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如何創業 > 小本創業 > 16元起家的苗家富姐

16元起家的苗家富姐

手機:M版  分類:小本創業  編輯:小熊

16元起家的苗家富姐 標籤:苗家 富姐 起家 如何創業 小本創業

  16元起家,你相信嗎。這是真的,一個小小的苗家女孩,經過自己的努力十年間改變了一切。

  她是我國西部邊遠貧困山區的一個苗家婦女。11年前,她僅揣着16元錢外出打工。她所有賴以創業的資本僅僅是:初中文化,一雙勤勞的手,一顆聰明的頭腦和一顆不安分的心。可是她一次次思變中超越自身的極限,經過10年搏擊,她居然從赤貧打工苗家女變成了“領帶皇后”。

  窮則思變!

  班安芬最初想換種活法是因為窮。這種想法在當時很有些驚世駭俗的味道。因為她所在的貴州省安龍縣戈塘鎮科發村深藏在大山裡,封閉的山村幾乎與外界隔絕,沒人外出打工,女人更是不能拋頭露面,否則要被罵成是“蕩婦”和“野人”,遭受歧視。班安芬窮,只上到初中。嫁個丈夫仍然窮,幾個孩子都面臨失學。班安芬覺得必須改變。

  1989年,她要外出打工的想法讓丈夫嚇了一跳:“你這樣出去讓村裡人怎樣看你啊!33歲的人了就不怕背上個壞名聲?再說萬一出去有點啥意外可怎麼辦?”班安芬決心已定:“別人怎樣看我議論我,我不在乎,但你要相信我理解我,我什麼苦都能吃,肯定能照顧好自己。”

  揣着家裡僅有的16元錢,班安芬踏上了茫茫的打工之路。

  班安芬在海拔1800多米的戈塘礦山上的廢煤砂里淘過煤,一天能淘100公斤煤渣,掙8塊錢。這不是她所要的變化,所以她不能停止她的尋找。第二年春天,她來到黔西南州府所在地興義市。在這裡,命運的軌跡開始顯露。那是牆壁上貼的一張興發領帶廠欲招女工的廣告。因為這張廣告,她的領帶的緣分開始了。

  憑着苗家婦女的心靈手巧,她做的領帶比任何人的都精緻,得到了老闆的看重,把她的工資從每月200元漲到300元。

  在領帶廠,班安芬比其他打工妹多了一個心眼,因為“給別人打工總不如自己做老闆”,她要尋找自己發展的機會。

  終於有一天,她注意到廠里生產的領帶圖案、工藝都太簡單,還比不上苗族姑娘的刺繡。班安芬立刻想到可以把苗家婦女的手藝利用起來。苗族女孩子從小就要學習刺繡,她們穿的衣服、包的頭巾、系的圍腰等都是自己一針一線綉制而成的,而且圖案靈活多樣,異彩紛呈。班安芬從小在母親的嚴格教育下8歲就學會了刺繡。因她腦瓜子靈光,再加上善於思考和想象,她綉出的東西總是讓姐妹們羨慕不已。

  主意一定,班安芬就辭了工,用僅有的98元錢買來了布料和絲錢,回到深山裡開始了高級手綉領帶的嘗試。她找來一條價值200美元的進口領帶,參考其規格、色調和工藝,再用兩千多年流傳不衰的苗族手工拿綉工藝,用優質的明孔布料作綉底,用不褪色的蠶絲作綉線,經過一個多月以後,3條不同圖案的手綉領帶綉成了,一出手就賣了280元。

  班安芬決定大幹一場。她將手藝傳給女兒,母女三人夜以繼日,一個月後又綉出了10多條。可拿到縣城推銷,卻被一商販給騙走了。“連本帶利給賠了,這刺繡的活還怎麼干?”母女抱頭痛哭。

  賠了錢,流了淚,班安芬照干不誤。她把家裡唯一值錢的一頭豬賣了,又把刺繡的架子搭了起來。綉出來的領帶她帶着走出山門四處推銷,再把各種意見和建議帶回來對領帶進行改進。一年之後,她賣出了700多條領帶,銷售額竟高達數萬元。

  這一年的年底,班安芬正式掛起了“安龍縣騰龍拿綉廠”的牌子。打工妹搖身一變成了女老闆。她給自己的領帶起了個洋名字:仰歐桑。

  率先富起來過着實實在在生活的班安芬沒有滿足,她的廠子雖然辦起來了,新掛的牌子也響丁當,但嚴格地說,那廠子還屬於家庭作坊式。班安芬暗暗地想,與其靠自己一家生產,不如讓村子里的姑娘、媳婦們都參與進來,這樣既能擴大生產規模,又能帶領鄉親們致富。兩個冬季,她風雨無阻,共培訓苗族婦女刺繡骨幹600多人。

  有了這支心靈手巧的刺繡隊伍,班安芬接着在全省率先推出“分散生產,集中銷售”的生產經營方式,即:由她投資購買原料,設計好圖紙、規格,再分發給苗族婦女刺繡,綉好的領帶由她收回統一銷售。山村自古以來的閨閣綉品變成了商品,苗家姐妹高興得合不攏嘴。

  班安芬在熱心幫助苗族同胞脫貧致富的同時,她的手綉領帶規模也日益擴大。這時本地市場已經飽和了,外地市場又沒有打開,她回收的領帶開始積壓,沒有資金回籠,廠子瀕臨倒閉,眼看這老闆當不成了,班安芬不得不再一次思變。

  人走上一條路通常都很難再返回去。班安芬把自己關在家裡,輾轉難眠,她病倒了。在病中她意識到要改變困境,只有再次走出家門,而且要走得更遠!

  強打精神,她把積壓的領帶裝了兩個大包,丈夫送她走了30多公里山路到縣城乘車,她直奔選定的第一個目的地:廣西百色。

  身後背着一個包,手裡提着一個包,在百色的大街上,班安芬見人就問什麼地方賣領帶?在挨了無數白眼之後,終於有人指着前方說:“到百貨公司去看看。”果然,百貨公司的櫃檯上擺着領帶,她心裡暗自高興。誰知,她費盡周折找到公司經理,對方卻不理睬。班安芬一陣傷心,背着兩個大包不知如何是好。眼看這次來百色的願望要落空,她突然來了一股蠻勁,飛快地打開包,從裡面取出幾條手綉領帶,發起狠說:“領帶只是放在你這裡代銷,又不佔用你的流動資金,賣完后再給錢,這有何難呀!”班安芬那股子不服輸的勁頭居然打動了“冷麵”經理,才同意幫她代銷領帶。

  由於班安芬的領帶質地優良,圖案新穎,具有濃郁的民族特色和文化內涵,她帶去的500多條領帶很快就銷售一空。這樣,她與這家公司建立了固定的供貨聯繫,她的領帶從此進入了百色市場。

  1997年5月8日,貴陽機場通航,省里舉辦通航投資洽談會,班安芬爭取到參加洽談會的指標。她趕到會場,攤位已被佔滿,經人指點,她們在一個僅有1米來寬,極不顯眼的攤位上擺上圖案各不相同的200多條手綉領帶。她無論如何想不到,這裡居然成了洽談會上最搶眼的一處風景,不但引得無數中外來賓駐足,還受到了省長的接見。省長親自為她將“安龍縣騰龍拿綉廠”更名為“貴州省安龍縣民族手綉工藝廠”。

  能變成鳳凰的烏鴉一定是一隻不安分的烏鴉,因為它有一顆想變成鳳凰的心,敢於承受變化中的種種磨難,於是,班安芬一步步逼近成功。

  班安芬渴望變化和成功,卻又不急功近利。“做生意其實和做人是一個道理,以誠待人最重要。”

  1998年一位挪威客商對她的領帶很感興趣,準備大量訂貨,並提出須有實力的廠家作擔保。山溝里白手起家的班安芬找不到擔保的廠家,她將實情如實告訴外商。對方被感動:“從你的坦白之言,可看出你是位誠實的女士。擔保的條件就取銷了,我們簽約吧!”班安芬卻拒絕了:“感謝先生對我的任信,我一個農村小廠,資金有限,一時難以供貨,所以很遺憾不能簽約。”面對坦誠的班安芬,外商破例先預付貨款,以55美元一條的價格訂購3000條領帶,班安芬的“仰歐桑”進入國際市場!

  班安芬不再是那個深山裡的農家女,她跑遍了北京、昆明、南寧等10多個大城市的大商場,在廣東、廣西、雲南、北京等20多個省區建立了銷售網點,擁有了20多名實力較強的代理商。她從過去的貧困苗家女變成了身家百萬企業家。

您正在瀏覽: 16元起家的苗家富姐
網友評論
16元起家的苗家富姐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