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經驗 > 創業點評 > 創業,賺的就是“黑”錢

創業,賺的就是“黑”錢

手機:M版  分類:創業點評  編輯:小李子

  湖北省枝江市董市鎮的張世太,煙可以少抽,酒可以少喝,可是有一樣東西萬萬不能少,而且這東西在本地還沒有。

  村民張世太:“我們本地哪有呢,到處弄,就人託人,保托保,從長陽縣五峰縣,每年給我搞點來,那是必須要的,特別是我們家裡。”

  2003年,張世太千交待、萬囑咐,請人從山裡購得兩紙箱,回家裡裡外外一看,差點沒暈過去。

  村民張世太:“弄回來結果一看,看商標是附近產的,我才問附近還產這東西,順着包裝上的線索一查,原來花大價錢從近百公裡外山區買回的寶貝就產在附近,論遠近1公里還不到。”

  環保炭廠廠長李開兵:“嗡嗡聲,敲得響,敲得響,鋼筋一樣的聲音,嗡嗡聲,千家萬戶用了后,都是呱呱叫。”

  這種黑得發亮的東西,李開兵每天生產兩噸多,能賣五千多元。

  員工:“出窯的時候,要守在這裡才買得到。”

  村民:“我今年準備早點買,我準備過熱天就買。”

  村民:“一次拉了11箱,50元一箱,拉了11箱,550元。”

  枝江市地處江漢平原,冬季陰冷潮濕,人們一直有用木炭烤火取暖的習慣,燒開水、吃火鍋,逢年過節更是家家離不了,在使用旺季,炭很難購買,所以一般是冬天用的夏天買,明年用的今年買。

  董市鎮黨委書記徐廷華:“遠看像磚瓦廠,近看就像養豬場,走近一看是個燒炭的,炭廠就是燒炭的。”

  自從有了李開兵的這種人工炭,人們每年再也不用到山區遠道購買了,不過來遲了就可能買不着。而李開兵找到這個生財之道,這得歸功於2000年的一次長陽之行。

  李開兵原在一家鎮辦企業跑業務,走南闖北應酬較多,一位荊州的客戶托他買木炭,等他興沖沖趕到長陽縣山區的時候,卻得到一個冷漠的回絕。

  李開兵:“木炭你不要想了,我們這裡封山育林,嚴禁燒炭,嚴禁砍伐,那木炭想不到辦法,你自己去想辦法。”

  平常一想到買炭,就只知道往山裡跑。國家天然林保護工程實施后,禁止砍伐燒炭,致使整個長陽縣一炭難求,李開兵敗興而歸。而同村的一些人因為買不到木炭,開始轉向使用煤球等替代品,安全事故時有發生。

  村委會主任望運華:“原來沒木炭燒煤炭,煤炭容易中毒,我們村裡發生了三起,有一家兩口子中毒,搶救得快,花了500元。”

  這幾起煤炭中毒事故,勾起了李開兵一個久遠的記憶。

  李開兵:“這個炭現在都買不到了,能不能用別的什麼代替,我以前聽說過,在湖南好像傳說過,有這樣一個印象。”

  李開兵早聽說過有人用鋸末做過炭,不知什麼原因市場上一直不見鋸末炭。他隱約感覺到一個機會來了,當年的10月,他一聲不響、獨自下了一趟湖南。

  李開兵不信這個邪,他仗着自己有點電路、機械方面的底子,一狠心花一萬多元,買回一台近乎廢鐵的制棒機。在家裡搗鼓3個月,一調試安裝,轉是能轉了,是鋸末放進去,卻好比在水壺裡煮餃子。

  他最終發現,和別人一樣做不成功的原因並不在機器,而是鋸末的乾燥難題沒解決,造成擠壓的時候要麼排不出,要麼不成型。最後只有一條路可走,通過太陽曬。

  李開兵:“您說曬的時候,那腦袋疼,那時早晨七八個人把它打開,中午一下暴雨,一二十人一搶。”

  搶得汗流浹背跟幾千米長跑一樣上氣不接下氣

  李開兵的妻子:“這麼多工人吃飯,我天天弄飯,又幫忙曬鋸末,實在是搞煩了。”

  南方的天氣陰晴無常,即使晒乾后一回潮還是沒效果。要想形成批量化生產,必須進行人工乾燥。李開兵首先想到了炒茶葉,通過旋轉鐵桶,用柴火烘烤。用炒茶葉的原理炒鋸末,稱得上李開兵的一大創舉,可是炒一噸鋸末光柴火就要燒幾噸,虧得大了。

  2003年,李開兵琢磨出一套循環烘烤、保溫抽濕的乾燥設備,用起來,1小時可以乾燥鋸末1到2噸,成本大幅下降。

  李開兵:“這目前算一個技術含量吧,好不好,反正能把它弄乾吧,我只能這麼說,說蠻多了不好。”

  解決了乾燥難題,鋸末的成型自然是水到渠成。

  有了炭的雛形,李開兵仿造山裡燒木炭的方式挖窯燒他的鋸末炭,結果始終控制不了火候,不是夾生炭,就是燒過了,成本、質量無從談起,按照山裡挖窯燒木炭的做法依然行不通。

  李開兵:“我們就分析呢,它們的區別在於,那種木質含有水分,我們這種,它成型的時候沒有一點水分。”

緊接着,他又仿照磚瓦廠燒磚的模式,把窯由地下改為修在地上,設計引火通風系統,與燒磚一樣又不一樣,15天之後,理想中的鋸末炭終於出爐。為達到每天能出炭、能裝窯,形成循環式的生產流程,他把炭窯迅速複製到20個,一個家庭作坊式的工廠就這樣形成了。

  在形成批量的生產能力后,儘管本地對炭的需求巨大,但他並沒有在本地大張聲勢,而是默默地去了一趟長陽縣,不過,他這次長陽之行的目的不是去買炭,而是去賣炭。

  李開兵:“長陽縣的人呢,傳統觀念比較強,一年大概有五六個月時間,是要烤火的,一個是個產炭的地方,二個是一個大的銷炭,消費的地方,所以我就選擇在長陽,推銷我的這種產品,打開銷路,第一步。”

  長陽縣出炭,名聲在外。封山育林后,木炭的產銷鏈條被一刀砍斷,本地人對炭的依賴和源源而來的外地求購者無法得到滿足,出現一個巨大的交易真空。李開兵找到了一個以前的木炭批發商。

  長陽縣經銷商胡興明:“他問我這種生意,做不做得起來,我說這個生意肯定做得起來,你有經驗,我們通過蠻多年的生意,我們生意做了十幾年了。”

  兩個人都沒想到,燒慣了木炭的長陽人對這種炭有着本能的警惕。

  退休工人:“懷疑是化工原料搞的,對人體怕有副作用,開始出來的時候,我還不那麼相信,因為我沒有試驗過,我烤那個木炭還是相信些。”

  李開兵:“用這麼點報紙一點燃,有兩三分鐘,一發燃,放着不管它。”

  村民:“發燃了豎起了,洞洞里多大的火出來,三個這麼一豎就行了。”

上一頁 [1] [2] 下一頁
您正在瀏覽: 創業,賺的就是“黑”錢
網友評論
創業,賺的就是“黑”錢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