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故事 > 成功創業故事 > 鄭裕彤跨國集團的發展道路

鄭裕彤跨國集團的發展道路

手機:M版  分類:成功創業故事  編輯:毛毛

鄭裕彤跨國集團的發展道路 標籤:鄭裕彤 跨國集團 創業故事 成功創業故事

  我們不難發現,很多的創業者,在走出創業初期的困難之後,就會向不同的行業發展,做成集團產業,向不同的領域進軍。

  鄭裕彤,在香港超級富賈中排名第三,個人身價達300億港元。港人聽到他的名字都會和家喻戶曉的“周大福珠寶”相聯繫。而在他旗下的香港新世界集團更是集酒店、房地產、黃金珠寶業等多元化全方位發展的跨國集團。

  鄭裕彤不善高談闊論,不了解他的人,總以為他輝煌業績的背後是數不清的運氣。對此,他說:“一個人的一生,幸運碰上一兩次是可能的,但不可能永遠幸運。如果你希望永遠幸運,你一定要付出永恆的‘勤’與‘誠’,那幸運才會常伴你左右。”

  鄭裕彤雖然擁有今天的輝煌,卻也曾有過兒時苦苦熬過的貧寒。1925年8月27日他出生於廣東省順德縣(今順德市)一個貧寒的家庭。幼時一家人僅靠父親開小店勉強糊口。原來父母親希望他專攻學業,但是只念到初中便被迫輟學。13歲那年,由於日本侵略軍進犯廣州、香港,百萬市民受戰火紛飛的侵擾,衣食不穩,性命難保,紛紛出外投親靠友。當時,澳門是葡萄牙殖民屬地,因不少日本移民在葡萄牙殖民統治區的南美洲寄居,因此,日本侵略軍唯獨沒敢踐踏澳門。萬般無奈之下,父親鄭敬詒也將兒子送往澳門,到摯友周至元開的“周大福”金鋪去當夥計。

  首創製造九九九九金

  金店算是一種特殊的行業,不知底細的人,老闆是絕對不敢濫用的。周家曾與鄭家交往甚深,懂事的阿彤自小就給周家留下良好的印象,趕上“周大福”金鋪正好缺可靠的夥計,便接納了小阿彤。

  金店裡分大夥計和小夥計,小夥計就是當雜役,鄭裕彤從雜役干起,每天掃地、擦灰塵、洗廁所、倒痰盂等里裡外外的清潔工作,等一切準備停當后,他再和姍姍來遲的大夥計們一起開店做生意。對於一個只有十四五歲的孩子來說,這段工作顯得十分忙碌辛苦,但懂事的小阿彤卻一個心眼想着不辜負老闆的“不棄之恩”,老老實實,勤勤懇懇地工作。

  “周大福”金鋪因入行較晚,因此店面在當時名氣不大。入店后不久,阿彤的勤勞的在工作中體現的智慧逐漸被周至元所賞識。一天,周至元派阿彤去碼頭接一位親戚。碼頭上,來自香港以及東南亞的海船不斷靠岸,人流熙熙攘攘,川流不息。忽然,一位南洋商人向路人打聽在哪裡可以競換港幣。許多人都懂得這是一個良好的商機,年紀尚小的阿彤也熱情地上前搭訕,他用濃重的順德口音說:“到周大福金鋪可競換,價格公道”。阿彤說話時口齒稍顯笨拙,卻在眾口之爭中贏得了信任。這樣,商人望了望老實巴交的阿彤,隨他來到了“周大福”開創了一筆新的生意。而後,周至元發現阿彤在這方面顯得過人的智慧,於是繼續派他發展這項工作。此後僅半年時間,周至元就提升鄭裕彤正式在金行當學徒了。

  當時,由於廣州、香港淪陷,不少金鋪遷移澳門,金鋪幾乎隨處可見,競爭十分激烈。鄭裕彤似乎天生便是為黃金珠寶而生,他對做珠寶生意極有興緻,很快就掌握了坐店營銷的要領並痴迷似的鑽進了行當。

  他常利用上下班的時間,看看路途經過的金鋪來作對比,用行話說這叫“看鋪”。而周老闆並不知阿彤如此痴迷。長此以往,阿彤經常上班遲到,因而引起了周至元的注意。一日,在上班途中阿彤路過一家金鋪,發現櫥窗里擺放着好幾款別具一格的飾品,不由得停住腳步,良久地揣摩起來,竟又耽擱了上班的時間。當他急匆匆趕回金鋪時,老闆已經在店內等候多時,阿彤知道自己犯了大錯,戰戰兢兢地說明了原因,結果老闆不但沒有責備,反將上街“看鋪”的特權交給了他。這樣只要生意不忙時,他便上可以上街去“看鋪”了。照規矩,在金鋪學徒需要3年才能出徒,可鄭裕彤卻未滿3年就榮升為金鋪掌管,負責鋪面的日常經營了。

  後來鄭裕彤才知道,父母親與同在廣州綢緞莊做過夥計的周至元一家是患難之交,情同手足。周、鄭之妻又同時有喜,於是兩家“指腹為婚”約定了親家。天公作美,周家生了女兒,鄭家生了男兒,恰好成了天生一對。到“周大福”金鋪學徒時,父親擔心兒子以“郎婿”自居,而不求上進,沒有告訴他這件事。

  三年後,在周至元的主持下,鄭裕彤果真與周家的掌上明珠周翠英結為連理。那年夫婦倆同是18歲,其後50餘年直至今日,夫妻倆始終相敬如賓。

  1946年,21歲的鄭裕彤到香港設立了“周大福分行”。他跑遍了全港各家金銀珠寶行,集各家之所長用於領導分行的經營,使分行生意十分看好。但鄭裕彤並不滿足,他清醒地認為:“在商場上‘守業’就等於‘敗業’,要在不斷創新中前進才能圖謀發展”。因此,他又一改原有的資本結構模式,邀集同事,組建“周大福珠寶金行有限公司”,這也是香港金飾珠寶業最早的有限公司機構。

  鄭裕彤雖說接受的是金鋪舊式的帶徒教育方式,但是他並不保守,甚至超前具備現代人的經營理念。在他全新思想指導下,“周大福珠寶金行有限公司”不再為總裁獨有,而是資產共有,風險共擔,利益共享的現代企業。在他的思維方式中,獨具特色的洞察力,令同事們人人稱道。

  當時在香港,金鋪比比皆是,競爭十分激烈。那時,黃金成色一律為九九金,而鄭裕彤卻大膽投入資金,首創製造了九九九九金,率先開創了金飾製造的新工藝,同時也領導了消費領域的新潮流,此項壯舉為“周大福”今後的發展奠定了雄厚的經濟基礎。鄭裕彤銳意進取,不斷開拓新市場,短短几年,“周大福”分行便已增至11家。有人說他是靠運氣發的財。鄭裕彤卻說:“香港是個充滿無限機遇和挑戰的地方,機遇對每個人來說都是平等的,面對挑戰是每一個人都迴避不了的。關鍵在你如何去辨識,有無足夠的心理準備”。

  當鄭裕彤將“周大福”推上一個新台階后,他又開始向新的領域進軍了。

  把目光轉向鑽石業

  鄭裕彤具有極強的駕馭市場的能力。在香港,鄭裕彤享有“珠寶大王”的美稱,而這還不僅僅指他的金飾,更有後來使他進入世界珠寶之林的鑽石業。鄭裕彤十分關注國際珠寶飾品的流行款式,他在觀察中發現,許多極有身份的西方女士,喜歡佩戴鑽石飾品,黃金飾品已不被她們所器重,得出此結論后,他開始把目光轉向了鑽石業。

  按照國際上的規定,持有“戴比爾斯”牌照,方可批購鑽石,而全世界也不過只有500張這種牌照。就是這張“戴比爾斯”牌照,曾嚇退了一大批鐘錶商,一些業內人士稱:“要從戴比爾斯購到鑽石,簡直比從天上摘星星還難”。

  鄭裕彤並未因此而退卻,他絞盡腦汁,頓生主意,他決定在南非買下了一間持有“戴比爾斯”牌照的公司。不但使他順利擁有“戴比爾斯”牌照,並且到70年代,鄭裕彤已成為香港最大的鑽石進口商,每年的鑽石入口量約佔全港的30%。實際上,鄭裕彤開創鑽石業所取得的功業,起到了引導香港珠寶業挑戰傳統,尋求發展的一場空前的革命。

  鄭裕彤先生今年76歲,翻開“周大福”的創業史,每一頁都有他60年如一日的奮鬥足跡:60年代初,一手握着黃金,一手伸向鑽石,叱吒風雲於急風暴雨刺刀見紅的商場上,穩操勝券。70年代,興建香港新世界中心,這痤恢宏的大廈至今仍然是尖沙嘴的招牌建築。80年代。與香港貿易局合作建成香港會展中心,名列亞洲同類建築之最。90年代,率先大舉進軍祖國內地,投資祖國的建設事業。此外,收購亞洲電視股權、組建全港最大的酒店集團,收購美國Stouffer集團海外28間酒店和歐洲penta集團9間酒店。

  多年來,鄭裕彤創下的業績,早已傳為佳話,他以自己60年勤奮進取的實際行動,證實了心“誠”體“勤”是成功的不敗原理。

  “周大福”的發展史,是鄭裕彤--一代商界英才的成功史……

鄭裕彤跨國集團的發展道路 相關推薦:

  • ·周大福掌門鄭裕彤的創富故事
  • 您正在瀏覽: 鄭裕彤跨國集團的發展道路
    網友評論
    鄭裕彤跨國集團的發展道路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