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如何創業 > 女性創業 > 富家女創業路

富家女創業路

手機:M版  分類:女性創業  編輯:夜衣人

富家女創業路 標籤:創業路 富家女 如何創業 女性創業

  都說富不過幾代,而這個小女孩,生長在一個富豪之家,卻還要走創業之路,為什麼?

  上世紀80年代,溫州樂清的石馬村商潮湧動,村民們紛紛“洗腳上岸”,走上了創業之路。最早創辦企業的人中有一位叫張商錢。八十年代末,張商錢已把生意做到了國外,而且頗有財運,以致他們家成為當地最早的“萬元戶”之一。

  張商錢育有一女兩男。女兒為大,名叫張蕾蕾。雖出身殷實之家,卻絲毫沒有富家小姐的嬌縱和傲氣。她從小讀書就沒讓父母操過心。1995年考入上海大學國際商學院后,一邊讀書,一邊幫着父母料理企業在上海的一些事務,家人笑稱她是“駐上海辦事處代表”。

  1996年夏天,母親來上海和一位中東客人談生意,讓她陪同。張蕾蕾正值大二,英語已有一定基礎。相互介紹后,中東客人着實被眼前這位身穿牛仔背帶褲的小姑娘嚇了一跳,更讓他們吃驚的是,這個小女孩一出馬就和他們簽下了一筆12萬元人民幣的訂單。

  這次“小試牛刀”,張蕾蕾的外貿才幹得到了初步展現。

  華利公司雖為中美合作企業,但外方並不參與日常經營管理,和周圍眾多溫州企業一樣,當時的華利管理層家族色彩非常濃。蕾蕾非常鬱悶,企業要發展,走向科學管理是必由之路,脫離家族管理的束縛是遲早要走的一步。思考很久后,她與父親商量,可不可以讓親戚都離開。父親非常矛盾,一邊是親戚,開不了口;另一邊是年輕人接班在管理思路和方法上一定有所創新,如果不支持女兒就很難開展管理工作。思慮再三,他同意了女兒的意見。

  這個決定如同平地一聲驚雷,家裡吵翻了天。幾個阿姨天天來到公司哭訴,爺爺奶奶也出來當說客。但蕾蕾鐵了心堅持着,很多親戚不理解,逢年過節往來也少了。這樣的局面持續了兩三年才漸漸有所好轉。

  打破了家族制,張蕾蕾招兵買馬,不惜重金引進了各類優秀人才,給企業注入了活力,使它得到了快速的發展。

  現公司本部位於甬台溫高速樂清出口1公里處,佔地1.5萬平方米,已形成各種動靜脈留置針系列30多種規格型號,年產4500萬支。2003年,在江西贛州征地12萬平方米的生產基地,2006年6月,贛州生產基地投產,年產1億支動靜脈留置針,規模大大擴張。

  張蕾蕾作為溫州女青年企業家的典型,受到業界的關注。原先認為她“不近人情”的一些親戚,也轉而理解並支持這位年少有為的家族“後生”。

  “留置針”產權之爭,助她成熟

  留置針是華利公司的看家產品。

  張蕾蕾的父親張商錢最初做過幾年的低壓電器生意,1983年改行開了一個經濟信息技術開發公司,做一種電腦藥物顯示儀的推銷。從1988年開始至今,公司研發的筆桿型、蝴蝶型、加藥口型和防逆流型四大系列的動靜脈留置針產品相繼獲得了國家專利證書。

  然而,從2000年開始,華利公司陸續在市場和醫院裡發現了上海、江蘇、廣東、河南等一些企業生產的帶蝴蝶翼型動靜脈留置針,遂向知識產權管理部門尋求保護,要求侵權企業停止生產。華利公司在與江蘇、浙江、廣州等地的三家侵權企業訴訟中輕鬆勝訴。但與上海一家叫“金環”的企業,官司打了五年。

  張家父女奔走浙江、上海等地專利局,申請責令“金環”立即停止侵權行為。而對方以德國貝朗醫療有限公司的產品樣本中的“理想的動靜脈留置針”已公開了該專利技術特徵為由,向國家知識產權局提出華利公司申請的該項專利無效。官司從上海、溫州、北京三地輾轉來回,最後到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一場“針”鋒相對的專利權之爭一時成為各大媒體關注的焦點。

  其間,“金環”曾提出庭外和解,並願出50萬元象徵性地給予賠償。“華利”沒有應允,他們為的就是要維護自己的知識產權。另外,如果華利輸了官司,其他企業就會蜂擁而上,生產這種產品,給專利擁有者“華利”造成巨大的經濟損失。

  直到2004年5月,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複審委員會審查認為,沒有證據證明德國貝朗“蝴蝶翼的動靜脈留置針”的專利技術在國內公開使用,故決定維持華利公司的“動靜脈留置針”實用新型專利權有效。

  這場“馬拉松”似的專利權之爭,終於畫上了句號。

  所幸的是,國家已把自主創新作為一項重要發展戰略,各級政府和職能部門對自主創新的重視,也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張蕾蕾感慨:希望國家大力保護自主創新企業,也給予類似我這樣的溫州第二代管理者創業的信心和希望!希望“留置針”引出的知識產權保護問題,在不久的將來,將不再是民營企業沉重的話題。

您正在瀏覽: 富家女創業路
網友評論
富家女創業路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