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經驗 > 創業點評 > 網絡大戰推動更大進步

網絡大戰推動更大進步

手機:M版  分類:創業點評  編輯:小李子

網絡大戰推動更大進步 標籤:網絡 創業經驗 創業點評

  網絡發展太快了,讓我們有些無法適應,幾年前還是只有網吧才能快速上網,如今每個人的手機都能隨時上網了,人們剛剛旆了大哥大,如今網絡視頻,手機視頻已經將人們之間的距離拉得更近了。這些快的發展原因就是網絡各家的大戰,是他們的戰爭加快了網絡的發展。

  《紐約時報》今天發表分析文 章稱,多年前,谷歌在首次研發Gmail時還是忐忑不安,唯恐得罪了自己的客戶雅虎和軟件巨擘微軟。如今,發展壯大的谷歌 在進軍在線軟件市場已是咄咄逼人,毫不掩飾挑戰微軟的野心。

  兩大巨頭的“雲計算”之爭

  作為一名計算機科學家出身的企業高管,埃里克·施 密特(Eric Schmidt)的職業生涯里,大部分時間都在與微軟展開艱難的較量,並冷靜觀察這位強大的對手如何一一擊敗自己的大多數敵人。

  在擔任SUN公司首席技術官的日子裡,施密特曾 見證了公司董事長斯科特·邁克利尼(Scott G McNealy)如何挑戰微軟、鮑爾默(Steve Ballmer)及蓋茨(Bill Gates)。而在出任Noevell CEO的四年裡,施密特曾反覆表示,微軟的對頭們試圖“羞辱巨頭”的做法太過愚蠢,結果只能激起巨頭的怒火。

  六年前,施密特跳槽谷歌出任CEO,現在,他執掌着IT業最 具創新意識,也最令人生畏的公司之一,一個在互聯網搜索及網絡廣告領域最不墨守陳規的領導者——谷歌。它利用手中巨大的資源和對新市場的野心,開始推出挑戰微軟核心業務的網絡產品。

  谷歌與微軟之間日漸升級的對抗,註定會成為商業史上一場史詩般的戰役,可能會決定兩家公司的鼎盛和發展進程,同時影響到消費者及企業如何工作、購物、溝通等涉及到數字生活的方方面面。谷歌認為,這一切都發生在距離消費者遙遠的數據中心的服務器里:消費者使用各種無線和有線設備,通過互聯網實現各種應用,即所謂的“雲計算(Cloud Computing)”。

  而微軟也預言到了互聯網的未來,但這個未來的重心是與微軟的桌面PC軟件緊密地捆綁在一起。

  低調施密特

  在谷歌總部一次長時間的採訪中,52歲的施密特延續了一貫的低調作風,他含糊地解釋一項被外界認定為谷歌攻擊微軟的舉動,努力想澄清事實絕非外界所想。

  “不是這樣。”他解釋說,谷歌在今年上半年推出名為 “Google Apps”的網絡辦公套件時,絲毫沒有擊敗微軟的想法。這套軟件包括email、IM軟件、日曆、字處理及電子錶 格等一系列工具,相當與微軟昂貴的Office辦公軟件的縮減版,但與Office不同的是,Google Apps免費供用戶使用。施密特強調,Google Apps是谷歌通過互聯網推出計算服務的一個自然步驟。

  他補充說,由於存在死機和病毒等問題,“大多數人認為,計算機非常複雜而且不可靠”,如果谷歌能通過互聯網提供計算服務,“將從實際上改善人們的生活。”

  為了解釋自己的觀點,施密特走到一塊白板 前,畫了一個長方形,並熟練寫下一排能通過雲計算實現的應用。他強調說,隨着網絡連接速度的提高及網絡軟 件的升級,這一列表還在擴大。

  隨後,施密特在占長方形10%面積處畫了一個記號,代表目前不能通過雲計算實現的應用,例如高端的圖像處理。這是否說明,谷歌認為90%的計算都可通過雲計算來實現 呢?“從我們的觀點看,確實如此,相當於90:10的比例。”施密特說,“雲計算可以滿足你在工作中幾乎所有的需求”。

  面對谷歌的攻勢,微軟自然不會坐以待斃。微軟已斥資數十億美元,欲在搜索和網絡廣告上追趕谷歌,但截至目前還未獲成功。除此之外,兩大巨頭還在其他諸多新興領域對陣,其中包括網絡地圖、網絡視頻及手機軟件等。

  “谷歌的基礎模式就是試圖改變軟件世界的所有遊戲規則”,哈佛商學院教授大衛·約菲(David B. Yoffie)認為,如果谷歌獲得成功,“微軟創造的 很 多價值可能會遭到擯棄。”

  但在微軟,施密特的這番講話遭到了批判。 由於微軟賴以生存的業務來自安裝在PC上的傳統軟件,微軟高管把“90%的計算任務將轉而通過雲計算實現”的說法斥為天方夜譚。“把今天的市場與未來的市場進行比較是完全錯誤的做法。”微軟商業軟件部門總裁傑夫·瑞科斯(Jeff Raikes)說。Office產品正在他的管轄之內。

  瑞科斯是微軟在職時間僅次於蓋茨和鮑爾默的重要高管,他認為,谷歌對微軟的挑戰不僅方向錯誤,而且暴露了谷歌的盲目自大。“(谷歌的)目的是出於競爭的私利,純粹是為了挖微軟牆腳,而不是為了消費者的利益。”

  瑞科斯透露,微軟在產品開發和消費者研究方面投 入了數十億美元,對個人及企業使用軟件進行了細緻的研究,發現用戶真正需要的是桌面軟件和Office的強大功能,而市場就是最好的見證,“全世界有超過5億人正在使用Office”。

 事實的確如此,微軟以超過90%的市場份額成 為個人辦公軟件市場無可爭議的領導者。有業內人士認為,谷歌的加入並不會讓微軟陷入一場白刃戰,因為消費者轉向網絡軟件將是一個長期而漫長的過程。

  有分析師認為,谷歌不同於以往微軟所擊敗 的諸多競爭者:它規模更大、增長迅速、掌握着大量現金和人才。而且谷歌龐大的數據中心是由谷歌工程師為了實現高效、高速、低成本的目的而專門設計而成,使得谷歌在節能方面佔據優勢,同時還能以低成本推出更多的網絡計算功能。

  “一旦你擁有這些數據中心,就會想到走出去,開發補充性的產品和服務。”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前任教授、谷歌首席經濟學家哈爾·瓦里安(Hal R. Varian)表示。

  正因如此,谷歌才能以低價、甚至免費推出 這些服務,從而促進搜索的增長並因此增加廣告營收。

  儘管谷歌開局得利,但對巨頭口誅筆伐和徹底打倒卻是兩碼事。微軟當然不會坐以待斃,正如90年代,該公司通過將瀏覽器與其操作系統捆綁策略,擊退了來自互聯網的第一波挑戰一樣,微軟如今又重拾舊計,通過加入更多的網絡功能來阻擊雲計算。但微軟步步謹慎,唯恐會侵蝕桌面軟件的巨額利潤。

  谷歌的“快”文化

  谷歌在互聯網搜索以外領域的探險將是 一場艱辛的考驗,對於一家以短期推出產品和服務著稱,同時在招聘和創新上都是以快聞名的公司,是否能在新的領域重現輝煌呢?

  谷歌多變的企業文化可能令某些員工感到難以適應,甚至連施密特也承認,在加入谷歌不久后的一次會議上,他沮喪地發現,自己在講話時,有一些員工在用筆記本回復郵件。“現在,我已經放棄了改變這種行為的想法,他們必須得回郵件,因為快速反應很重要。”

  “快速”對谷歌而言的確至關重要,而且谷歌也盡量將它發揮到極致。傳統軟件的開發、測試和出貨周期經常是2-3年。但在谷歌——據施密特透露——從來沒有所謂的2年計劃,所有產品的路線圖最多只考慮到未來4-5個月。

  而谷歌也保持着雲計算的節奏,大部分產品都是基於網絡,因此無需等待光盤送到消費者手中,或者將程序下載安裝到消費者的電腦里。在該公司, 產品開發的最後階段通常是按照24-48小時計算。谷歌有時還會邀請公司外的工程師參加這些項目,以鼓勵獨立的軟件開發商將谷歌的技術作為各自產品的開發平台。

  一個軟件的誕生

  本月初,谷歌發布了一款名為“Grand Prix”的手機軟件,其開發周期僅為6周。“Grand Prix”能讓手機用戶通過手機瀏覽器更快、更方便地使用谷歌的搜索、Gmail、日曆等網絡服務,目前已開發出了針對iPhone手機的版本,還會開發針對更多手機瀏覽器到版本。

  “Grand Prix”來自於一名谷歌工程師在一個周末產生的創意,他很快寫下原型代碼,並email給負責手機產品的主管維克·古多特拉(Vic Gundotra)。古 多特拉馬上把代碼發給了施密特,又被施密特轉給了谷歌聯合創始人賽吉·布林(Sage Brin)。在一個小時后,布林親自查看了這些代碼。

  古多特拉回憶說,賽吉非常支持這個項目。隨後,古多特拉在公司內部網上發帖,呼籲有iPhone的員工參與測試。這個事例極好地證明了谷歌技術文化的一部分,即 “沒有什麼比代碼更重要。”

  隨着更多的員工加入Grand Prix的測試計劃,“反饋大量湧入”,古多特拉回憶道。經過數周的完善和修補漏洞后,Grand Prix正式發布了。在Grand Prix短暫的開發過程中,沒有經過任何正式的產品評估或審批程序。

  古多特拉今年7月才加盟谷歌,此前他在微 軟工作了15年。他表示,自己曾經認為,微軟是技術開發的“聖地”,但云計算的崛起迫使自己重新考慮職業生涯。

  “我開始了解到,谷歌才是我能發揮自己最大影響力的地方”,“很多像我這樣的工程師都非常熱愛軟件開發事業,如果能在數周內就讓自己的產品上市,這樣的誘惑實在無法抵抗。”

  除此之外,谷歌的另一大吸引力就是招 聘中的實驗精神和開放的態度。很多最近畢業的大學生都會定期獲得谷歌提供的就業機會,而在進入谷歌之前,他們甚至未被告知自己將從事何種類型的工作。谷歌這樣做,一方面是為了避免泄漏商業機密;另一方面是因為,谷歌高管們甚至自己都不知道需要新員工從事何種工作。

  27歲的工程師Chrstophe Bisciglia已在谷歌工作了4年,算是一名老員工了。在過去2年裡,他參加了不少校園招聘會,並面試過超過100名畢業生。

 “我們在尋找聰明的全才,就是能從事我們所需要的任何工作的人才”,Bisciglia解釋說,“假設我們招了一個新人,誰又知道過了6個月後,這個人要從事什麼工作?我們的發展速度實在太快了。”

  施密特自己也承認,雲計算不會在一夜間獲得普及,特別是很多大型企業在改變習慣方面步伐緩慢,但很多中小型企業、大學及個人用戶——即大多數的電腦用戶——在轉向雲計算方面走得更快。他補充說,特別是小型企業,通過使用谷歌和其他公司提供的網絡服務,能極大削減開支並減少很多技術方面的麻煩。

  但是,為了在雲計算領域獲得成功,谷歌必須爭取企業用戶。谷歌企業部門總經理戴夫·格羅伍德(Dave Girouard)正是此項業務的負責人。他於2004年加入谷歌,當時谷歌剛剛做出在搜索領域以外拓展的決定。

  Gmail正是在格羅伍德加盟后不久推出的產品。早在2001年,一位名為Paul Buchheit的谷歌工程師就開始開發Gmail。谷歌內部對此有不少反對之聲,因為當時谷歌還在為雅虎提供搜索服務,這對一家年輕的公司來說是一筆不菲的收入,而雅虎當時也在推出自己的email服務。除了擔心激怒雅虎,另一個擔心就是進入微軟的領地會引發軟件巨頭的警覺,刺激其將谷歌扼殺在搖籃里。

  今天,隨着谷歌的壯大及利潤的增長,是否激怒微軟這樣的巨人已變得不再重要。隨着Gmail上市準備就緒,如今已離開谷歌加盟一家創業公司的Buchheit說:“谷歌已經發展起來,因此對與微軟競爭也不再如當初那般忐忑不安。”

  企業市場之爭

  在企業級市場,谷歌正在成為一股推動變革的強大力量。“在過去30-40年裡,企業級和消費市場存在巨大的技術鴻溝。”格羅伍德說,“但這些已成為歷史,不復存在。”

  儘管谷歌在今年才開始積極拓展企業級市場,但格羅伍德對目前的成績感到振奮。他透露,每天有2000家公司註冊使用Google Apps服務,儘管其中大部分使用的是免費版本,但這些用戶會為谷歌帶來搜索相關的廣告營收。此外,在60天的免費試用期結束后,有些僱員人數超過50人的公司已經開始註冊收費的Google Apps Premier版本,每用戶每年收費為50美元,其中包括客戶服務。

  格羅伍德透露,很多大型企業的技術經理正在與谷歌溝通,希望進一步了解Google Apps,通用電氣、寶潔等跨國巨頭則已公開表示正在試用這項服務。他預測,到明年,很多員工規模達數萬人的大型企業將採用這項服務。

  不過,谷歌的樂觀在微軟眼裡不過是一廂情願,負責微軟Office產品的瑞科斯駁斥說,微軟對企業市場的研究發現,該市場情況並非格羅伍德描繪的那般美好。

  在企業市場,Google Apps最有誘惑力的一項服務就是Gmail。擁有160名員工的BankFirst金融服務公司是一家小銀行,他們使用Gmail已有2個月,並高興地替換掉了充斥了大量垃圾郵件的舊郵件系統。BankFirst員工喜歡使用Google Apps中的IM和日曆功能,交流如何回答客戶問題及設定會議日程。

  但BankFist並沒有使用谷歌的在線字處理和電子表格在內的“Google Docs”功能。與很多公司一樣,他們主要依靠微軟的Word和Excel來完成相關任務,“我們沒有更換這些軟件的計劃。” BankFist的網絡經理Josh Hailey說。

  根據市場研究公司Compete.co m公布的數據,Google Docs的受歡迎度正在不斷提升,11月份,該項服務擁有160萬用戶,是去年同期的6倍。但擁有20年歷史的微軟Office套裝軟件全球安裝量達到5億份,就算谷歌和施密特對雲計算在企業中的應用預言準確,微軟產品仍然是大多數公司的保險選擇。

  對谷歌和微軟來說,另一大戰略要地就是大學校園。在這裡,賺錢並非首要任務,培養潛在用戶才是第一目標。谷歌和微軟都針對大學推出了免費 的email服務。

  以全美規模最大的大學——擁有6.5萬名學生的亞利桑那州立大學為例,該校去年在經過反覆評估后,決定採用谷歌的email服務,認為谷歌的專業服務比學校自己的技術部門更能保證6萬學生的郵件安全,此外,學校每年還能為此節省50萬美元的系統維護經費。

  對谷歌來說,挑戰不僅來自微軟,還來自Zoho、Transmedia

您正在瀏覽: 網絡大戰推動更大進步
網友評論
網絡大戰推動更大進步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