹

手機:M版  分類:海歸創業  編輯:麗人行

創業洋學堂的重慶妹 標籤:重慶 如何創業 海歸創業

  如今的洋學堂在中國大地已經風靡起來,然而當初創辦這個洋學堂的人物不過是一個重慶妹,她的學堂名字就是蒙特梭利教育中心。

 在一些明星爭先加入新加坡國籍的時候,重慶妹兒熊英卻放棄了國外優越的高層管理工作,結束多年海外漂泊生活,帶着全家回國創業。懷揣突破國內傳統的教育方式的決心,她引資千萬元在重慶辦起了“洋學堂”。

  放棄國外優越生活欲回鄉創業

  熊英是較早一批留洋的人士之一,在英國上完大學后,她轉而到新加坡攻讀碩士學位。新加坡一家著名的集團公司相中了這匹“千里馬”,聘用了她。憑着自己的優秀才幹,熊英也在這家公司如魚得水,步步高升。“豐厚的收入,舒適的辦公環境,朋友說我是過着真正金領生活。”熊英說,但她還是覺得心裡“空落落”的,回鄉創業的念頭,從來未曾消失過。

  一次偶然的機會,熊英聽到朋友說起,目前國內的“洋學堂”很吃香。新加坡的教育不僅享譽全球華人世界,在西方社會也備受推崇。熊英想到了國外較為普及的蒙特梭利教育理念。和國內傳統教育相比,蒙特梭利教育有很多的不同。在蒙特梭利教育環境里,老師給孩子的課程都是根據每個孩子自己學習的進度和需求來量身定做的,也就是真正意義上的“以孩子為中心”的教學環境。“這樣的教育方式,可以幫助提高早教水平,應該會受到國人的青睞。”

  國內家長並不理解

  幼兒教育的重要

  熊英的丈夫是一名新加坡人,想法並不如她那麼樂觀:“你對國內市場並不了解,光是聽說怎麼成呢?弄不好,你這邊的工作也可能丟。”熊英很堅持,隨後請了長假,聽取了丈夫的意見,回國進行全面考察。

  但事情並非一帆風順。和國外相比,國內的早期教育學校,孩子一般都在社區里的幼兒園。一些家長認為,幼兒園就是送孩子玩的地方,讓老師代管的地方,並不知道如何去開發孩子的智力,依照孩子的個性去引導其發展。家長的這種想法,讓熊英有點想打退堂鼓。而當她和同行聊天後,更加深了這樣的感覺。

  “在北京、上海,引入歐美式教育方式的也不少,但有的有些變味。”熊英說,比如,我們要求孩子將碗里的豆子,用勺子舀到另外一個碗里。一些老師只要求孩子簡單完成這個動作,而沒有強調讓孩子自己去思考怎麼舀才能更穩,舀得更多。

  中西方教育方式的碰撞

  接下來的另一件事,讓熊英內心受到很大的震撼。在熊英回國的時間,將自己的小兒子也帶在身邊,在國內的一家學校學習。一天,做作業的兒子突然“發飆”了,大吼道:“不寫了,我不要寫了,這有什麼意思!”原來,老師要求班裡的孩子回家后,反覆練習寫阿拉伯數字1~50。但實際上,小兒子早在新加坡時,早已超前學習到1~100的加減法了。這樣寫數字,對他來說,無聊而枯燥,也沒有多大幫助。

  “對不同的孩子沒有區別的教學,出去這麼久,我首次感受到巨大的中西方文化差異的碰撞。”熊英說,在傳統的教學環境里,每堂課根據老師制定的教學計劃來定,這堂課學數字2、3、4還是A、B、C,由老師決定,而不是孩子自己。

  選擇重慶作為中國市場“橋頭堡”

  下定決心后,熊英毅然決定辭掉原來的工作。在綜合考察了北京、上海、廣州、深圳、成都、昆明等城市后,熊英決定把重慶作為中國市場“橋頭堡”。“重慶有3000多萬人口,主城區人口就達到了800多萬,早教市場太大了。”熊英說,重慶的教育培訓市場目前還處於初期階段,如普通的、小型的家教中心繁雜,相對的專業的品牌教育培訓機構較少(尤其是國外的名牌教育機構少),就這個角度來說,在重慶市專業的、高端的品牌教育機構有很大的市場潛力。

  新加坡政府支持投資重慶

  並且,熊英的想法也得到新加坡政府的支持。在2007年新加坡的政府對海外投資建議書里,新加坡政府鼓勵品牌教育機構投資中國中西部,尤其以重慶為代表。若能在家鄉辦學,也不枉外出漂泊這麼多年。

  滿心歡喜的熊英,揣着重慶教育市場投資報告書,穿梭於新加坡各大品牌教育機構之間。熊英的努力,最終得到了新加坡知名教育機構東尼·博贊的認同。首期將投資2000萬元,在江北龍湖打造首個蒙特梭利教育中心。而該中心將是繼北京之後,國內第2個獲得認證的蒙特梭利教育中心。

您正在瀏覽: 創業洋學堂的重慶妹
網友評論
創業洋學堂的重慶妹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