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故事 > 成功創業故事 > 會吃虧的許老大

會吃虧的許老大

手機:M版  分類:成功創業故事  編輯:巧距離

會吃虧的許老大 標籤:吃虧 創業故事 成功創業故事

    現在一些民營企業,過去叫鄉鎮企業,很多是早期富裕起來的家族企業,他們“離土不離鄉”,對帶動地方經濟發展和解決農民就業有着不可低估的作用,但是他們也有外人體會不到的困惑,阻礙着企業的繼續壯大。河北省琢州市百尺竿鄉的許金明卻以他自己的方式解決他面臨的這些困惑。

   河北省涿州市百尺竿鄉毛家屯村

2007年2月10日上午,距離豬年春節只剩下一周時間,河北省涿州市毛家屯村的村委會議上傳出了一個消息,在村子里掀起了軒然大波,村民們突然惶惶不安起來。
  村主任:“村裡要沒有這麼一個好帶頭人,這村裡恐怕就亂了。”

  村民:“早就想退,老百姓不同意。”

  村民:“就得讓他干,別人幹不了。

  村民們說的人就是他,毛家屯村黨支部書記許登科,今年七十歲了,在村委會議上他提出年紀大想辭職,可村民們都不同意,勸說無效後幾十名村民集體找到了鄉政府。

  鄉長:“黨員跟群眾多次找到鄉裡邊黨委政府,強烈要求說他們的許書記不能卸任。”

  村民不願意許登科卸任,因為換了誰都沒有他當村支書能得到實惠,他的背後有個厲害兒子許金明,三年時間,許金明就白白捐出300多萬元用於村裡的建設。

  村民:“他一歇了資金怎麼籌備,他能從家裡拿出錢來,別人可不會這麼干。”

  在村裡許家是個典型的家族企業,實力雄厚,許金明沒有想到他的捐助會讓父親在村支書的位置上退不下來。那麼這個許金明倒底是個什麼人物?這還要從許家的元老——許登科說起。

  許登科上世紀80年代在村裡辦了一個翻砂廠,專門生產各類鐵鑄件,他的三個兒子先後都到廠里工作,老大跑銷售,老二和老三當司機。到上世紀九十年代初,看著兒子們日漸長大成人,許老漢反而愁得睡不着覺了。

  許登科:“那是晚上睡覺都睡不着,都琢磨,哥仨都在一個廠子里肯定干不好,這個想說了算,那個想說了算的,這個就是搞不成。”

  許老漢琢磨着,讓一個兒子留在老廠,另外兩個出去另起爐灶,在農村哥兄弟為了爭幾片瓦打得不可開交的事許老漢見多了,誰去誰留讓他很傷腦筋。此時老大許金明站了出來,說了一句讓所有人震驚的話。

  許金明:“我說掙了錢我一分錢不要,我認為吃點虧在家庭來講不算什麼,為什麼呢?你家庭都融入不了這種吃虧的概念,那社會交朋好友更別提了。”

  許金明自告奮勇不帶一分錢出門,這讓大家都很意外,其實他是想用吃虧換來家庭的和睦,他的大度讓父親和兩個弟弟很感動。

  二弟:“總廠剩點錢,準備給大哥補一補,大哥最後還是不要。”

  三弟:“我想不通,他有這個胸懷,就是胸懷比較大。”

  家就這樣分了,老二留在老廠,老三在父親的幫助下建了新廠,許金明一無所得。村民們看在眼裡,對許金明也很佩服。正當大家為他今後的路發愁時,許金明借了5萬元錢蓋了幾間廠房,有人一打聽他這廠不是搞翻砂而是要生產鍋爐的。

  原來,許家的翻砂廠給北京一家鍋爐廠生產過配件,那家鍋爐廠產品不夠銷,許金明就和他們合作貼牌生產。1991年5月,北京那家廠派技術員前來指導,生產小型民用採暖爐和茶浴爐,當年就賺到了10萬元。但是這樣不愁銷的好生意,許金明只幹了3年就不想幹了。

  許金明:“給人家鍋爐廠配套加工,人家說定多少錢就是多少錢,應該產品靠咱們自己研發。”

  鍋爐與工業生產、人民生活密不可分,正是看到了裡面的商機,許金明才決心設計製造出屬於自己的鍋爐。經過打聽他得知,西安交通大學有個鍋爐設計專業,對外招收學員培訓,他決定送人到西安學習去。篩選了十里八村的年輕人,他看上了孫保澤。孫保澤高中畢業沒考上大學,許金明覺得能有這機會深造他會求之不得,可是他興沖沖地趕到孫家卻被一口拒絕了。

  孫保澤:“當時家裡邊也種着地,孩子也不大。”

  孫保澤的妻子:“沒出去過,接受不了,捨不得。”

  孫保澤的父母上了年紀需要照顧,家裡還有20多畝地,他是全家的頂樑柱,到西安上學農活就沒人能幹了,一家人的生活將陷入困境。許金明拍着胸脯立下了保證,學習期間孫家的農活廠里全包了,學費生活費報銷,還給發全額的工資。

  孫保澤的妻子:“人家付出這麼大,我們心裡反正挺感激的。”

  孫保澤:“這麼肯定而且又這麼熱心,所以對家庭顧慮這一塊,我就不存在一些其它的想法。”

  1994年8月,孫保澤和另外2個人遠赴西安,一年半後學成歸來。廠里獲得了國家B級鍋爐和D2級壓力容器製造資格,先後開發生產了常壓、有壓燃煤鍋爐,最大達到100蒸噸,可以用於城市集中供熱及工業生產。2003年10月,涿州市開發區對外發布了一個消息,讓許金明一晚上都沒睡好覺。

  供熱中心負責人:“當時咱們需要定3台20噸熱水燃煤鍋爐,參加招標的有5家。”

  許金明也報名參加了競標,怎樣才能出奇制勝呢?他和孫保澤多次到開發區實地了解情況,想尋找突破口,後來一片空地吸引了他們的注意。

  孫保澤:“當時他的鍋爐房沒有建,只把空空的一塊白地,介紹說這裡準備將來建鍋爐房。”

  僅僅賣鍋爐誰都會賣,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就足夠了,但許金明卻覺得要想拿下項目,功夫要用在鍋爐之外,他從空地上看到了希望。兩周后,他們提出了一個節省巨額投資的方案。

  供熱中心負責人:“他們說你們的鍋爐房不用24米高,到17米就可以了,我們當時聽了這個高度,我們很驚訝,不可能。”

  原來,得知客戶的鍋爐房沒有建造,許金明決定結合廠里以前的專利設計,製造出體積小性能好的產品,節省鍋爐房的基建投資。

  孫保澤:“這是新型的水火管鍋殼式鍋爐,裡邊放的都是煙管,受熱面都放到鍋殼裡邊去了,這樣以來它體積就縮小了很多,下集箱特別粗,加上引射裝置,對水管裡邊的上升速度也有所增加。”

  最終,許金明開發的新型鍋爐在競標中脫穎而出。

  供熱中心負責人:“非常滿意,樓房矮了七八米左右,這一塊資金節省了180多萬,設計那個都能達到供熱標準。”

  這些工人是許金明從本村和附近村子招來的農民,到2004年他的職工達到200多人,廠里年銷售額1000多萬元。生意做大了,他打算征下村裡32畝地,擴建廠房大幹一番,可事情已經談妥有的村民又反悔了。

  許金明:“給多少錢他都不賣,我讓你辦不成這個事。”

  記者:“就是有點嫉妒?”

  許金明:“對,就是這意思。”

  村民們七嘴八舌,在征地上不能達成一致。突如其來的變故讓許金明措手不及,然而兩天後,他早上開着車要到廠里上班,剛出門車就被迫停住了。

  許金明:“人家正在卸玉米,農村的路不是窄嗎?三輪車就佔馬路中心以上了。”

  許金明讓村民把車挪一下讓個道,可他沒想到,鄉里鄉親的人家竟然置若罔聞。

  許金明:“着急呀,到點了,結果按喇叭呢。”

  許金明有點惱火,正想下車和村民理論,突然有人使勁敲他的後備箱。

  許金明:“嚇我一跳,我說這是誰呀,我一開門下來是我父親。”

  許金明很高興,以為父親是來幫他說話的,可是父親卻批頭蓋臉把他數落了一頓。

上一頁 [1] [2] 下一頁
您正在瀏覽: 會吃虧的許老大
網友評論
會吃虧的許老大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