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故事 > 名人創業故事 > 創新工場:李開復的創業第一年

創新工場:李開復的創業第一年

手機:M版  分類:名人創業故事  編輯:眾疇

創新工場:李開復的創業第一年 標籤:一年 創新 李開復 創業故事 名人創業故事

  過去一年間,中國互聯網天使投資圈冒出一位“新人”。

  一年間,10萬份簡歷、1萬個創業計劃、200名“工友”、12個成型項目,中經合集團、富士康、聯想和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Youtube創始人陳士駿以及硅谷銀行、中華電信、聯發科以及美國、歐洲、亞洲等多位頂尖投資者注入的10億元人民幣融資……加上這位“新人”所裹挾的微軟和Google的職場金字招牌、“青年導師”的形象,李開復的創業顯得聲勢浩大。

  創新工場成立一周年之際,李開復以孵化器為平台的天使投資邏輯漸漸成型。然而,歷史的經驗證明,在中國互聯網做天使投資的風險性並不亞於傳統VC和PE,甚至更高。

  面對《英才》記者,李開復也表達了顧慮。“在中國,當互聯網巨頭看到一個5—10人的小公司做了一年創新或者創業,他們可能更傾向於自己複製而不是收購,甚至,我們每做一個項目都不能太高調,以免巨頭知道會帶來麻煩。所以,在中國我們必須選擇一個以上市為主導的方式介入,之所以後期期待有別的VC介入,是想讓他們決定在哪裡上市。”

  事實上,過去方興東(博客)主導的互聯網實驗室也曾經探索過“互聯網創業孵化器”模式,但最終因為投資人“出逃”而未能善終,在民間,“煤老闆”、“80后富二代”天使投資人也屢見不鮮,2009年,“中國民間天使投資第一人、紅鼎投資劉曉人”陷落,讓中國天使投資圈透着明顯的不成熟。此次,李開復轉型出山,將以何種新模式探索?

  “超級天使”當保姆

  當李開復在《英才》記者筆記本中寫下Ycombinator、Idealabs、Techstar和Plug and Play等一連串陌生公司名時,他並不諱言,自己把所有硅谷的早期天使投資模式都研究、學習了一遍,包括去對方總部做探訪。

  在中國,“超級天使”(super angel)模式,即早期天使投資,並不被大家熟知,但近幾年,在硅谷卻是一派繁榮。

  “硅谷每年早期投資規模是200億美元,而中國整個風險投資規模不過100億美元”,李開復的創業合伙人汪華對《英才》記者稱。

  美國科技媒體曾經分析指出,當開源、雲計算和在線軟件商店在美國成為重要科技趨勢之後,軟件開發編寫代碼的時間成本、租用服務器和帶寬成本、以及營銷成本變相降低,使得兩三人小創業團隊的成功概率提升。

  於是,一批“超級天使”應運而生,此類基金只關注最早期創業團隊,在估值漲上去之前介入,以最小的投入換取更好的回報。

  “美國‘超級天使’一般都是全職來做投融資,通常只是一個人加一個秘書,一年可能投資10個以上的早期項目,每個項目投入很少的資本金,比如2萬美元,便可以獲得比較好的回報”,曾經做過天使投資的希臘人ChrisEvidemon對《英才》記者稱。

  “投很少的錢、給予很少的幫助、占很少的股份,迅速退出,這是美國模式。但如果在中國也這麼做,就輸掉了”,李開復直言,“你看到剛畢業4個月的大學生能做出一款成熟產品並有如此談吐,但你不知道私下我和汪華一個星期要跟她開多少次會,做多少培訓。”

  事實上,不僅是創業者缺乏經驗,而且,創業環境更不容樂觀。

  創新工場“行雲”項目CEO唐彬森也是開心農場的創始人,他告訴《英才》記者,五年前,很難找到願意冒風險的天使投資人,更別說孵化器。

  顯然,照搬美國“大撒網、粗放式”模式必不可行,創新工場必須針對中國國情做出更多改善,並提供給創業者更多支持才可能獲得後期的投資回報。

上一頁 [1] [2] 下一頁
您正在瀏覽: 創新工場:李開復的創業第一年
網友評論
創新工場:李開復的創業第一年 評論共有1
發言人:開復迷 時間:2010-11-12
非常佩服李開復老師,在離開谷歌之後,創新工場從創立到現在的高速發展,非常成功。希望他能成為一個非常好的投資人,讓更多人在有項目沒錢的時候得到幫助。