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如何創業 > 白手起家 > 摩托車國王尹明善白手創業故事

摩托車國王尹明善白手創業故事

手機:M版  分類:白手起家  編輯:格子衫

摩托車國王尹明善白手創業故事 標籤:創業故事 摩托車 白手創業 如何創業 白手起家

  他如果發了財,簡直是對中國人看相學的徹底顛覆!老先生夢遊一樣從家裡出來,在清水溪逛。他要尋一間可做廠房的屋,以便生產他的摩托車零件,屋子不能太大,這是出於租金的考慮。他在磨床廠和貨運公司之間那條小路終於打聽到一間農民的屋要出租。租金每月200元。老先生覺得這個價比較適合他的經營規模,就租下來了。這時候的尹老先生悶悶不樂。前程漫漫,誰也沒有長一雙能看未來的眼睛。

  他孤獨!他的孤獨來自於家人,老婆、兒子、女兒、老婆家的所有親戚、自己的所有親戚,都說,“你簡直是瘋了!不知你頭腦里在想什麼!虧你想得出來1但這的確不能責怪他們。換你試試:如果某一天,你的父親或爺爺,他已經56歲了,突然向全家宣布“我要創業”,還要求家裡各位聽眾“注意保密,不得外傳”。你聽了也會目瞪口呆,准以為你爸或爺是受了什麼刺激,在說胡話。

  尹老先生呢,遭到家人的一致反對自然心裡悶悶不樂,但鬼使神差,兩頭牛也拉不住他創業的衝動。說來他要創業的衝動,卻起因於幾乎同樣滑稽而荒誕的緣由。

  在“十億人民九億商”(民諺)的年月,尹老先生自然也在“鑽研”此道。可經年累月東闖闖、西混混,春去秋來,十年又過,花發又添多許,沒闖出個名堂。後來聽說曾家做摩托車配件,也就是做些零件,賣給全國著名的重慶嘉陵摩托車建設廠。這是個大型國有摩托車巨頭。那些年,摩托車比導彈還俏。他就想去看看。

  曾家的作坊就在煤技校後面,他找了個借口,就逛到廠里去了。廠長不在,只四、五個工人在忙。正好。他東看看、西問問。一台車床、一台刨床、一台洗床、一台沖床。工業生產,原來不過就這幾台床在轉啊!

  作坊分兩間,一間大,像教室,牆壁上掛着帆布工作服。門口有個洗碗槽,槽台上放着塊肥皂,地上一包洗衣粉,工人們在這裡洗被機油污黑的手。機器不大,一字靠里壁排開,地上有個籮筐。尹老先生往籮筐里一看,一種彎曲的合金棍,尹老先生問挨着籮筐機器邊坐的小女孩,估計有18歲,是附近鄉下來的。“這是什麼?”那女孩說,“是摩托車反光鏡架。“尹老先生彎腰從籮筐里拿起一個來瞧,心理想了一下摩托車的樣子,這不正是嗎!

  尹老先生又問:“就這幾台機器,摩托車的什麼零件都能生產出來?”

  女孩道:“是埃”

  尹老先生又問:“那發動機呢?”

  女孩道:“這我不知道。”

  尹老先生以散步的姿態走出作坊。從此,腦里天天轉動的是生產摩托車配件的事。去嘉陵廠生產資料處供應科問,對方說,“是的,嘉陵是主裝,配件都從外面購進。”又去建設廠,但這廠軍事化管理,連大門的門崗這一關都沒過,就被吼了出來。他想裝着廠內幹部的樣子,大步流星直接混進去,已進門走到噴水池處了,後面一聲喊:“喂!那個高個子,找哪個?你給我出來。”他只好怏怏出來。在廠門外的一個經營部里瞎逛了半天。

  這個瘋癲癲的人,經過一段時間的市場研究,也就是這裡逛逛、那裡問問,最終決定自己也開個作坊,也生產些剎車片啦、彈簧啦、軸承啦、輪胎鋼圈鋼絲啦等等,然後找個拖拉機拖到嘉陵廠,賣給他們。作坊的場地好辦,就在家附近租間房子;工人好辦,在街上貼張布告,人就像流水;師傅他找到了,是原來手錶廠的一個工人,車、削、刨、洗、沖十八般機械加工工藝全會。他自己說,一看圖紙,再複雜的東西也搞得出來。設備也落實好了,都是某個廠的舊機床,因為沒什麼業務,準備處理,只待他去交錢拉貨。

  他真是孤獨。為了湊錢賣機器、租廠房、辦執照、付工人工資,他悶悶不樂地活動着。他自己哪裡有什麼錢呢!56歲了,存摺上只有3萬元,這是他現有的全部積蓄。

  他決定找親戚“入股”!到了親戚家,喝了一口茶他就開口了,親戚聽了半天後打斷他的話說:“二叔啊!你曾經車過一顆螺絲嗎?你知道摩托輪子是怎麼轉的嗎?

  他只好說不知道。這個瘋癲癲的人發現親戚處沒門,又轉找朋友。天天串門,跑到人家裡,像做政治思想工作一樣勸別人加入他的生產摩托車零件的計劃。末了,他還把每個人帶去曾家參觀一番。

  所謂去曾加參觀,是這樣子的:

  先把朋友帶到曾家開的作坊處,離得遠遠的,他指着那屋給朋友看。總結的話是:“實在很簡單的,你看,就那間房裡。”繼而,他又帶朋友穿過天坎,爬上一段公路,指着公路上方的一幢五層樓房說:“你看,曾家就是開這個廠賺的錢。去年,他還一家七口擠在老上橋煤校邊的一間屋裡呢!現在這廠房起碼也要花個二、三十萬吧。”

  有兩次,他還把朋友直接帶到樓前的曬壩里,更近一些參觀。因為有一條大狼狗,拴在樓梯間,他不敢靠得再近了。

您正在瀏覽: 摩托車國王尹明善白手創業故事
網友評論
摩托車國王尹明善白手創業故事 評論共有1
發言人:匿名 時間:2011-10-26
寫得很實在,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