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故事 > 名人創業故事 > 不按套路出牌的創業者

不按套路出牌的創業者

手機:M版  分類:名人創業故事  編輯:曉艷

不按套路出牌的創業者 標籤:創業者 出牌 創業故事 名人創業故事

  有時很多人認為可以創業成功的人,卻碌碌無為,而大家都不看好的人物,卻成了創業的成功者,所以有人說,創業者是不按套路出牌人的。

  很久以前,史玉柱說話,別人說他是騙子;馬雲說話,人家以為他是瘋子。曆數中國企業家,史玉柱和馬雲都屬異類。

  這一如他們的長相,馬雲的五官顛覆了傳統比例,史玉柱即使天天穿着白上衣也不會有人說他長的標緻。要是在娛樂界,他們都要被貼上醜男的標籤。這恰恰驗證了一個千古不迭的道理,讓男人驕傲的並非容貌,有時,成就與容貌恰恰成反比。

  史玉柱與馬雲在商業上有着兩個共同的特徵:第一,他們都特別注重商業模式,巨人與阿里巴巴的成功首先是商業模式的成功,這是一種超越式的創新,史玉柱與馬雲對商業的理解,已經超越了中國第一代企業家和第二代企業家;第二,他們在團隊建設的領導能力上都非常強,都有追隨多年的核心團隊,即便在公司最困難的時候,不離不棄,史玉柱負債不能出面時,是手下在撐着,馬雲的18個創業夥伴,始終如一。

  商業風格:毛澤東的兵法與金庸的江湖

  但是史玉柱與馬雲的商業模式,他們自己可以複製,別人卻不好模仿。征途以萬人計的保健品式二三線城市營銷團隊讓競爭對手忘塵莫及;阿里巴巴的電子商務、淘寶和支付寶、搜索、阿里軟件的組合奠定了行業的防禦體系。

  史玉柱與馬雲,總有別人看來意想不到的招數。馬雲的商業風格總是夾帶着金庸的武俠氣息,無論是戰略、戰術還是管理。1999年從北京撤回杭州創辦阿里巴巴是受了《天龍八部》中虛竹破解“玲瓏棋局”的啟發——置之死地而後生;那號稱“光明頂”的會議室懸挂着金庸的題詞;如今的五大業務被稱為“達摩五指”;甚至連公司的價值體系,先後被稱為“孤獨九劍”和“六脈神劍”。“孤獨九劍”是指:群策群力、教學相長、質量、簡易、激情、開放、創新、專註、服務與尊重,而“六脈神劍”則是:客戶第一、團隊合作、擁抱變化、誠信、激情、敬業。事實上,馬雲第一次成為熱點新聞人物,藉助的也就是武俠,那是在2000年9月首屆西湖論劍,這位並無實力的杭州網絡掌門找來了武俠大師金庸,打着大師的招牌,喚來了當時聲望與實力遠在其之上的王志東、張朝陽、丁磊與王峻濤。一直以來,馬雲從不掩飾自己對武俠的偏好。

  史玉柱的商業風格則極大的受着毛澤東的影響,《毛澤東文選》要算是他讀的最多的書了。1997年巨人大廈危機前3年,他開始對公司施行軍事化管理。下命令、下戰書,不停地集體開會。他在公司發動了漢卡、保健品與藥品的“三大戰役”,潰敗后又將各分公司整編成“軍”、“師”,經理們也被冠上了“方面軍司令員”、“師長”等頭銜。他也相信,巨大的壓力能讓年輕人迅速地成長為“師長”、“軍長”。在他經歷了著名的失敗,“隱姓埋名”在江蘇做腦白金的時候,有段時間,每天給手下布置好市場功課後,就一個人開車去了偏僻的小樹林,捧着[創業網www.]毛澤東的書讀一整天,中餐就用麵包填充。對於之前的失敗,史玉柱的反思是,從毛澤東軍事思想中找管理方法沒有錯,自己的失敗,恰恰在於對毛澤東軍事思想領悟的不深入。腦白金每在節慶前的廣告轟炸,征途帶起免費大旗,又在競爭對手跟進時,敵退我進的向收費市場進攻,均能找出軍事痕迹。

  招無定式:讀出來的道與生死線上走出的路

  但是史玉柱與馬雲的商業思想又沒有被兵法與江湖所束縛,事實上,在他們創業的後期,均追求着一種“招無定式”的境界。

  《笑傲江湖》是馬雲最喜歡看的書,書中一位叫風清揚的武林奇人則是馬雲最希望成為的角色,他曾在張紀中拍攝《笑傲江湖》時,設法想去客串這位隱居在華山的絕世劍客。在馬雲看來,“他(風清揚)的武功是出手無招,這是我一直嚮往的一種境界。”在CCTV《贏在中國》的一次點評中,馬雲的另一種表述是:“我最喜歡的是出手無招的人,真正有招數的人不是高手,創新就是把棍法糅合在刀法裡面,把刀法糅合在鞭法裡面。”

  史玉柱打通任督二脈則是在第一次失敗後去攀登珠峰時,在海拔5300米處,為了節省800元的導遊費,史玉柱與同行4人冒險前往,結果迷了路,體力耗光,遭遇了生死之劫。事後史玉柱說:“下來之後感覺到,我已經死了,確實是撿了一條命回來。以後還有什麼要顧忌的,這條命都是白撿的,所以一下子人就放得特別開,所以回來以後所有的管理、營銷,也就沒有任何條條框框了,把過去所有的條條框框打破了,怎麼實用怎麼來。”

  這種說法帶有禪宗頓悟的意味。但其實不止如此。

  “史玉柱是工作狂,也是思考狂。這些年來一直在改變,是很不容易的。擅長學習,在巨人失敗中犯的錯誤,很少在腦白金出現,而在保健品上的營銷經驗,能巧妙[創業網www.]地嫁接到網游中。”在中國人力資源開發研究會李直看來,馬雲是話語狂,表現欲比史玉柱強,但是很多東西是可以學到的,而史玉柱的很多東西是學不到的。

  史玉柱與馬雲都曾在CCTV《贏在中國》擔任過評委,從點評的言語上就能看出差別。馬雲思路很清晰,語言組織很到位,該幽默的時候幽默,該嚴謹的時候嚴謹,看起來史玉柱的表達要遜一籌。但是仔細回味,馬雲所表達的思想,並未超出想象,只是語言表達多些技巧,但是,史玉柱常常能冒出想象不到的觀點。

  “史玉柱的思維模式和一般人還是不太一樣,”李直感言,這同樣體現在他們的商業思維上,馬雲是“巧”,史玉柱是“奇”。

  “但是很奇怪,史玉柱過於追求商業模式,卻很難看出他的商業理想,”李直認為,史玉柱更像是一個掙錢的機器,創業的時候做漢卡,如果堅持一個理想,巨人不會比聯想差,但是史玉柱放棄了;做保健品,如果堅持一個理想,也許能改變行業,做成保健品的萬科,但是史玉柱又跑去做遊戲了。

  “馬雲更專註,一直在做一件事。史玉柱善於發現,什麼賺錢做什麼。”李直認為。史玉柱的商業18年,是一場一場的戰役,這與馬雲很不一樣。做了翻譯公司,做了黃頁的馬雲,從1999年創辦阿里巴巴起,就立下了做102年企業的願望,算起來正好跨越3個世紀。從那之後,馬雲所做的所有的事,不管是秘密布兵淘寶還是與雅[創業網www.]虎中國併購,包括聯交所IPO,都只有一個主題:電子商務。與雅虎中國併購時,馬雲的一項堅持是:“有一樣東西不能討價還價,就是企業文化、使命感與價值觀。”

  一種觀點認為,馬雲是帶給了商業的變化,而史玉柱曾摧毀了保健品行業。另一種表述也能反映出馬雲與史玉柱的風格差異:阿里巴巴的口號是每天納稅100萬元;而征途每一分每一秒不分日夜地製造着收入與利潤。

  商業領域:生意人的理想與理想者的生意

  故事的多樣性有時恰在於此。

  43歲的馬雲生於杭州,在父親的棍棒中長大,他也常打架,身上還因此縫了13針,復讀3年才考上了杭州師範大學,之前的中學和小學也非重點。而浙江本是一個生意人扎堆的環境,馬雲也曾往返義烏販賣過衣服和小商品。

  45歲的史玉柱生於安徽懷遠的一個警察家庭,懷遠以“詩”而非以“商業”為盛。史玉柱也被父親狠狠打過,那是小的時候調製土火藥,爆炸成[創業網www.]功的結果。小學4年級留級后,就成了學習努力的好學生。後來以當地狀元的分數上了浙江大學,畢業后又在安徽省統計局研發出了在全國系統推廣的統計軟件。

  從成長環境與歷程看,史玉柱更應該成為馬雲,肩負着商業理想與使命;而馬雲成為生意場上的賺錢機器會更合理。譬如創業18年來,史玉柱有近10年“一直在琢磨一個事,就是產品生命周期的問題”,而最終,他認為生命周期的一些定論是可以通過努力與思索來解決的。

  如果我們不假設誰比誰更高尚。史玉柱與馬雲的社會評價更多的是由其從事的行業產生。生意人馬雲走入了一個一己之力無法實現的電子商務帝國,在很長的一段時間無法讓人看到前景,於是漸漸走入了以理念為號[創業網www.]召的版圖。而失敗后的史玉柱,背負億元的債務,暴利行業對其更具有吸引力。身處頗受爭議的保健品與網絡遊戲行業,企業家本人受非議也就在所難免了。

  史玉柱曾說,經歷了1997年全國媒體一哄而上,上萬篇文章的罵,人這一輩子還有什麼挺不過去的?考慮問題已變為:“首先公司是否安全,其次是我個人是否安全。大抵已經沒有了早年的那種雄心壯志,比如當中國首富、進世界500強,這些看得很淡,沒興趣,甚至沒興趣把公司做大。”

  馬雲的商業領域,不去捕鯨,轉捕魚蝦。面向的是佔有企業總數85%的中小企業,後來又延伸到淘寶中的個體。最後是做全球貿易的生態鏈和產業鏈。

  史玉柱的商業領域是不做微利,在《中國經營報》主辦的一次企業競爭力年會上,他表達了自己的看法:第一,迴避微利業務;第二,經營者應通過創新和技術使自己產品的利潤提高。方法包括成為行業第一以獲得更高利潤。腦白金、黃金搭檔與征途,莫不如此。

  史玉柱切入征途時,網絡遊戲正經歷着74%的爆炸式年增長。那時已有盛大、九城等一批強手,史玉柱的策略是,“征途成為網絡第一不可能,那就找一個機會,網游大多是3D遊戲,我就去做2D產品,成為2D遊戲的第一。”

  有時,故事的主人公會在媒體中展示另一面。從百安居空降阿里巴巴的衛哲對馬雲印象最大的感觸是:“媒體上的馬雲並不完全是馬雲。”在衛哲看來,馬雲[創業網www.]除了具備“激情、堅持、感恩”外,還是一個非常細緻的人,關心員工的吃飯,關心員工是否玩的開心,關心主管與員工分享的培訓經驗效果。有一次,馬雲得知副總裁王帥失眠了,就回家給其取葯,希望他當晚有個好睡眠。

  事實上,在創業初期,史玉柱更具理想主義色彩。15年前,他這樣解釋着“巨人”的來意,“IBM是國際公認的藍色巨人,我用巨人命名公司,就是要做中國的IBM,東方的巨人。”多年之後,巨人倒塌了。史玉柱的巨人情節從未消逝,生產腦白金的“健特”,音譯於巨人的英文“Giant”,征途IPO了,史玉柱又用回了巨人的名稱。

  也許,關於史玉柱與馬雲的故事,巨人與阿里巴巴的IPO將拉開新的序幕。

您正在瀏覽: 不按套路出牌的創業者
網友評論
不按套路出牌的創業者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