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故事 > 小本創業故事 > 8平米小屋裡的“窮酸工人”資產千萬

8平米小屋裡的“窮酸工人”資產千萬

手機:M版  分類:小本創業故事  編輯:米艾米愛

8平米小屋裡的“窮酸工人”資產千萬 標籤:工人 資產千萬 創業故事 小本創業故事

  出成品后,工廠就一直在賺錢,張思明也一步步變成了富翁。但他的生活一點都沒有變,他說:“不能因為有錢了就和工人疏遠距離,我是想告訴工人們,我和他們是一樣的,通過自強不息的努力是可以取得成功的。”工人李富德對記者說,他進廠一年多了,進來便聽工友們講張思明的創業故事,“從他身上,我們得到了動力,不僅是工作上的動力,還有生活上的動力。”

  確實是這樣,張思明和妻子在工廠安家,把女兒獨自“扔”在市內,她的女兒張曉謙也因此養成了獨立自強的性格。不過,張思明在說起女兒時有些愧疚。他說,從女兒讀初中開始,她就完全獨立生活,中午在學校吃飯,晚上下了晚自習回家還得自己做飯吃,如果再有作業,那就得熬到深夜了。張曉謙一般不給父母打電話,有困難自己想辦法解決。只有一次,她肚子痛得在床上打滾,不得不給父母打電話。母親倪娜趕回家時,張曉謙已經昏迷了,事後倪娜想起這些就哭。但沒有得到父母照顧的張曉謙從四川師範大學畢業后,又在電子科大讀了碩士研究生,再過一個月,她將獨自到法國留學拿博士學位。

  笑話

  張思明形象太“工人”,所以經常鬧笑話。但這些笑談,卻成了他廠里工人口中的美談。

  在記者採訪過的老闆中,絕大部分都和張思明一樣有痛苦掙扎的創業經歷,但在企業發展起來后,他們的生活方式已經與創業時大不一樣了:穿着國際一線品牌的服飾,出入高檔酒店,喝五糧液或者XO,抽中華或者熊貓香煙。張思明說,別的老闆這樣消費並沒有什麼不好,只是他不太習慣奢侈的生活,因而他的形象跟當年從工廠辭職出來那時沒什麼兩樣。

  記者注意到,他抽的是“藍嬌”,中午吃飯時習慣喝兩口“小角樓”;他的衣櫥中有一件上檔次的西裝,不過一年也難得穿一次。因為他的形象太“工人”,所以經常鬧笑話。

  去年底的一天,張思明去理髮店理髮,他通常都是去最便宜的理髮店。那次在原煤礦機械廠門口的理髮店理完髮后,他從兜里掏出錢,一張1元的和一張10元的,他繼續掏,看能不能再掏出一張1元幣,理髮的小姑娘見了,忙說:“師傅,你給1元錢算了,你們下崗工人也不容易。”

  笑話不止一次。就在上個月,張思明去龍潭寺某村看土地——他們的企業規模要擴大,需要另外選址。該村支部書記見他對土地的情況問來問去,就問他:你是哪裡的?張思明說:“我是海河廠的。”書記就說:“你們海河廠的老闆我認識,還一起喝過酒呢!”他對張思明上下打量了一番,又問:“你們老闆怎麼派你來?”書記說的那個“老闆”其實是張思明的副手,之前他去看了土地,並與書記達成了共識。

  張思明的副手張渝根就很注重自身形象,穿西裝打領帶,他對記者說,他們經常跟老闆去和客戶談生意,“每次去了后,人家熱情地給我讓座,給我散煙,而對張老闆不理不問。他們把我當老闆,把老闆當隨行的工作人員了。”他說起就哈哈大笑。

  記者在採訪張思明的兩天里,他兩次坐着一輛五成新的2000型桑塔納轎車出去辦事,而在他工廠的一間庫房裡,卻停放着一輛寶馬。“寶馬一個月很難用一次,只有特別的交際活動才用。我覺得寶馬車跟我的穿着不太匹配。”

  工友

  安明是名刑滿釋放人員。在張思明廠里,他找到了自信;在張思明身上,他看到了榜樣。

  從2003年起,張思明確定了補充工人的新原則:普通工人,只招下崗工及“4050”人員。他說,他參加過原煤礦機械廠裁員的會議,“在宣布下崗人員名單后,他們眼中那種失落、傷感以及臉上的表情讓人印象深刻,他們都是家裡的頂樑柱,突然沒了工作,一個家庭可想而知。”

您正在瀏覽: 8平米小屋裡的“窮酸工人”資產千萬
網友評論
8平米小屋裡的“窮酸工人”資產千萬 評論共有5
發言人:曾是 時間:2012-6-5
張思明張總的境界確實讓人尊敬,最難能貴的是在他身上表現出的社會責任感,這讓我想起了當年弘一法師的父親和兄長,富且仁。這才是一個真正企業家的良心所在。遺憾的是現在的中國這樣的企業家太少了。
發言人:171 時間:2012-2-23
好樣的,如果天下的老闆都這樣就好了!
發言人:那本 時間:2011-11-22
任何一個成功的人,都是有過一些特定的辛酸經歷的,甚至是沒有吃穿,這些都是磨練人的意志的一種,只有堅持過來的人才能更快速的成功,如果不能堅持的話,就是失敗。
發言人:姐姐 時間:2011-11-22
創業的環境是不能改變的,我們只有根據自己的實力去創業才是根本,不能追求表面的東西,一定要根據實際情況進行具體的方案制定,只要頭腦好有思路,就一定能夠成功的。
發言人:爸爸 時間:2011-11-22
我現在也是一個創業者,也是一台電腦一個小屋,一個人,這根本就不是問題,因為我們有一定的意志力作為支撐,何必去追求一些表面的東西呢?總有一天我們會成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