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故事 > 成功創業故事 > 山西煤王王焱的故事

山西煤王王焱的故事

手機:M版  分類:成功創業故事  編輯:米艾米愛

山西煤王王焱的故事 標籤:山西 故事 創業故事 成功創業故事

  “這個行業已經過了最佳的黃金投資期,暴利將不復存在,我還留下幹什麼?”

  一個即將“金盆洗手”的億萬富翁

  第一眼見到王焱時,很難把他跟山西煤老闆的形象聯繫在一起:儒雅的外表,謙和的舉止,身上還帶着一絲淡淡的書卷氣。

  在王焱的名片上,六個董事長頭銜中只有一個與煤礦有關,其他幾個頭銜都是文化領域的。王焱說他目前已把主要的精力放在了收藏和文化交流等方面,此次來京的目的就是轉手自己的煤礦,從而退出煤礦開採領域。

  財務出身的王焱,過去十幾年間陸續投資了三個煤礦。從當初一噸煤八九元的價格一直做到每噸煤五六百元,王焱並不諱言自己已從煤炭開採中賺到了大筆錢。“生產一噸煤的人工成本是17元,但當初一噸煤才賣9元,儘管一直在賠錢,但是我還是堅持着。直到2001年趕上煤價大漲,達到100~200元/噸,我才開始賺錢。”說起那段歷史,王焱說自己的運氣很好。

  2001年到2004年是煤炭行業發展最好的幾年,一方面是煤炭價格一路飛漲,另一方面是國家的煤炭政策比較寬鬆,因此在這個時期進入煤炭行業的投資者幾乎都賺到了錢。然而從2004年開始,國家發改委相繼出台有關的煤炭產業政策,要求對30萬噸年產量以下的中小煤礦進行整合,新的煤礦達不到年產量30萬噸的一律不批,其目的是逐漸把規模小的中小煤礦整合成大的煤礦集團,以加強煤炭行業的集中度和煤炭企業的競爭力。

  “從政策角度看,對中小煤礦並不利好,而且在具體經營中,對民營企業的准入要求也越來越高。”談到政策的影響,王焱多少顯得有些無奈。他說,煤礦整合后,需要按煤礦的儲量交資源費給國家,而每生產一噸煤也要交資源費和資源稅。以他自己擁有的5平方公里的煤礦為例,僅資源費就要交1.5億元,這是一筆非常大的支出,但可以分期5年交完。此外,加上資源稅和育林基金,平均每噸煤的開採成本就會超過100元/噸,達到130~160元/噸;再加上一些看不見的成本(通常不低於50元),這樣一噸煤的成本沒有200元拿不下來。“下一階段,煤礦的稅收將是國家稅收部門監控的重點,還有13%的增值稅,相當於每噸煤再增加50元。”

  這樣算來,以目前每噸煤的市場平均售價350元計,每噸煤仍然還有100元的獲利空間,投資煤礦依然還是有較大利潤的。然而,王焱顯然已經有些厭倦了,他覺得這個行業已經過了最佳的黃金時期。“如果這個行業沒有了某種暴利,誰還願意進入這個充滿風險的行業呢?”

  由於有溫州商人願意接手,所以王焱的心情看上去不錯。事實上,精明的商人總是可以嗅到新的商機。據王焱透露:煤礦轉讓出去后,他的下一個投資對象是煤層氣(或瓦斯氣)的開發。

  “技術成熟,但市場還沒有開放的時候,是最適合介入的時機。”王焱說國內的煤層氣市場正是這樣的一種狀態,所以他搶先進入了這一領域。據了解,目前煤層氣的開採成本才6毛錢/立方米,而精明的王焱搶先一步和晉城礦物局簽訂了10年的合同,以很低的價格收購煤層氣。王焱的算盤是這樣打的:以河南焦作為例,瓦斯氣的價格目前已賣到了5元/立方米,然而包括運輸成本和各種費用的總成本還不到3元/立方米,其中每立方米就有2~3元的利潤,而目前焦作一市每天的瓦斯氣使用量大約是5萬立方米,收益看上相當得“美”!

  而且,“由於瓦斯氣利用屬於環保項目,當地政府還會補貼2毛/立方米,你說這個市場未來有多大?”將從礦山投資中抽身而出的王焱,顯然對自己即將進入的新市場充滿了希望。

您正在瀏覽: 山西煤王王焱的故事
網友評論
山西煤王王焱的故事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