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故事 > 名人創業故事 > 張朝陽互聯網創業

張朝陽互聯網創業

手機:M版  分類:名人創業故事  編輯:冬子

張朝陽互聯網創業 標籤:互聯網創業 張朝陽 創業故事 名人創業故事

  互聯網上的創業者太多了,可能一抓一大把,然而他們面臨的很多問題都 是一樣的,希望從下面的故事里可以讓更多的互聯網創業者發現自己可以受益的地方。

  1996年,張朝陽如何拿到首筆投資創業

  1996,無論對於張朝陽還是後來的搜狐,抑或是今日的互聯網,都是個不同尋常的開始。儘管在這一年,中國的CERNET到美國的國際線路帶寬僅僅2M。

  在這一年,大部分中國人還不知道互聯網為何物。事實上,根據中國互聯網信息中心CNNIC的統計數據,即便到了1997年10月31日,中國也才有29.9萬台計算機上網、區區62萬網絡用戶以及可憐的1500個互聯網站點,那時的國際出口帶寬也僅為25.408M。

  同樣是在這一年,從麻省理工學院歸來並且一心想在中國創立自己的公司的張朝陽正在焦急地等待着千辛萬苦融到的第一筆風險投資——總共22萬美元。

  儘管只有17萬美元最終進入了張朝陽的賬戶成為創業資金,但它促成了首個攜帶海外風險投資回國的創業者邁出了艱難的第一步。而張朝陽在1996年前後所遇到的一切正在今天幾乎所有互聯網創業公司內部不停地重演。

  惟一不同的是,這一年的張朝陽處在一種極其艱難卻又極具機會的時代,風險投資遠在美國而且對中國網絡公司興趣缺乏;而十年後的今天,情景卻似乎恰恰相反,風險投資商不惜遠渡重洋蜂擁而至並認真對待每一份有潛力的中國商業計劃書,但是看起來機會卻越來越少。

  生日,另一個開始

  幾乎沒有人知道,張朝陽特地選擇了在1995年10月31日登機回國,是因為他希望自己的生日能夠帶來一次“新生”。

  1981年從西安考取了清華大學物理系的張朝陽,在1986年——大學畢業前夕,又考得了“李政道獎學金”,獲得去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的留學資格,在美國一住就是七年。

  在這七年裡,他獲得了物理學博士學位,並從事了兩年的博士后研究。

  1994年,張朝陽在MIT的實驗室里被當時的“互聯網”的奇妙所震撼。

  “事實上,那時是一些校園內部網之間的互聯,也不叫互聯網,而叫‘信息高速公路’,”張朝陽回憶說,“我們已經可以通過unix代碼和電子郵件進行網上交談,雖然不像現在有圖文界面,但即便如此簡單的應用,網絡的這種獨特魅力也已經讓我下定決心,不走正常的道路,而是去創辦網絡公司,回國創業。”

  “那時我就覺得,當今時代有兩大趨勢——Riding the waves of our times,one is the coming of age of the information superhighway,another is the mergence of China as a global power(順應我們這個時代最偉大的兩個潮流,一是信息高速公路時代的到來,另一個是中國作為全球大國的崛起)”。

  這兩句英文被張朝陽寫在了他的第一份商業計劃書——“中國在線”的封面上。但是那個時候他並不知道自己的創業能夠做什麼,並且在中國也沒有任何資源。

  這個時期張朝陽有機會多次往來於美國和中國之間,其間在一家美國互聯網公司ISI的短暫工作經歷,更加堅定了他自己創業的決心。ISI從事一些基於互聯網的封閉式服務,即收集一些信息,例如金融信息以及各種數據,並把他們在互聯網上出售。張朝陽曾是這家公司的中國區首席代表,在加盟ISI之初,他已經與ISI有過‘君子協定’——“只干一年,然後自己創業”,於是一年後張朝陽在自己31歲生日那天回國開始了自己的創業。

  第一桶金

  1996年7月,張朝陽正式開始了他的融資之旅。

  “那兩三個月里,我經常往返於中國、紐約和波士頓之間。”張朝陽無比感慨地說,那個時候美國的風險投資人根本不相信遠在中國的創業者。

  為了給投資人打電話,他在美國大街上的公用電話亭排隊,他甚至嘗到過被投資人趕出辦公室的狼狽滋味。這個時候的張朝陽,為了拿到融資而忍受了頗多美國投資者的耍弄。“他們把我耍得團團轉,”張說。

  經過持續努力,張朝陽見到了MIT媒體實驗室主任、《數字化生存》的作者尼葛洛龐蒂,這位風雲人物在與張朝陽會談之後答應給他的愛特信公司進行天使投資

  “最終經過很長時間的接觸才確定了三個比較有興趣的投資人。而我已經被折磨得很厲害了。可能是因為當時我很年輕,氣勢很強,做事情也很專註,他們三個可能就是被我眼中流露出的對成功的慾望所吸引,才給我機會。事實上,也是在麻省理工學院教授的引薦下,我才得到了第一筆天使投資。”

  1996年8月,ITC愛特信電子技術公司(北京)有限公司正式註冊。10月13日,張朝陽終於在自己的賬戶上看到了15萬美元,這是愛特信公司獲得第一筆風險投資,投資者包括麻省理工學院教授尼葛羅龐蒂和斯隆管理學院的教授愛德華·羅伯特,尼葛羅龐蒂的另外兩萬美元在1997年到位。

  這筆對張朝陽來講重要之極的投資共有22.5萬美元,儘管最終只有17萬美元供他創業,但他終於可以開始做他想做的事了。

  萬泉莊園,是張朝陽創業的始發地,幾乎整個1996年,他吃在那裡,住在那裡,在那裡招兵買馬,在那裡加班熬夜。那個時候,中國幾乎沒有什麼互聯網公司,只有瑞德在線、東方網景以及當時最大的服務商瀛海威。

  “瀛海威做的不是互聯網,他們建了很多服務器放在房間里,讓人們通過撥號上網來訪問這些服務器”,張朝陽說,“他們當時使用的都不是互聯網上通用的通信規程,所以應該說是一個個信息孤島。”

  拿到了錢的張朝陽終於可以開始做他想做的公司了,但是具體到做什麼樣的業務、怎麼做,成了擺在他面前的一個重大問題。

  他用了兩個月的時間對此進行探索,做技術提供者,還是做信息提供者?

  防火牆軟件是他第一個想到的項目,還與以色列的公司進行過接觸。他也考慮過為本地企業做一些網頁設計,但最終,他決定還是先做一個網站。

  “當時網站的概念並不是特別清晰。”在張朝陽的印象中,1996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在這一年的年底花了兩萬元人民幣“攢”了一台服務器,並把這台服務器放到了北京電信 (現在是北京網通)剛剛建成的主幹網上——這是中國的第一台商業服務器託管,也是中國的第一個商業網站。

  至於這個網站開通后在上面放些什麼內容,用張朝陽的話說,是“用了之後一年的時間來探索”。

  生存

  當時張朝陽的股東之一尼葛羅龐蒂還投資了美國的另一家互聯網網站“熱連線”。正是“熱連線”最初發明了網絡廣告的商業模式

  這也給張朝陽帶來了很大啟發,他去美國拜訪了 “熱連線”。當時的“熱連線”僱用了大量記者去采寫新聞,他們寫了大量高質量的短文章,圖片新穎,報道方式也與當時的報紙雜誌不同,特別適合數字化時代人們的閱讀習慣,流量非常大。

  但經過了短暫的合作后張朝陽發現,這種運作模式的成本也非常巨大,用張朝陽的話說 “簡直是勞民傷財”。在張看來,這樣的成本支出根本不是愛特信這樣的新興公司所能承受的。

  張朝陽開始思索,是自己在網站上做內容,還是建立一些鏈接,讓訪問者能夠藉此看到更多信息?

  此時的中國互聯網界,例如東方網景、瑞德在線等等一些小網站已經有了一些服務性的介紹,張朝陽嘗試着將這些內容用超鏈接的方式列在自己網站的一個欄目里,居然收到了出其不意的良好效果。

  “很多人都去看,這樣我就不用做內容了,直接羅列。”張朝陽很興奮,這充分發揮了互聯網的本質——超鏈接,“事實上,互聯網之所以能夠迅速膨脹,就是靠了超鏈接。”

  這個嘗試只是個開始,它讓張朝陽嘗到了不用做內容的甜頭。很快,愛特信的網站上就開始徹底放棄做內容,整體轉向到超鏈接上。那個時候,張朝陽的公司已經發展到12個人,每天首頁上放什麼新聞都要開編輯會來決定。

  這些鏈接在當時的愛特信上也有個自己的名字“賽博空間”,後來改名為“指南針”,鏈接的流量已經越來越大,鏈接上開始有了各種內容,包括新華社的新聞,張朝陽開始為這個至關重要的鏈接欄目重新規劃名字。

  “那個時候上愛特信的網民直接看到的就是超鏈接這個頻道。”張朝陽說,他們接着又找到了“sohoo.cn.net”這個域名,那個時候還沒有“.com”域名。

  與此同時,楊致遠的雅虎開始火爆美國,張朝陽又開始借鑒雅虎的分類加導航模式,愛特信的名字終於從曾經用過的“搜乎”輾轉變為了後來的“搜狐”。

  從服務器託管到建立網站的概念,張朝陽一路走來摸索前行,從偏離“熱連線”原創模式到確立超鏈接、導航模式,愛特信的嘗試幾經周折。但這些對於張朝陽來講,都不算是創業的最難時刻,真正讓他刻骨銘心的,是他的第二輪融資。這次融資讓他終於感受到了資本的力量和融資對於一個企業發展的深刻影響。

  華爾街的臉色

  如果說第一次融資的股東多少是基於對張朝陽個人的信任以及私交的話,那麼第二次融資則再也沒有這樣的情感因素幫忙。對張朝陽來講,這次融資的過程幾經起伏,這次融資的經歷銘心刻骨。

  “第二次融資比第一次更為艱苦,花費了我大量時間,而且公司內部沒有人能幫得上我,沒有人知道我在幹什麼。”張回憶說,1996年拿到的第一筆投資22.5萬美元(實際17萬美元),到了1997年9月已經消耗大半,張朝陽又開始了長達半年之久的融資之旅。

  那個時候互聯網還沒有成為一個特別吸引人的概念。在美國只有網景公司上市,雅虎尚未上市,投資人更不相信一個中國的網絡公司能夠取得什麼成功。

  在張朝陽的印象中,當時的美國人對中國十分陌生,幾乎沒有投資人願意聽他的計劃。事實上,那個時候能夠找到一個願意接見這個中國創業者的投資人都很困難。

  在羅伯特和尼葛羅龐蒂的引薦下,張朝陽自費去美國加州見那些億萬富豪。

  他先在加州的一個小旅館住下,用綠卡租了輛車,然後用了兩天時間不停地打電話與這幾位可能改變他的公司命運的人約定見面時間。

  1997年的9月11日讓張朝陽終生難忘,他至今為自己在這一天表現出來的能力而驕傲——在這一天中他馬不停蹄地見了四個風險投資人,並且有兩個答應了給他投資。

  按照事先約好的時間,他應該在早上九點先去見英特爾投資公司的人,接着是十二點與世紀投資的負責人會談,下午三點是軟銀,下午五點則是後來給王志東投資的億萬富翁羅賓遜斯蒂文。前三位投資人都在硅谷附近,而最後一位則在舊金山。

  為了充分利用分分秒秒,頭一天晚上張朝陽利用雅虎地圖已經把路線搞清,準備第二天飛車去會這四位超級富翁。

  “誰知道第一個與英特爾的會面就被推后了半個小時,雖然這是一次非常成功的會面,但當會面結束時,已經十二點了。我匆匆在麥當勞買了食物然後一邊開車一邊吃趕往世紀投資。”張朝陽談起這段往事十分興奮,他甚至從辦公室的柜子里翻出了1997年的工作本,指着上面的時間標誌說:“根本沒有時間休息,因為每個投資人都是重要的,每個都不能錯過。”

  當張朝陽見完前三位投資人的時候,時間已經晚了,再加上那天趕上舊金山的地鐵罷工,所有的車都在地面上爬行,嚴重的堵車迫使張朝陽勉強開下高速公路。到了距離羅賓遜斯蒂文還有7個街區的時候,他將車棄置在一個停車場后就提着筆記本電腦飛奔着跑到了見面地點,他到的時候,羅賓遜斯蒂文已經等了他將近一個半小時。

  會談的結果是,羅賓遜斯蒂文當場表示要給張朝陽投資25萬美元,儘管這筆錢事後並沒有到位,但當時已經足以令張朝陽無比興奮。

  英特爾公司則不那麼迅速表態。他們對張朝陽進行了前後長達6個月的問題“審問”,平均每天6個問題。

  “回國后我住在北京紅廟附近的京港花園。有一天晚上英特爾的投資人打長途過來說還有一個問題想問。我當時在發燒,但是生怕投資人覺得我身體不好最後不再投資,所以不敢說自己在發燒,只能咬牙回答他的問題。”

  堅持就是勝利

  事實上,張朝陽從海外融資的行為在那個時代絕無僅有,他至今認為這給中國互聯網行業起了啟蒙的作用。在融資的那段日子裡,張朝陽幾乎每天晚上都會在那間辦公室兼卧室的桌子上、地上,或坐、或躺、或趴着寫他的商業計劃書。

  張朝陽認為,他那份完備的商業計劃書在當時具有空前的前瞻性,例如他預言了一個商業網站應該是資訊和導航,也形容了門戶的特徵是信息的集合者而不是製造者,甚至還描述出了廣告收入的曲線,以及對頁面點擊率與廣告之間成長關係的算法、收入模式等等。

  但是在張朝陽寫這份商業計劃的時候,他還沒有一筆網絡廣告收入,到了1997年11月,第一筆融資來的錢幾乎快花光了。那時,他甚至到了把最早的兩名員工叫到自己的辦公室,問他們那個月的工資遲一個月發可不可以的地步,因為他那時首先要考慮的是交房租。

  年底,一個機會來了。

  北京電信想做一個像美國在線一樣的169項目,需要找一家公司來設計門戶和幾十個網頁。這個招標項目讓張朝陽看到了希望,卻又猶豫不決,因為如果全力以赴去競標,公司就勢必要暫時放下已有幾萬元收入的網頁製作業務,一旦失敗,公司將失去惟一的收入來源。

  這件事的重要性甚至被提交到董事會上討論。由於第二輪融資尚未敲定,最終董事會為張朝陽提供了一筆10萬美元的“喬治貸款”——如果競標失敗,將可以讓張朝陽用這筆錢先“度日”,把公司繼續經營下去。而這筆貸款張朝陽日後需要用利息和股權去償還。

  結果是,張朝陽擊敗了包括亞信、ChinaBike在內的三家競標者,拿到了這個項目。“這是搜狐險些‘斷頓’的時刻。”張朝陽說,後來喬治貸款到位,使愛特信又撐到了1998年2月份。

  1998年4月搜狐公司獲得第二筆風險投資,投資者包括英特爾公司、道瓊斯、晨興公司、IDG等,共220多萬美元。

  在獲得第二輪投資后,張朝陽明顯感覺到了股東對收入要求的壓力,他的工作重點開始轉移到跑客戶上,包括他最早的主顧——北京牛欄山酒廠的廠長,亦是最早請他設計製作網頁的人。

  “那個時候網頁製作的收入大約有10萬美元。”張朝陽回憶說,但在整個中國幾乎沒有人知道什麼是網絡廣告,他只能在做網頁的客戶中試探着發展他的廣告主。“您能不能試着投一個網絡廣告?”是他經常對這些網頁客戶說的一句話,接下來他就必須向這個客戶解釋什麼叫網絡廣告。

  後來網絡廣告成了搜狐最主要的盈利模式——當到了1998年的時候,搜狐全年的廣告收入已經達到60萬美元。搜狐網站和它開發的諸多運營模式,開始成為後來者的樣本。在即將到來的互聯網大潮中,當張朝陽成為新一代青年偶像的時候,所有人都已開始相信——互聯網將改變中國。

您正在瀏覽: 張朝陽互聯網創業
網友評論
張朝陽互聯網創業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