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故事 > 成功創業故事 > “贏在中國”選手牟文建

“贏在中國”選手牟文建

手機:M版  分類:成功創業故事  編輯:毛毛

“贏在中國”選手牟文建 標籤:贏在中國 創業故事 成功創業故事

  能夠參加“贏在中國”的選手都的幸運的,而在這個舞台上走到最後的,就都是精英了。

  牟文建,男,1971年生,台州黃岩人,1993年畢業於杭州大學中文系漢語言文學教育專業,1993年至1995年就讀於中國新聞學院國內新聞專業,獲雙學位文憑。現任上海莫耶藝術裝飾有限公司董事長、CEO。

  CCTV贏在中國比賽是一檔全球華人範圍的電視創業大賽,勝者能獲得投資者的巨額創業資本,今年已是第二賽季。9月25日晚,CCTV贏在中國的五強總決賽將在中央電視台演播大廳現場直播。五強之中,有一位來自黃岩區寧溪鎮富山鄉,他就是“莫耶非白色陶瓷衛浴”董事長牟文建。從大山到“贏在中國”總決賽的舞台,牟文建一路走來——

  參加“贏在中國”比賽時,有人給我畫過一幅漫畫:臉很大,眼睛、鼻子都很小。不僅小,而且緊。好像有什麼壓力、引力之類的,將眉眼耳鼻都鎖到了一塊兒。可能是鎖得太緊了,臉的中間部位有點兒不堪重負,眼鏡微微下落,儼然一副中國傳統知識分子的形象。

  起初,我對自己的這幅肖像很不以為然,可是很多朋友看過之後一致認同:非常的神似!於是,我漸漸地放下了成功者的架子,學着用感恩的心去面對過去,用一顆勇敢的心去解讀真實的自己。

  從山裡娃到新華社記者

  1993年至1999年,任新華社廣東分社記者

  我在黃岩寧溪鎮富山鄉長大,是典型的“山裡娃”。儘管隻身在外打拚許久,我仍然會時不時念叨那段青澀而美妙的日子。富山是一座有趣的大山。從山腳到我家住的地方要爬上三四個小時,那裡九山半水半分田。小時候,我最喜歡的遊戲就是在山間的梯田裡奔跑,到溪溝里抓魚,或是為家裡拔點兒兔子吃的草。一年到頭都這麼過,簡單而快樂。

  在許多人的印象里,大山都有高大、挺拔的特質,或許正是這種特質,造就了我勤奮堅韌卻呆板無趣的性格。

  剛到廣東半年,我順利拿到了“新華社廣東分社發稿量第一”的美名,高峰期每年可以發五六百篇稿件。新華社將我作為種子選手培養。我當時年輕,特別有衝勁,也能吃苦,經常下鄉採訪。平均每年要下鄉採訪280多天。我做過農村記者,也干過體育記者,專門報道拳擊比賽。這在1997年是最冷門的比賽,幾乎無人問津,報道的難度特別大。我想了很多辦法,也查了一些資料。雖然不能說做得很成功,但也總算是把這塊硬骨頭給啃下來了。除此之外,我還做過政治新聞、經濟新聞,像什麼財政、稅務、金融之類的新聞報道都做過。還記得當時由於工作需要,我瘋狂地買書,也瘋狂地讀書,學的東西很多很雜。

  那段日子真的只能用一個字來形容——累。身心疲憊,真是應了“能者多勞”這句老話。我當時的任務量特別大,寫稿子寫得腰椎間盤突出。可就是這樣拚命的工作,我的生活還是很清貧。

  還記得,當時最大的夢想就是每天都能吃上5元錢一隻的芒果。這對於月薪只有236元的我來說,已經是奢侈品中的奢侈品了。現在想想,多少會覺得有些酸楚。不過後來,這個夢想終於實現了!我又冒出了個買手機的念頭,是買手機里挺牛的一個品牌摩托羅拉,要1萬多,當時只有做生意的老闆才買得起。我年輕,沒有什麼不敢想的,努努力,也就買到了。用上新手機,覺得自己還挺像個大老闆的,很滿足。沒過多久,我又覺着自己堂堂一個新華社記者,連一套像樣的房子也沒有,太寒酸了。於是,在我做記者的最後一段日子裡,最大的夢想就是買套房子。可廣東的房子真的很貴,最後通過一個朋友介紹,才買了一套打了7.5折的房子。

  那個時候的我,似乎已經開始覺察到,自己的生活好像有那麼一點點的不對勁兒。看似輝煌,實則迷茫。那時的我常常會問自己這樣一個問題:我做這些到底為了什麼?

  漸漸地,我開始產生職業疲憊,覺得它首先就是個謀生的手段,是個職業,承受不了也承受不起耳目喉舌的重任。

  恰巧,當時中國正值經濟轉型時期,而廣東正恰恰處於轉型的峰頂浪尖。於是,一個非常偶然的機會,我“下海”了。

  這難道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嗎?

  1999年至2001年,僑鑫廣告公司/僑鑫教育公司總經理;2001年至2003年,廣東唯美陶瓷有限公司營銷副總

  下海的頭幾年,我很像一個“職場新鮮人”,有那麼點兒不諳世事的味道。對那些繁瑣的商場潛規則,沒有概念,也不去理會。

  可就是不懂管理的我,懵懂亂撞中幫了僑鑫老總一個很大的忙。當時,我管轄的文化教育產業版塊,有幾個很難纏的人物,其中還有好幾個女的,人稱“五朵金花”,稍微不留意就會踩到“地雷”。其實我能有什麼辦法,無非當記者這麼長時間,看多了社會上的爾虞我詐。我堅信一點,埋頭干好自己的事,絕不陷入人事鬥爭中。結果,一年多的時間,我在僑鑫的業績目標實現了,而“五朵金花”也都引咎辭職了。

  就這樣,我亦正亦邪的職業經理人生涯開始了。

  上任不久,我牽頭舉辦了名為“夢回唐古拉”的大型歌舞,一舉突破了廣東民族演出的票房最高點。不僅如此,我還運用我在新華社積累起來的各種關係,使已經受到各方面質疑的“僑鑫——悉尼MBA”項目起死回生。

  能將事業做到這個份兒上,在許多人看來已經知足了。可我沒有滿足,我要建立一個真正屬於自己的王國,這是我的最終夢想!

  2001年,我投身實業。兩年多時間,就將“馬可波羅”(廣東唯美陶瓷有限公司旗下的一個品牌)做成了中國的名牌。

  在唯美公司呆了一段時間后,我發現自己的生活完全亂了。做實業,每天都要和包工頭之類的人打交道。酒吧、夜總會,我是常客。銷量是上去了,不過體重也上去了,因為我幾乎每天都要喝一到兩斤白酒。有一回,我喝完了酒,覺得特別困,就在東莞的一條大馬路上睡著了,睡了一晚上。一覺醒來,我看看天,忽然間覺得特別失落,這難道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嗎?

  是啊,這是我應該有的生活嗎?

  情定“莫耶”非白陶

  2003年至2004年,任上海長谷陶瓷有限公司常務副總經理;2004年至今,任莫耶控股有限公司/上海莫耶藝術裝飾有限公司董事長

  在與酒精PK了N年之後,我因為“中國陶瓷文化城”項目的落空,離開了唯美。我本來打算去美國讀書,卻因為某台灣老闆禮遇有加,甚至開出了年薪上百萬的天價挽留,又留了下來。可惜這帶來的不是幸運,而是一段我不願提及又無法忘記的傷痛。

  2004年,我狠了狠心,將自己從那個“牢籠”里放了出來,隻身來到上海,正式踏入創業者的行列。當時就是那麼一衝動,趕鴨子上架。我借錢做陶瓷,口袋裡只有300多萬元,第一年就幾乎全虧掉了。2005年春節,發員工工資的時候,我已經身無分文。

  其實,早在唯美公司的時候,我就看到了這樣一個事實:在陶瓷業界,無論是建築陶瓷還是衛生陶瓷,國內的品牌永遠無法匹敵國際大品牌。所有的五星級酒店都是用國外的牌子。國內品牌甚至連一個展示的機會都沒有。

  這裡有一個很好的商機!於是,我立刻動身去江西景德鎮進行實地考察,探尋那遺失已久的“陶瓷文化”。

  很快,我從景德鎮帶回了一些陶瓷樣品,並且召集了一批陶瓷方面的專家學者,共同探討景德鎮陶瓷究竟有沒有潛在商機。最終的結果是:肯定有,百分之百有!只是景德鎮陶瓷的品位太低了,一定要提升檔次。

  我當時想了很多辦法。景德鎮一般的陶瓷都很薄,是不是能把它變厚;傳統瓷器上的圖案,無非是些簡單的描描畫畫,沒什麼新意,能不能藉助西方抽象藝術的畫法,搞一些現代彩繪;在陶瓷的燒制上,也可以採取點綜合的手法,增加難度;而且,造型設計上也可以尋求突破。

  一想到這些,我馬上又跑到了景德鎮。我在當地找到一個作坊主,是個“瓷痴”。他聽了我的想法后,非常激動,立刻答應幫我做樣品。我原本以為,一切都會這樣順利地進行下去。可是過了一段時間之後,當我再次回到景德鎮,這個作坊主卻跟我說了這樣一個事實:原來,景德鎮陶瓷一直以來都做得很薄是有道理的,一旦做厚就容易炸窯,而且,改良后的陶瓷很難投入批量生產,燒制的陶瓷顏色都不一樣。

  那怎麼辦呢?我就跟作坊主商量,能不能找到色釉變化的規律。而且,光有盆也不行啊,總不能讓客戶的衛生間里只有彩色台盆吧。一旦他們有別的需求,我們不就傻眼了嗎?

  於是我帶領着團隊,繼續研發著非白陶可以涉及的其他產品,比如,馬桶、浴缸、水龍頭……

  坦坦蕩蕩參賽,快快樂樂做人

  2006年12月6日,報名參加“贏在中國”;2007年7月20日,順利晉級全國五強

  可能是經歷得太多,現在我的心態很平和,參加“贏在中國”比賽,也是很偶然的事。去年,我無意中看到這個節目,聽到《在路上》這首歌,心中有許多感觸,就去報了名,也沒有奔着比賽的結果去的,只是想參與。

  參加“贏在中國”比賽前,我是個很封閉的人,不快樂,不開放。

  我離開新華社后的很長一段時間,每天早晨,一到公司就會不自覺地打開新華網的首頁,看看有什麼大事發生。而對於其他的網站,根本不屑一顧。後來,我參加了“贏在中國”,開始寫博,很多想法改變了。

  我到現在才忽然覺得,自己參賽最大的收穫是找回了多年前的朋友。記得第一個找到我的,是小時候的玩伴,在富山時,我們幾乎天天在一塊兒,從早玩到晚,後來父母送我去外地讀書,就失去了聯繫,大概已經有二十六七年沒有見過面了。還有一個叫王小軍的,自稱是我的學生,打了好幾個電話到公司來找我,說要支持我,可惜我都不在。我們後來通了電話,聊了很多。他告訴我,每次經過杭大宿舍時,就會想起當時我帶他們到宿舍玩,打籃球的情形。當時真的是很感動,這種感覺已經很多年都沒有了。

您正在瀏覽: “贏在中國”選手牟文建
網友評論
“贏在中國”選手牟文建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