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故事 > 成功創業故事 > 報喜鳥公司的發展經歷

報喜鳥公司的發展經歷

手機:M版  分類:成功創業故事  編輯:小偉

報喜鳥公司的發展經歷 標籤:公司 報喜鳥 創業故事 成功創業故事

  一個公司的發展壯大總有一個過程,報喜鳥集團公司更是經歷了其他公司沒有的改變,他從一個家族企業完成了向公眾公司的轉變。

  浙江報喜鳥服飾股份有限公司在深市公開上市交易。至此,報喜鳥集團徹底完成從家族企業向公眾公司的嬗變。

  在董事長吳志澤看來,“企業上市,是一個過程,而不是結果。”上市后企業在管理、經營上將有改變,但企業發展的根本不會改變,否則便是舍本求末。

  而在報喜鳥的飛躍背後,吳志澤曾對產權結構、制度建設以及品牌設計、產品研發與營銷網絡等實施了一系列革新舉措。

  報喜鳥前傳:去家族化生存

  報喜鳥的創業史,就是吳志澤的“自我革命”經歷。

  1984年,吳志澤家族創立浙江納士制衣有限公司,到1996年,其總資產已達到2000餘萬元,雖然效益不錯,但整個服裝行業已面臨供大於求的局面。吳志澤意識到,沒有品牌就無法發展,他決定捨棄家族模式,走向聯合經營。

  1996年3月,納士公司與浙江報喜鳥制衣有限公司、浙江奧斯特製衣有限公司合併,成立了報喜鳥集團。這也是溫州第一個打破傳統家庭式經營模式、自願聯合組建的服飾集團。

  “寧為雞首,不為牛後”是溫州人的天性。那麼,吳志澤是如何成功突破這一傳統習俗的?“我跟四位股東講,如果各自單幹,資金不夠、技術不行,很難做大,最後連‘雞首’都沒得做。我們聯合起來,不做‘雞首’做‘龍頭’!”

  在股權分散的同時,報喜鳥遠離了家族式管理,力圖建立適應發展需要的公司治理結構。如今,報喜鳥股份“50%以上的中高級管理人員和技術人員系從外地引進”,“包括董事長、總經理在內的公司高管均為職業經理人”。

  甚至,為了防止“夫人干政”,吳志澤要求5位股東夫人不僅不能加入報喜鳥,而且不能經商。並且,股東們的直系親屬也不能在公司主要崗位任職,不能與公司進行關聯交易。

  在熟習了《論語》之後,吳志澤對“興於詩、立於禮、成於樂”(《論語·秦伯》)推崇備至,試圖從民族文化心理層面找到報喜鳥品牌發展的力量之源。

  興於詩,本指通過詩歌塑造權威和經典地位。吳志澤的理解是,在挑選合作者時,要看重對方的個人抱負與學習能力。

  立於禮,本指通過禮儀規範實現一種倫理建構。吳志澤認為,要在企業內部建章立制,實現所有權、決策權與經營權的三權分立。

  成於樂,指把詩與禮以音樂的形式傳播開去,達致道德教化的目的。吳志澤認為,企業如同樂隊,各部門要相互協調、和而不同,從而實現快速高效的均衡發展。

  而在企業內部的諸多關係中,也存在類似於“詩、禮、樂”的三組關係。

  一是管理者與被管理者的矛盾關係。無論是“企業工作法”還是期權激勵、企業文化塑造,都試圖解決這一對立統一的矛盾,但不可能一勞永逸地消除這對基本關係。

  二是企業內部規章制度與企業文化塑造的關係。如何既能保證政令暢達,又能讓員工們從規則中發現價值與使命,從而激發他們的創造力?孔子說:“道之以政,齊之以刑,民免而無恥;道之以德,齊之以禮,有恥且格。”老子說:“上德不德,下德不失德,是以無德。法令滋章,盜賊多有。”吳志澤認為,企業制度建設與文化建設的關係與大哲之言類同。

  三是員工與生產資料之間的關係。各種生產資料都是人的創造性活動的產物,要使人不至於成為機器的奴隸,規劃企業願景是可供參考的一種選擇。

  核心競爭力:永不打折

  在報喜鳥內部,吳志澤還操作了品牌設計、產品研發與營銷網絡等革新舉措。

  從1996年年初報喜鳥誕生到2000年左右,正處於中國服裝品牌向雜牌挑戰的階段。吳志澤將報喜鳥定位為“中國本土最早的高品位男裝”這個傳統、民族的字號,從誕生起就具有強烈的中國文化色彩。

  當文化在報喜鳥身上具備了相當的折射力,吳志澤的思維就開始在理性和感性之間穿梭,既為報喜鳥尋找氣質相當、文化相符的消費群體,也為這個群體勾繪着最好的品牌。

  報喜鳥早期推廣最為重要的手筆,是1998年底邀請香港影星任達華擔當形象代言人。這位性格男星的代言,讓“報喜鳥”品牌迅速成為公眾焦點。

  1999年,報喜鳥的CS顧客滿意工程“為顧客服務”在全國市場內外散開。CS工程的核心內容是:報喜鳥全國統一價、永不打折。吳志澤的逆向思維再一次成就了報喜鳥,也加速了服裝行業進入良性發展的步伐。

  “做企業就像打牌一樣,什麼時候出什麼牌很重要”,吳志澤說。早期報喜鳥通過特許加盟、專賣專營等模式,“充分藉助了溫州本地服裝經營者的資金實力和遍布全國的銷售渠道,迅速將‘報喜鳥’品牌服裝銷售到全國市場”。

  在擁有強大的品牌優勢、網絡優勢、設計優勢后,吳志澤決意進一步凸顯核心競爭力:用這個民族品牌“講故事”—在西裝肘部紋上飛天,在襯衫上綉條龍,紐扣設計成蝴蝶結;而在門店陳設上,修飾中國古典風格的景泰藍、中國結等……

  民族的才是世界的,這是吳志澤堅信不移的理念。他認為,中國服裝品牌的內涵,一定要和五千年優秀文化、和有民族特色的藝術設計元素特色結合起來,這就是報喜鳥不斷成長的根基,是報喜鳥的“中國式圖騰”。

  報喜鳥似乎離金字塔的頂端只有一步之遙了,那麼它能否成為世界頂級的西裝呢?

  資本運作:是過程不是結果

  早在2000年前後,吳志澤就已面臨蛻變之急:當時全國5.6萬家服裝生產企業競爭激烈,集團公司結構已經很難支撐快速發展。而雅戈爾、杉杉、紅豆、凱諾科技等開始通過上市的途徑來尋求新的突破。

  目睹同行企業上市后品牌形象和市場銷量都得到提升,吳志澤坦陳“受了點刺激”,“報喜鳥資產規模相對偏小,發展能力受到限制,抵抗風險的能力偏弱”。

  為謀求上市,2001年報喜鳥就成立了股份公司。2007年7月16日,報喜鳥股份成功“過會”。2007年8月16日,浙江報喜鳥服飾股份有限公司在深市公開上市交易。至此,報喜鳥集團徹底完成從家族企業向公眾公司的嬗變。

  “企業上市,是一個過程,而不是結果。”吳志澤說,上市后企業在管理、經營上將有改變,但企業發展的根本不會改變,否則便是舍本求末。

  吳志澤說,過去溫州服裝的產品創新趕超了寧波,後來福建的渠道創新趕超溫州,而如今溫州服裝業要取勝則要靠模式創新,找到適合自己的路、自己的模式。

您正在瀏覽: 報喜鳥公司的發展經歷
網友評論
報喜鳥公司的發展經歷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