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故事 > 成功創業故事 > 約瑪·奧利拉的傳奇人生

約瑪·奧利拉的傳奇人生

手機:M版  分類:成功創業故事  編輯:小偉

約瑪·奧利拉的傳奇人生 標籤:傳奇人生 創業故事 成功創業故事

  如果沒有約瑪·奧利拉,諾基亞和芬蘭將會怎樣?這就好比在問,如果沒有比爾蓋茨,微軟和西雅圖將會怎樣?2006年6月1日,一手締造了“諾基亞神話”的約瑪·奧利拉與相伴15年的“董事長兼CEO”頭銜告別,把接力棒正式交給了他的下任———諾基亞手機部門主管康培凱。

  “沒有奧利拉,就沒有今天的諾基亞。”這是毋庸置疑的。1992年約瑪·奧利拉接任諾基亞CEO時,這家芬蘭的百年老店正處於風雨飄搖的邊緣,他力挽狂瀾,果斷地放棄橡膠、電纜等曾經的核心業務,以敏銳的戰略眼光將諾基亞轉向移動電信行業,從此稱霸全球無線通訊市場。對於2004年之後增長戰略的核心,奧利拉同樣已經胸有成竹:擴大移動話音業務,推動多媒體業務,並將移動性擴展到企業用戶。奧利拉還要攜諾基亞獨領風騷再十年。

  後來的一切證明,奧利拉和他領導的諾基亞幾乎改變了整個芬蘭。今天,諾基亞已經成為一個舉世矚目的世界級品牌,在全球手機市場佔據了1/3的份額,市值是1992年時的64倍。根據諮詢公司Interbrand公布的最新排名,諾基亞在全球科技品牌榜上排在第六位。

  僅僅是十多年之後,芬蘭經濟已經同諾基亞及無線技術緊密聯繫在一起,成為了全球最富裕的國家之一。在諾基亞市值最高的2001年,該公司在芬蘭出口額中佔到25%的比例,在芬蘭上市公司總市值中佔到40%的比例。

  約瑪·奧利拉,由於其過去五年的出色業績,2003年11月24日,在倫敦舉行的頒獎晚宴上被授予“2003年度歐洲商業領袖”的殊榮。該活動由華爾街日報歐洲分部、CNBC歐洲分部與世界領先的經理人發展組織之一——瑞士洛桑國際管理學院(IMD)聯合舉辦。獨立的評選者們認為約瑪·奧利拉出色的領導能力和長期的前瞻性是諾基亞在全球最具挑戰性的行業市場中獲得持續成功的關鍵。

榮譽等身

  約瑪·奧利拉(Jorma Ollila)與他統率的138年歷史的諾基亞(Nokia)是芬蘭乃至全歐洲的驕傲。

  今天的諾基亞幾乎是移動電話的代名詞,其雄厚的資本和不斷創新使得其在移動通訊市場上所擁有的市場份額一直居於首位,人們不知道它曾是賣木材、電纜和膠鞋的公司。作為全球移動通信市場的老大,諾基亞銷售額和利潤額已經連續六年達到雙位數的增長,平均每年上市數十款全新手機產品,同時3G網絡覆蓋進度令人振奮,多媒體業務進展良好。在異常激烈的市場競爭中,諾基亞依然憑藉有力的品牌優勢、技術創新、高效運營和質量保證,日益接近40%的全球手機市場份額目標。以超過兩倍的優勢將最強勁的競爭對手遠遠甩在身後,成為無可爭議的全球領軍企業。這一切都源自CEO奧利拉11年前的戰略規劃。

  “歐洲商業領袖”的授予只是奧利拉無數榮譽中很平凡的一次,除了各年度最佳經理人的稱號外,他還曾獲德國司令十字勳章,芬蘭白玫瑰一級司令勳章,匈牙利軍官十字勳章等五彩斑斕具有貴族意味的榮譽。奧利拉似乎生來就是個成功的人,他的生涯中從來沒有走過彎路。

  才華初展

  奧利拉於1950年出生於芬蘭北部的塞納約基(Seinajoki),父親是一名電器工程師。年少的時候他就是一個各方面均衡發展的優秀學生,不但活躍在童子軍,還是學校自然俱樂部的積極分子。17歲時,奧利拉以優異的成績獲得了英國威爾士大西洋學院的獎學金,這所學校由德國教育家HurtHahn創建,旨在培養全球未來的領導者。從大西洋學院畢業后,奧利拉回到赫爾辛基科技大學,又以全系最高分獲得了政治學碩士學位。求學期間,奧利拉是一位狂熱左派分子和學生活動領袖,他曾當選芬蘭全國學生會主席以及中央黨國際事務處秘書,這些組織經歷為他以後擔任公司管理職務提供了寶貴的經驗。

  之後,奧利拉認為自己應該在其他方面有所發展,便到英國倫敦經濟學院深造。在英國兩次留學的經歷給他留下了地中海中部地區的口音和開放、非芬蘭傳統的個性,並通曉芬蘭語、瑞典語、英語。畢業后奧利拉進入花旗銀行駐英國總部工作,積累了大量國際金融和全球商業運作方面的經驗。至此,奧利拉的學習與工作可謂一帆風順,前途一片美好。出人意料的是,1985年奧利拉決定辭去花旗銀行的優越職位,接受母國諾基亞公司的邀請,管理國際財務運營。《商業周刊》後來評價說,挖到奧利拉是諾基亞的最大收穫,此舉改變了這個芬蘭公司的命運。

  剛加盟諾基亞時,奧科拉在花旗銀行的出色表現使他繼續從事財務工作成為順理成章的事情。然而奧利拉並不這麼想,他決心在經營管理方面有所建樹。為此他潛心觀察,深入了解公司情況。諾基亞的一位員工回憶說,奧利拉剛來諾基亞公司就曾在一個周六遍訪了公司總部,並向呆在公司的每個員工詢問公司運營的方方面面。這種愛研究愛思考的特性使其在管理者中顯得格外出類拔萃。

  1990年,諾基亞公司的領導班子進行了一次新老更替,奧利拉終於如願以償,負責當時規模很小的移動電話部,開始了經營管理的職業生涯。當時他的上司給他的任務是研究是否出賣該塊業務,經過4個月的觀察,奧利拉看到當時的歐洲正朝着移動電話的數字標準化方向邁進,他十分敏銳地意識到:如果諾基亞公司能把資源集中在移動通信領域,它便有可能成為這一全新領域的領航人。於是他着手鼓勵研發工作,迎接歐洲GSM的挑戰。

  應對危機

  1992年1月,年僅42歲的奧利拉由於出色的表現就任諾基亞的CEO,但這並不是一件令人羨慕的事情,他接手的其實是一隻漏水的大船。

  這時,諾基亞正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危機。20世紀八十年代併購中歐兩大電視機廠的冒險以及此後整合的失敗將諾基亞拖向虧損的邊緣。1988年公司傳奇CEO凱拉莫神秘自殺令管理層人心惶惶;而1991年前蘇聯的解體更使諾基亞雪上加霜,失去了最大市場。1991年財政年度,除了奧利拉掌管的移動電話部門之外,所有部門銷售都大幅度下降,公司幾近破產。當時控股的芬蘭銀行還一度準備將諾基亞賣給愛立信公司。而愛立信甚至沒有興趣。如果愛立信果真買下了諾基亞,那麼整個世界的電信史恐怕都要改寫了。

  奧利拉以驚人的勇氣以及冷靜牢牢掌控住了這艘風雨飄搖中的大船。我們現在看一份1992年初奧利拉寫就的一份備忘錄:

  業務領域的發展模式:

  消費類電子部門:立即核查推出該業務的可能性,作為首要考慮的事務來處理。

  電纜設備部門:戰略定位要求我們繼續對此項業務進行重大投資。

  電信部門:是核心業務領域,尤其關於移動電話網絡方面。為確保集團成長,要考慮轉讓一些其他業務。

  移動電話部門:也是一項核心業務,目標至少是保住目前的全球地位。

  基礎工業:不是核心業務,不得延誤剝離輪胎製造業務的研究工作。

  這份備忘錄可以看作諾基亞二十世紀九十年代的戰略基礎,此後諾基亞的蓬勃發展都基於這種戰略遠見的構架。此後奧利拉帶領諾基亞果斷放棄公司造紙、輪胎、家用電子等仍在盈利但前景不佳的核心業務,將資源不斷整合,集中精力大規模投資於電信、移動電話等在當時有發展前景的領域。如果說當時還有人對奧利拉的改革心存顧慮的話,那麼隨後的幾年內,電信市場與諾基亞的飛速發展使他們對這位年輕總裁的洞察力大為折服。到1995年,諾基亞已經成為移動電話領域的佼佼者。

  奧利拉在擔任CEO的過程中也並非一帆風順。1996年初,諾基亞移動電話部門遭遇了自己在物流供應上的嚴重危機,虧損達4700萬歐元。奧利拉立刻檢討問題所在,帶領管理團隊對生產、原料配給、內部溝通、財務管理等關鍵職能部門進行了重組,使得存貨的循環周期從154天減少到68天,原料的循環周期由86天減少到26天,光減少庫存一項就節省了4.5億歐元。1996年第三季度生產效率較去年同期提高了40%,諾基亞順利渡過了危機,而且整個管理層和員工經過危機的洗禮,變得更強大、更有效率,這也成為此後諾基亞戰勝競爭對手的法寶。

  品牌管理

  奧利拉曾多次說過:品牌,是諾基亞生存之本。他很早就意識到品牌是向消費者溝通的最重要元素,諾基亞要從芬蘭走向國際,一定要由強大的品牌帶頭。整個二十世紀九十年代,諾基亞堅持不懈地塑造公司形象以及諾基亞的品牌形象。

  他從3M公司請來資深品牌專家范喬基,為諾基亞打造品牌形象。范喬基提出了“科技以人為本(HighTech with a human touch)”的口號,這名富有感染力的經典廣告詞在全球範圍內使諾基亞的品牌形象深入人心,美譽度和知名度得到迅速提升。此後10年間,諾基亞的品牌推廣努力都聚焦於“科技以人為本”這一平台,並取得了廣泛的成功。它使公眾認識並了解了諾基亞的產品生產哲學觀的設計、友好的用戶界面和創新,而最重要的,就是以人為本的科技。

  同時在奧利拉的倡導下,手機不再是冷漠的通信工具,而發展成為一種與時尚相關的消費品產業。基於這種理念,諾基亞在注重手機技術開發的同時還特別注重消費者心理的市場調查,對不同群體、不同國家和地區分別推出不同式樣的產品。如諾基亞目前就把它的手機產品分為六大類:古典型、通用型、激情型。印象型、前衛型和高端型。諾基亞這種“因人而異”的做法贏得了最為廣泛的消費人群,從而極大地增強了自己的市場競爭能力。

  沉靜領導

  諾基亞1997年開始在股票市場上迅速成長,使得奧利拉的名字在國際媒體界家喻戶曉。然而奧利拉是一個典型的沉靜型領導者,這個不喜出風頭的實幹家,從來都強調整個團隊的作用,同時將每次的採訪和其他的露面機會嚴格控制在業界和公司事務,避而不談社會問題以及私人生活。

  奧利拉非常強調管理風格中的平衡和均勢,身邊聚集了一批受過良好教育的人士。自從奧利拉執掌大權以來,諾基亞的最高層管理團隊始終是由集團總裁Piefila、移動電話的頭 Alahahta、諾基亞網絡領導人 Baldauf、首席財政官 Kvllasvulo和奧利拉共同組成的,他們曾經輪崗,但不曾換人。在談及諾基亞的成功時,諾基亞人提及的是他們5個人或是他們的某種組合。在諾基亞員工眼裡,他們是不可分割的整體。

  奧利拉不喜歡裁人,但為了保持員工工作的激情,他喜歡在管理人員中採取輪換工作的制度。雖然讓高層管理人員從事不熟悉的工作要冒一定風險,但奧利拉有他的道理:“把經理從舒適輕鬆的位子上趕走”,是激發他們工作積極性的有效方式。一個人如果長期從事一項工作難免會感到厭煩,而且易陷入定式,換一個全新的工作有利於其創造性的發揮,從而形成整個企業奮發向上的精神。

  奧利拉以價值為導向的管理風格帶來了系統化、持續性、基礎廣泛的計劃。在諾基亞,技術創新、組織結構創新貫穿在奧利拉的整個管理過程。

  情歸何處?

  奧利拉隱退之後,他的去向成了人們議論的話題。這位傳奇CEO今年才56歲,正當事業的盛年之時,輕言退休似乎為時過早。

  “未來六到十二個月我將以休息為主,享受生活的樂趣。在那之後,我將考慮殼牌石油的邀請。”談到卸任后的打算時,奧利拉說。

  執掌殼牌?

  退下來之後,奧利拉將繼續擔任諾基亞的非執行董事長,但是很顯然,這是一個務虛的職務。它的設立,可能更多地是為了管理層的平穩過渡和順利交接。

  而去年8月,諾基亞剛一宣布奧利拉卸任,荷蘭皇家殼牌公司董事會就迫不及待地宣布,奧利拉將擔任公司下一任非執行董事長。這意味着,奧利拉將成為擔任這一職位的首位非荷蘭人。

  奧利拉從傳統行業起步,在高科技行業功成名就,最終又將回到傳統行業。他說:“我認為這正是我想要的變化。在殼牌石油的工作將完全不同,我將面臨新一輪的挑戰。對於老公司和老CEO而言,變化是一件好事。”

  不過,殼牌的非執行董事長仍然不是一個具體的管理職位,奧利拉未來的職業規劃仍然有諸多的留白。

  執掌芬蘭?

  一直以來,國外媒體就時常有猜測,認為奧利拉是芬蘭下一任總統的熱門人選。事實上,奧利拉正值參政議政的黃金年齡,而且在芬蘭,他的名氣不亞於總統。但是對於出面參選總統一事,奧利拉從未親口證實。

  有觀察家認為,奧利拉在諾基亞已經達到了事業的巔峰,而殼牌也不太可能是奧利拉的最終歸宿,“也許他會從做一個公司的CEO,向做一個國家的‘CEO’慢慢轉變”。而諾基亞一位從業十餘年的中國區人士表示,對奧利拉的去向也不是特別清楚,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不會就職於諾基亞的競爭對手,也不會去任何一家美國公司。”

您正在瀏覽: 約瑪·奧利拉的傳奇人生
網友評論
約瑪·奧利拉的傳奇人生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