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經驗 > 創業點評 > 網盛科技發展的始末

網盛科技發展的始末

手機:M版  分類:創業點評  編輯:小偉

網盛科技發展的始末 標籤:科技 創業經驗 創業點評

  創業,總是會有起有浮,有鼎盛的時候,有衰敗的危機,網盛科技的興衰成敗,為我們展示了資本在一個公司里的運作過程。

  2007年3月1日,網盛科技收在51.34元、獲益盤僅為0.5%。換言之,99.5%的投資人被“套牢”,中國投資人的慷慨代價沉重! 作為A股市場上第一隻“血統純正”的網絡股,網盛科技盡情地享受着“榮華富貴”。但資金的過度熱情,不僅燙傷了網盛科技並不出色的業績,也讓非理性的投資者嘗盡了苦頭。

  2007年3月1日,網盛科技收在51.34元、獲益盤僅為0.5%。

  換言之,99.5%的投資人被“套牢”,中國投資人的慷慨代價沉重!

  熱情的資金綁架

  2006年12月15日,網盛科技在深圳中小板掛牌交易。雖然年利潤不到3000萬元(2005年凈利潤2902萬元),但作為A股市場上第一隻"血統純正"的網絡股,網盛科技受到資金的狂熱追捧。這一點,恐怕連網盛科技的創始人孫德良也未曾料到。

  1997年12月,孫德良、俞鋒、朱炯等五人合資成立了杭州世信,註冊資金50萬元。杭州世信提供的服務不外乎域名註冊代理、網站建設維護、網絡廣告等,並先後開通了中國化工網(中英文版)和醫藥網。創業的第一個年頭相當艱難,到1998年末"本錢"虧得只剩14萬元!1999年,杭州世信業務有了重大轉折,2000年7月底凈資產艱難地爬升到90.5萬元,平均每個月增加2.13萬元。

  2000年8月,為便於享受高新技術企業的優惠政策,杭州世信的股東聯合一些自然人設立了杭州中化,註冊資金僅為100萬元。孫德良在新公司的股權提高至41%,俞鋒、朱炯均為12.5%。此後,世信的商標、域名和經營性固定資產被陸續注入新公司。最終世信被註銷。2001年、2002年間,公司取得重大進展,年末凈資產分別為1327萬元和1773萬元。同時,杭州中化通過一系列股權重組,九位自然人均不再直接持有公司股份,轉而由上海中化和杭州中達分別持有30.6%和69.4%。2003年9月,杭州中化增資到3655萬元,並重新吸納了八位自然人股東。

  2003年10月,杭州中化改製為股份有限公司,從組織形式上向上市公募邁進了重要的一步。無奈當年A股低落,新股增發停滯,直至2006年底孫德良創辦的公司如願登陸A股。由於一場不大不小的名稱爭奪官司,此時的杭州中化已更名為“網盛科技”。

  2006年12月15日,網盛科技的1500萬新股以14.09元上市發行。發行價對應的市盈率為29.98倍,創當年新股發行之最。時值股市“還陽”,12月15日深成指開盤為6064.66點,較三個月前的開盤點位足足高出47.9%!受大勢向好的影響,網盛科技得到資金的狂熱追捧。上市當日開盤價即達68.1元,對應市盈率達145倍,盤中最高至78元,上市首日換手率達73.7%!

  點評

  從孫德良近十年的創業征程可以看出他的執着。這種執着突出地表現在兩個方面:一是業務模式,二是資本運營路線。從1997年創業孫德良就專註於網絡電子商務,一旦確定業務模式就義無反顧地堅持下去,拼搏九年終成正果令人欽佩;當年改製為股份有限公司說明他志在A股。面對大陸資本市場重發新股的“遙遙無期”,想來勸他去香港、美國上市的“高參”大有人在,對杭州中化感興趣的VC也不會少。但孫德良堅守既定資本運營路線,將注意力集中於業務拓展,直到A股復蘇、上市水到渠成,值得為之喝彩。

  網盛科技的上市趕上了好時候。與此前的上海梅林、廈門信達、綜藝股份、海虹控股等所謂的互聯網概念股相比,網盛科技才是純正的B2B互聯網公司。加之,當時A股氣勢如虹、資金如潮,網盛科技的股價就這麼泡沫化了。上市當日,孫德良有言"儘管我們比較樂觀,但今天的股價還是超乎我的想象。這顯示國內資本市場對互聯網企業的渴望程度,但是我也希望二級市場的投資者應該要理性看待網盛科技"。孫德良的表白當非矯情,這位中國IT界最實誠的人是被熱情的資金綁架了。

  網盛科技的業務模式及滯漲原因

  互聯網甫一問世就被稱為信息高速公路。那時的網絡是一維的,稱作高速公路十分貼切,電子郵件和少得可憐且相互雷同的網站內容就是路上跑的車。門戶網站興起之初,上網被喻為“衝浪”。那時的網絡是二維的,人們被淹沒在信息的海洋里找不着北。直到以Google為代表的網絡服務商出現,人們才進入居高臨下、按需採擷內容的"自由王國",網絡世界開始向多維進化。

  與眾多電子商務網站相同,網盛科技的贏利模式是“會員+廣告”,運營的有化工網、全球化工網、中國紡織網、醫藥網等行業類專業網站。這類網站的套路大同小異:首先以免費內容聚集人氣、獲取流量,然後吸納付費會員,並根據客戶需求發布商業廣告。國內商務網站的龍頭要數阿里巴巴和慧聰,它們都是向眾多行業提供網絡商務服務的綜合網站。阿里巴巴早在2002年就開通了收費的“誠信通”、“中國供應商"及免費的"貿易通”,宗旨是以網絡服務提高客戶商業成交的機會及便利性。慧聰則於2004年開通了收費的“買賣通”,為各行業的客戶提供網站建設、信息發布、第三方資質認證等服務。到2005年末,慧聰的註冊會員和收費會員人數分別超過200萬和3萬。

  網盛與阿里巴巴和慧聰的商業模式基本相同,區別在於前者專後者博。2006上半年,網盛科技收入的85%來自於旗下的兩個化工網站;而阿里巴巴"中國供應商"網站客戶中來自化工領域的只佔8%。從客戶的角度看兩類網站的區別是不言而喻的:綜合類網站提供的是標準化服務,專業網站提供個性化定製服務。兩類需求各有市場,永遠不可能被對方完全替代。

  從商業網站的經營來看,兩者的優劣一目了然。綜合網站高投入高產出、抗風險能力強、發展前景廣闊。如果沒有那麼多本錢,就只能選擇自己最熟悉或成功幾率最大的行業入手搞行業網站了。阿里巴巴、慧聰面向幾十個行業,東方不亮西方亮,網盛則首先要“選對行”。化工行業產業鏈長、廠商眾多,產品種類不可勝數卻又有着詳盡、嚴格的品質標準。這些特點使遍布世界的化工企業有了對公用商務信息平台的需求,而互聯網的發達和化工產品的標準化保障了電子商務的可操作性。事實證明,網盛成功的關鍵在於選對了行。

  但是,單一行業網站的成長空間是有限的。據中國化工信息網統計,2006年6月列入其黃頁的企業逾4.8萬家,包括3.1萬家生產型企業和1.7萬家貿易企業。網盛化工網客戶保有量2000年為537戶、2001年達1633戶、年增長率為67.1%。而2002年較2001年的增長率則驟然降至31%。2005年末客戶保有量達5284家,較上年僅增加了17.6%。化工網的收入增長率也相應地放緩,2005年較2004年收入增長為22.7%。

專業的行業網站將業務向其他行業拓展不僅可以提高品牌、技術、管理、營銷等資源的利用效率,更是突破收入增長瓶頸的不二法門。網盛也不例外,它的紡織網、醫藥網早已啟動,只是尚未成氣候。這樣就形成一個悖論,向別的行業擴展不成功,則公司增長空間將嚴重受限;如果進入新行業取得成功,旗下各行業網站實現均衡發展,那豈不是向阿里巴巴和慧聰的方向靠攏?

  點評

  行業網站選擇專業,主要還是受到資金、技術、人力資源的限制。當其在某一行業取得成功,自然會向其他行業擴展。就好比初出茅廬的導演,找到一點點錢已經很不容易了,所以只能拍小製作電影。一炮打響之後,接拍新片時獲得的資金可能已經升了一個數量級。這樣,靠小製作起家的導演最終會走向大製作。總之,所謂的專業網站做大之後,必將會通過自我擴張或戰略聯盟與綜合網站殊途同歸。

  洋“伯樂”的過人之處

  以往成功登陸資本市場的中國IT企業大都是靠VC投錢發展起來的。而網盛科技沒有得到過VC的一分錢,走的是一條草根路線。

  單單是軟銀一家,就染指過新浪、網易、攜程、盛大、UT斯達康、阿里巴巴、淘寶、分眾。1999年軟銀向阿里巴巴投入2000萬美元(2004年又追加了6000萬美元)。2003年3月,軟銀通過認購可轉可贖回優先股方式向盛大投入4000萬美元。2004年4月,盛大以每股5.5美元在納斯達克發售2770萬股,隨後的大半年時間裡,盛大股價一路漲至45.4美元(2004年12月30日)。坐擁盛大60%權益的陳天橋(陳天橋新聞,陳天橋說吧)(及其弟弟、妻子)一躍成為中國最富有的家族。

  有投行人士沈南鵬加盟的攜程更是VC一手養大的。1999年至2003年間,攜程先後從IDG、軟銀、凱雷、老虎等處獲得2600萬美元。2003年12月,攜程在納斯達克上市、招股價為18美元。如今,經過一拆二之後攜程股價仍達70美元,公司總市值22.7億美元。

  2003年,分眾從軟銀融資4000萬美元。此後,又獲得了鼎暉、高盛等多家投行的投資,而它的競爭對手聚眾則從凱雷引入3500萬美元。2005年7月,分眾登陸納斯達克,隨後憑藉資本力量併購了框架傳媒和聚眾。目前,分眾市值近44億美元。

  百度也是靠李宏彥拉來的85萬美元起步的,到2000年6月風險資本的注入已超過千萬美元。2005年8月,百度以27美元的發行價在納斯達克上市,當天最高價達151.21美元!近期百度市值約為32億美元。

  通過對比可以發現,網盛以區區805萬美元的銷售額、361萬美元的利潤支撐着逾4億美元的市值。收入增長率超過110%的百度在納斯達克得到84倍的市盈率,而成長乏力的網盛在A股市場卻享有113倍的市盈率。可見,雖然網盛科技走的是草根路線,卻有着比"貴金屬"還貴的價格,其估值遠高於中國最優秀的網絡公司。 

 網盛科技的收入增長率從2002年較2001年的65.5%極速跌落到2006年較2005年的-1.5%。值得敬佩的是營業費用和管理費用控制得非常好。不少公司的費用上漲率都超過其業務成長率,特別是在上市籌備期更是"花錢如流水"。孫德良為首的團隊是兢兢兢業業做實事的,無奈業務拓展空間天然受限。

  點評

  毫無疑問,納斯達克是網絡泡沫的發源地。但泡沫散去還是浮現出微軟、思科、Google這些人類歷史上不可抹殺的巨人。也就是說這種泡沫也有積極的一面。首先,海外VC選中的"種子"確有極佳的潛質,被選中的創業企業在行業發展空間、業務模式優劣、團隊素質等方面均有過人之處,不僅在上市前高歌猛進,在上市后依然後勁十足。中國IT海外軍團成員,從三大門戶到分眾、盛大、攜程、百度莫不如此。其次,海外投資機構給出的高市盈率是建立在對目標公司未來收益的科學預測上的。例如,百度的靜態市盈率為80多倍,但其業績足以支撐投資100%以上的預期,所以百度的動態市盈率不過40倍。最後,海外投資機構更具理性,一旦目標公司業績增長乏力就毫不猶豫地調低估值。例如,中星微近12個月的收入增長率僅為20%,納斯達克給它的市盈率也只有15.4倍!

  反觀我們對第一隻純網絡股--網盛科技的態度:上市當日就給出145倍的市盈率;2006年報披露業績負增長之後,股價對應的市盈率仍在110倍以上。2007年3月1日,網盛科技收在51.34元、獲益盤僅為0.5%。換言之,99.5%的投資人被"套牢",中國投資人的慷慨代價沉重!

總之,洋伯樂看似常充“冤大頭”,實則恩威並重很值得中國投資人借鑒。而重概念、輕分析、盲目追高的中國式泡沫對投資人和目標企業都是一種傷害。

  2006年9月8日商務部、國資委、證監會等六部委公布《關於外國投資者併購境內企業的規定》(以下簡稱“10號文”之後,尚無一家企業完整地走通私募、重組、上市等程序。已經在香港上市的匯源果汁和將要在美國上市的天威英利都是在“10號文"生效之前完成了重組的關鍵步驟。後續企業能否走通“紅籌之路”還有待觀察。

  近兩年,中美兩國資本市場的“生態環境”也發生了微妙的變化。美國那邊緊鑼密鼓地推行薩班斯法,令不在那邊上市的中國企業窮於應對;中國這邊風景獨好,資質一般的網盛科技獲得百倍以上的市盈率……海外上市在技術上存在巨大的不確定性,加上美、中兩國資本市場一推一拉形成的合力,都將促使中國企業優先考慮在本土上市。

  經過10多年摸索,大陸資本市場在公司質量、監管方面有了長足的進步,特別是2006年股權分置問題的解決讓A股市場迎來了“黃金歲月”。但投資者的成熟絕不可能朝夕間完成,對網盛科技的盲目追捧和對垃圾股、題材股的炒作一樣,都體現出國人投資理念的幼稚。

國內某著名門戶網站就網盛科技進行的“民意測驗”有5500人參加,結果顯示:64%的人認為網盛科技股價存在泡沫、63%的人表示不會投資。可見,對網盛科技的瘋狂炒作不僅給兢兢兢業業的管理層造成極大壓力,更惡化了後續網絡股上市的環境,可謂貽害無窮!

您正在瀏覽: 網盛科技發展的始末
網友評論
網盛科技發展的始末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