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故事 > 農村創業故事 > 仲崇凡飼養生錢豬

仲崇凡飼養生錢豬

手機:M版  分類:農村創業故事  編輯:毛毛

仲崇凡飼養生錢豬 標籤:生錢 養生 飼養 創業故事 農村創業故事

  仲崇凡最喜歡的就是他的懷孕母豬,這可是他的最大寶貝,他說了,最開心的就是看它們生仔,那就是在生金豬啊,每一個都是錢啊。

  豬的嗅覺極其靈敏,不是一個圈舍的豬,因為身上味道不同,相互之間就會咬生。仲崇凡豬舍里的懷孕母豬有800多頭,放的豬多了容易出事。

  仲崇凡:“都放出去管不過來,干仗。現在都是懷孕的豬大肚子,打着仗該流產了。”

  這類母豬是仲崇凡豬場里的重點保護對象,只要不是天太冷,他的懷孕母豬會被輪流從豬圈裡攆出來兜風,以便讓他們身體強壯健康生產。

  仲崇凡:“運動增強它的免疫力,增強它的體質。那個小豬出生以後也硬實。初生的豬羔呢,胎兒比較大,不容易難產。”

  這些母豬個個身價不菲,本身就在數千乃至上萬元一頭,加上肚子里有很值錢的小豬,誰會捨得讓他們打鬥呢。在仲崇凡的豬場里,800多頭懷孕種豬是他最大的財富,一頭母豬一年能產2窩半,即使按每窩12個小豬里只有一半能做種豬的話,那麼每頭豬的肚子里一窩就有2萬元左右的產值,仲崇凡的一撥豬生產下來就是1千多萬。

  妻子夏艷:“我說啥事最高興?他說接生的時候最高興,出生一個就是錢,出生一個就是錢。”

  現在,仲崇凡豬場的固定資產在千萬元以上,可又有誰知道他是從即將崩潰走向死亡的邊緣站起來的?

  仲崇凡今年52歲,原是吉林省公主嶺市一家建築公司的經理,2002年秋天,因為個性原因辭職后,經諮詢,仲崇凡看上了當地的土豬也就是東北民豬,這種豬皮實耐寒抗病性強,而且一窩產仔十三四個。那年冬天,仲崇凡拿着家裡的18萬元積蓄搞起了一個簡陋的養豬場,並買回48頭東北民豬進行繁育,他的噩夢從此開始。隨着豬群一天天壯大,仲崇凡逐漸發現了一個令他發瘋的問題,就是這些東北民豬吃得多長肉少。

  仲崇凡:“真能吃,一個母豬一次能吃一個水缸,干吃,那個小豬也是,出生以後,既不得病,又沒有什麼災。也是干吃不長,特別能吃,把肚子吃得鼓鼓的,兩頭尖尖的。”

  一般的豬是吃2到3公斤飼料長1公斤肉,仲崇凡養的這種東北民豬卻是吃5到六公斤長一公斤肉,當初買豬時圖的是好養,皮實,不生病,沒想到這反倒成了他最大的負擔。2003年,對仲崇凡來說是極其難熬的一年,豬場里大大小小400多頭豬都快要把他吃趴下了。

  仲崇凡:“我吃高粱米,豬吃高粱糠。”

  妻子夏艷:“吃飯的時候,他坐那兒瞅,完了他爸說的,你今天不吃高粱米,過年的時候高粱米也沒得吃。你該吃你就吃吧。腳上的泡自己走的,誰讓你這麼做了。”

  到了2003年底,仲崇凡的日子更不好過了,豬場里的肥豬要出欄了卻沒人要。

  仲崇凡:“第三個人告訴我,你這豬沒人殺,沒人要,為什麼?肥膘和大豆腐似的。現在人吃瘦肉,不吃肥肉。”

  市場商戶王忠慶:“殺不出肉來,豬呢瘦肉率也不好,沒有形,兩頭尖尖。”

  豬賣不出去,然而年關將近,要帳的卻已經踩破了門檻,欠債還錢是天經地義的事,但仲崇凡的神經快要崩潰了。

  仲崇凡:“我欠我直系親屬得五千元錢,年三十的上午坐到我家不走。自己躲多豬圈裡哭了一鼻子,實在是太難。創業是挺艱辛,我現在想起來非常的難過。”

  市場商戶王忠慶:“他這個人呢,就是特別要面子。就要志氣,他不跟人家別人說呀。他就自己說是自己上一邊偷着哭。”

  妻子夏艷:“當建築公司經理,從那麼高的地位,吧嗒一下摔下來,他承受不了。他的心特別脆弱。”

  2004年初春,仲崇凡以很低的價錢把大部分的豬處理掉了,裡外一算賬,僅僅外債就多達50多萬元,仲崇凡的心掉進了冰窟窿。

  仲崇凡:“我買的時候,一頭種豬花1600元,賣的時候400元一頭,你看我這怎麼賠。40多頭種豬。並且它下出那麼多崽,400多頭肥豬,每頭豬我都不知道賠多少錢。”

  北方的初春,乍暖還寒,仲崇凡對養豬賺錢的想法徹底動搖了,絕望重壓之下的仲崇凡已經無法面對家人和債主,他想到的是離家出走甚至一死了之。

  仲崇凡:“選擇自殺,我要消聲滅跡。”

  妻子夏艷:“他說我要離家出走,問我,你跟孩子能不能過?我就很斬釘截鐵地說不能過,我要能過的話,我就不找丈夫了。”

  說這話的時候,一直對仲崇凡養豬十分反感的妻子夏艷向丈夫妥協了,她原在公主嶺市內經營着2個服裝商鋪,生意很好,一雙兒女伶俐可愛,丈夫若真的有個三長兩短,對誰都無法交待。2004年4月,妻子夏艷帶着賣掉的2個服裝商鋪的28萬元錢,直接送到了仲崇凡的養豬場。

  仲崇凡:“這是全部家底。幾十萬元錢送過來了,她說你能起來你就起來了,你起不來,咱們這個家可能也就解散了。最窩囊的時候,應該還是夫妻吧,夫妻,我來幫你。”

  妻子夏艷:“它就跟小孩一樣,互相玩,玩急眼就打。”

  除了急需還的一部分債,夫妻倆隨即又從天津買回來22頭帶崽兒杜洛克長白種豬進行繁育,現在,他們早從對養豬一竅不通變成了行家裡手。

  妻子夏艷:“生完之後剪牙。打上號,同時補鐵。小豬羔剛出生的第一天。記者:“那為什麼給它剪掉牙齒。”“要不然它咬大豬的乳頭。”

  仲崇凡養豬是能省一分是一分,頭三年沒花錢雇過人,豬場里所有的活兒都是2口子自己干,仲崇凡會瓦工,豬舍的一磚一瓦都浸泡着他的血汗。

  妻子夏艷:“我餵豬的時候他正好搞建設,他挖地窖,這十個手指頭,11個泡。你說就那麼干,我要再不支持他,那可能是夫妻嘛。”

  對仲崇凡來說,世界上最難掙的就是錢,一夜暴富兩口子想都沒想過,他們忙得幾個月都不摸一次家門,一天,在城裡上中學的女兒找到了豬場責問媽媽。

  妻子夏艷:“你說說吧,你說我重要豬重要吧?當時我就答,我說姑娘啊,特別是豬重要,為啥呢?沒有豬賺錢,媽咋養你呀。完了我姑娘說,那行,你說得對。”

  2005年初,仲崇凡的豬場里豬群已發展到800多頭,春節前,300多頭肥豬就可以出欄了,但豬場里取暖設施有限,肥豬出欄后必須再增加一些豬崽兒互相取暖。仲崇凡帶着夏繼剛走村串戶預訂了500多個豬崽,路上,他捕捉到了一個商機,仲崇凡發現有很多收購肥豬的車輛,但大多收購不到豬。

  外甥夏繼剛:“我們收集的同時吧,騎摩托車從屯裡走,就發現不少拉肥豬的車。但是拉肥豬的車都是空的,就是沒有豬。”

  回到豬場,仲崇凡覺得肥豬成了寶,買豬的客商來了竟捂着不賣了,他想憋一個高價出來。

  仲崇凡:“4.1元沒賣,臘月24沒人來,臘月25還沒人來,當時就別提心裡怎麼想的了,沒有底了。我那個大舅哥還難為我一句話:怎麼樣?傻了吧!”

  夏遠平:“我就擔心了,人要不來,眼瞅就要過年了,過完年誰還大批殺豬啊。我說你要不過了年不傻呀。”

  仲崇凡堅信判斷沒錯,前幾天收購肥豬的人收不到,那麼自己的肥豬就不會砸在手裡,臘月26下午,買豬的客商先後來了三撥。

  仲崇凡:“來了2輛車,就買我淘汰母豬的這夥人到了,哎呀,我可下來救星了,到屋還沒坐穩呢,外邊又來了一個車。就是也是剛開始我找那個魏靜文他又來了。”

  夏遠平:“四元五賣的。一下子就憋住價錢了,那我們有多少頭呢?反正是180斤到220斤左右的,能有300多頭。”

  肥豬賣了個好價錢,仲崇凡判斷,仔豬肯定要缺了,他趕緊把預訂的那每隻不到100元的500多頭小仔豬拉回場里,自己圈舍里的200多頭母豬也在發情了,整個春節期間,仲崇凡忙着給豬配種。

  外甥夏繼剛:“正月里就是天天在配種,正好也趕上它們是180斤左右都在發情了。”

  仲崇凡:“沒有幾天,整個200頭母豬,這後備母豬,全部配完了。這就是資本,這就是錢。”

  正月底,仔豬價格開始猛漲,仔豬更暢銷了,仲崇凡圈舍里總共600多頭仔豬賺了大錢。

  外甥夏繼剛:“那時候仔豬就從幾十塊錢一頭的售價,就漲到了十塊錢一斤。”

  仲崇凡:“這次,我確實掙着錢了,你看我買的時候,花不足100塊錢,我餵了一個月,最多也就吃30、50塊錢,結果賣了480塊錢一個。”

  2005年春,他正月里配種的200多頭帶崽母豬被遼寧一家豬場以高價買走,不僅還清了所有債務,還賺了60多萬元,壓抑了3年多的仲崇凡終於迎來了自己的春天。

  夏遠平:“都是成齡的母豬啊。就是加長的解放車拉了三車才拉走。關鍵就是懷孕母豬,我們懷孕母豬吧,賣了五千塊錢。”

  妻子夏艷:“我倆看着這些錢掉眼淚了,說咱倆終究能有這一天了。好頓哭,”

  從銷售帶崽母豬,仲崇凡看到了養種豬的利潤和商機,在吉林省農科院的專家幫助下,改良和引進優質種豬,他的經產母豬存欄達到了800多頭。但怎麼把種豬順利地賣出去呢。從2006年開始,仲崇凡自己養殖小區中,專門免費拿出6棟大棚邀請前來參觀學習的農戶在他的小區里合作養豬。

  仲崇凡提供仔豬、飼料,一頭仔豬的利潤是1百多元,仔豬長大銷售之後農戶和仲崇凡利潤三七分成,雖然一棟圈舍13萬元建設費用,但誰都不吃虧。

  遼寧阜新秦家屯鎮農戶鍾英華:“他掙七份,咱掙三份。咱啥也不拿呀,咱就拿倆手吧,我主要是學的是技術。”

  仲崇凡:“這一茬豬就養200多頭,我一頭我掙一百多塊錢的利潤,一次性我就得掙三萬多塊錢的利潤,他一年,在我這兒養育肥豬的話,應該怎麼也養三茬。那一茬我掙它三萬多塊錢的利潤,那我三茬我掙十來萬就收回來了。”

  農戶在仲崇凡豬場里學技術不能超過一年,農戶不僅會買走不少種豬,還順利地拓展了仲崇凡的種豬銷售渠道。

  遼寧阜新秦家屯鎮農戶鍾英華:“別的家咱不敢養殖,這豬從小,那我親手養大的。”

  仲崇凡:“因為他身臨其境的在這兒學習,在這兒養豬。賺錢了,回去他的朋友,他的親屬肯定相信他,我這個擴大規模了。擴大銷售量,大概得佔60%以上。”

  2006年,仲崇凡又把不能做種豬的一部分商品豬拉到了內蒙古自治區科右中旗,在經過三到四個月飼養後進行銷售。

  內蒙古自治區科右中旗農牧產業辦公室主任秦黎明:“為了能夠滿足外商到我這兒購豬的需要,才跟這個吉林省的老仲合作的。讓他拿出一部分資金,拿出一部分人力,往我們這兒做一個投入。”

  內蒙古自治區科右中旗付青云:“比那圈養豬的價格相當高一部分的,記者:能高多少。男:每公斤基本上在一元五角左右吧。”

  2007年11月30日吉林省公主嶺市二十家鎮解放村)

  這天晚上,仲崇凡從內蒙古科右中旗拉回的100多頭商品豬要準備在公主嶺當地上市了,這個曾經幾乎破產徘徊在死亡邊緣的漢子,已經在短短3年內掙下了千萬資產,現在,他的經營思路也更開闊了。

  仲崇凡:“這是從內蒙古科爾沁草原運回來的商品豬,今天大概是100多頭吧,可能兩天以後還能運來兩車,可能頭春節再就不往這兒運了。留着春節的時候再上市。每一公斤肉,多賣一塊到兩塊錢問題不大。”

您正在瀏覽: 仲崇凡飼養生錢豬
網友評論
仲崇凡飼養生錢豬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