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故事 > 農村創業故事 > 肉鴿成就的財富人生

肉鴿成就的財富人生

手機:M版  分類:農村創業故事  編輯:小偉

肉鴿成就的財富人生 標籤:財富 人生 肉鴿 富人 創業故事 農村創業故事

  肉鴿,在全國可能的無數的人都在養殖肉鴿,然而,又有幾人走出了他們自己多年來的生活圈子,從其他的方面來想一想肉鴿還可以用其他的方法來賺錢嗎。只有另闢溪徑的人,才會有更大的成功。

  故事是這樣的,江西省余干縣白馬鄉的乳鴿賣到16元一隻,這是歷年來白馬鄉同期最高價,段興生是肉鴿協會的銷售員,就在他忙着裝鴿子的時候,還不斷接到客戶電話。

  江西省余干縣白馬鄉肉鴿協會銷售員 段興生:“我送到那裡都是16元多,拿不到了,現在拿不到了,現在那個價拿不到了。”

  鴿子貨源緊張,一些客戶直接找到了養鴿戶。

  余干縣白馬鄉肉鴿養殖戶 王金基:“昨天晚上,就有外地的一個人,打電話過來,他說在網上查到我的電話號碼,讓我送鴿子過去,我說我是養鴿子的,不會這裡跑那裡跑。”

  農戶每售出一隻肉鴿的利潤就有5元錢,白馬鄉一些農戶僅靠養鴿子一年也能掙個幾十萬。然而兩年前,曾經有一場持續兩個月的價格戰,幾乎使這裡的養鴿戶全軍覆沒。

  2005年6月,白馬鄉有養鴿戶50多個,種鴿5萬對,當時乳鴿的市場價格是11到12元一隻,按這個價格,養上一棚一年就有三四萬元的收入。但就在這個時候,養鴿戶卻互相之間較上了勁。

  余干縣白馬鄉肉鴿養殖戶 陳朝禾:“你賣10元一隻,他賣9元,8元。”

  當時,白馬鄉的乳鴿主要銷到浙江和福建,因為受禽流感的影響,鴿子外運困難,附近又沒有什麼消費市場,一時間乳鴿銷售陷入了混亂。被人們叫做“鴿司令”的李領模當時養了4000對種鴿,是當地最大養鴿戶。而就是這個“鴿司令”那個時候也不得不一次次壓價。

  余干縣白馬鄉肉鴿協會 理事長李領模:“你賣得出去我賣不出去肯定要堵氣,堵氣就降價,你9元一隻賣得出去,我就賣8元一隻,8.5元。”

  鴿價最後降到了8元,每賣一隻要賠上5毛錢。而這擺明的虧本買賣,養鴿戶不做都不行。

  記者:“乳鴿一般養多長時間?”

  余干縣白馬鄉肉鴿養殖戶 徐明林:“我們差不多養20幾天,23到25天。”

  記者:“8元一隻不賣可不可以?”

  余干縣白馬鄉肉鴿養殖戶 徐明林:“我們不賣不行啊,不賣就虧本,我們鴿子一天的成本都要兩角錢一隻,如果三天不賣我們就虧本五六角。”

  養的越多,賠的越多,兩個月的時間白馬鄉就有10多個鴿子戶賣掉了鴿場,另謀出路。這時,所有養鴿戶心裡都盼着價格回到正常,但就是沒有人出面,最後,李領模決定出這個頭。

  余干縣白馬鄉肉鴿協會 理事長 李領模:“幾個大戶在一起聊天,就商討這個事情,每天都是虧呀,虧不起.就談這個事,這樣養鴿子怎麼搞啊,如果我們幾個合夥把這個價位怎麼樣提高,就討論這個事情。”

  幾個大戶又把全鄉鴿子戶都找到一起,大家制定了統一11元一隻的銷售價格,為了執行這上價格,當天每戶每棚交500元押金,如果誰低於11元賣鴿子,一次就要從押金中扣除500元罰款。大家推選出李領模等4個人,對所有養鴿戶進行監督。

  余干縣白馬鄉養殖戶 王水基:“開會時也提這個事情,不管罰了誰的款,大家一起去吃,那個被罰款的人還沒的吃,當時還是那個意思。”

  誰壞了規矩不僅丟面子,還要白請客。誰知這11元的價格一定,村裡變得安靜起來,那些從前來這裡覺得有利可圖的商販,和養鴿戶們僵持着。

  一天,兩天,三天,村裡面氣氛越來越沉悶養鴿戶們看着關在籠里的乳鴿,壓力與日俱增。就在會議七天後,一個叫王子裕的養鴿戶終於頂不住了,他的一批鴿子已經養了30多天了。

  余干縣白馬鄉養殖戶 王子裕:“當時籠裡面壓了700多仔鴿,每天吃料就吃300多元,等不及”

  當時有個小販跟王子裕聯繫,給他出價10元錢一隻,這個價格讓王子裕動了心,決定半夜行動。

  王子裕:“當時用摩托車。”

  記者:“怎麼弄的?”

  王子裕:“我放了幾個蛇皮袋,蓋在籠子上面,趁別人不注意的時候拉出去了。”

  鴿棚在村邊的王子裕半夜偷偷的往外運鴿子,本來以為做得機密,但這一切都被另一雙眼睛看着了。

  陳朝禾:“當時我們這裡還有這樣一個規定派了四個人在兩個路口,過了夜裡12點,他以為沒有人了,站崗的人也去睡覺去了,結果被一個旁邊的人看見了。”

  對於這個第一個違反規定的人,李領模扣了王子裕500元押金。而罰來的錢按照事先約定,大家吃了一頓。

  陳朝和:“幾十個人在白馬鄉的館子里吃飯。”

  養鴿戶的價格聯盟最終達到了效果,2005年9月以後,白馬鄉的乳鴿售價逐步回升,到了2005年底,一隻賣到了14元。

  村民這種自發的形式,給白馬鄉政府一個啟發,2006年8月,由鄉政府出面,組織50多個養鴿戶成立了白馬鄉肉鴿養殖協會。

  中共余干縣白馬鄉黨委書記 艾暉:“我們感覺群眾非常渴望有組織的管理,過去是無組織的競爭的市場,現在通過協會大家就感覺有了個主心骨。”

  養殖戶們推選李領模當了協會理事長,而上任后,李領模感到最棘手的還是銷售問題。

  李領模:“以前是顧客過來,顧客有些東西也是不聽話的,我講12.5元一隻,他不過來。”

  李領模開始組織農戶統一銷售。協會把養殖戶的鴿子收上來,統一出售。

  李領模:“比周圍縣市場的價格都高一點,一隻高五角到一元。”

  價格每月中旬由協會開會制定。統一銷售使得農戶賣鴿子更加方便,也吸引了些大客戶。

  2007年6月15號,協會召開大會,把5月份的13元一隻的價格下調到12.5元。

  李領模:鴿會長鴿痘,就是被蚊子咬了以後會長鴿痘,長了鴿痘影響外觀,還有6月份鴿子的產量也比較高,鴿子多了吃的人少了價錢肯定跌。”

  然而,價格剛剛下調四天後,就有農戶發現這個價格定得不合理。

  養殖戶 譚貴川:“我問了小販子,他說價格上漲一點。”

  記者:“他說價格是多少?”

  譚貴川:“13元一隻。”

  按這個價格算,4天時間,譚貴川的鴿子少賺了錢500多元錢。譚貴川和另外幾個農戶馬上找到了李領模提議見,6月20號,協會緊急開會,又把價格恢復到13元,而這一次也讓協會認識到原來一月一次定價大會,不能適應市場的瞬息變化,從此,協會採用了更便捷的方式。

  記者:“現在通過什麼形式告訴大家?”

  李領模:“通過手機。”

  記者:“就是打電話。”

  李領模:“我們5個人,他一個小片,20來戶,我20來戶,他通知這20戶,我通知這20戶。”

  記者:“這價格是隨時可以調的?”

  李領模:“隨時可以調。”

  價格上靈活透明,現在白馬鄉80%的乳鴿都過協會統一銷售到浙江、廣東、福建等地。

  記者:“現在的價格是多少?”

  養殖戶 徐明林:“15元一隻。”

  記者:“這是通過協會賣的,如果你個人賣呢?”

  徐明林:“通過個人賣價格低,低幾角到一元一隻。”

  目前,李領模的種鴿已經由原來的4000對發展到了10000對。白馬鄉的養殖戶已經有90多個,種鴿養殖量達到12萬對,年產值2000多萬元。

您正在瀏覽: 肉鴿成就的財富人生
網友評論
肉鴿成就的財富人生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